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尽从规矩定方圆的诗词欣赏 -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郑延玉

诗辞查询

查询关键词:

查询范围: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诗词欣赏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诗原文】

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

尽从规矩定方圆。

逆则路路生颠倒,

顺则头头身外玄。

自家晋州人氏,

姓崔名子玉。

世人但知我满腹文章,

是当代一个学者,

却不知我秉性忠直,

半点无私,

以此奉上帝敕旨,

屡屡判断阴府之事。

果然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

如同影响,

分毫不错,

真可畏也。

我有一个结义兄弟,

叫做张善友,

平日尽肯看经念佛,

修行办道。

我曾劝他早些出家,

免堕尘障。

争奈他妻财子禄,

一时难断,

如何是好?

嗨,

这也何足怪他,

便是我那功名两字,

也还未能忘情。

如今待上朝取应去,

不免到善友宅上,

与他作别走一遭。

正是:劝人出世偏知易,

自到临头始觉难。

自家姓张,

是张善友,

祖居晋州古城县居住,

浑家李氏。

俺有个八拜交的哥哥是崔子玉,

他要上朝进取功名,

说在这几日间,

过来与我作别。

天色已晚,

想是他不来了也。

浑家,

你且收拾歇息者。

是天色晚了,

俺关了门户,

自去歇息咱。

釜有蛛丝甑有尘,

晋州贫者独吾贫。

腹中晓尽世间事,

命里不如天下人。

自家姓赵,

双名廷玉。

母亲亡逝已过,

我无钱殡埋。

罢、罢、罢,

我是个男子汉家,

也是我出于无奈,

学做些儿贼。

白日里看下这一家人家,

晚间偷他些钱钞,

埋葬我母亲,

也表我一点孝心。

天啊!

我几曾惯做那贼来?

也是我出于无奈,

我今日在那卖石灰处,

拿了他一把儿石灰。

你说要这石灰做甚么?

晚间掘开那墙,

撒下些石灰。

若那人家不惊觉便罢,

若惊觉呵叫道"拿贼"!

我望着这石灰道上飞跑。

天啊!

我几曾惯做那贼来?

我今日在蒸作铺门首过,

拿了他一个蒸饼。

你说要这蒸饼做甚么?

我寻了些乱头发折针儿,

放在这蒸饼里面,

有那狗叫,

丢与他蒸饼吃,

签了他口叫不的。

天啊!

我几曾惯做那贼来?

来到这墙边也,

随身带着这刀子,

将这墙上剜一个大窟窿,

我入的这墙来。

我撒下这石灰。

关着这门哩。

随身带着这油罐儿,

我把些油倾在这门桕里,

开门呵便不听的响。

天呵!

我几曾惯做那贼来?

你是贼的公公哩!

浑家,

试问你咱,

我一生苦挣的那五个银子,

你放在那里?

我放在床底下金刚腿儿里。

你休问,

则怕有人听的。

浑家,

你说的是,

咱歇息咱。

我偷了他这五个银子,

不知这家儿姓甚么?

今生今世,

还不的他,

那生那世,

做驴做马填还你。

偷了五锭银,

埋殡我双亲。

那世为驴马,

当来必报恩。

浑家,

兀的不有贼来?

你看那箱笼咱。

箱笼都有。

看咱那银子咱。

呀,

不见了奶子,

可怎了也!

我说甚么来?

天色明了也,

且不要大惊小怪的,

悄悄里缉访贼人便了。

积水养鱼终不钓,

深山放鹿愿长生。

扫地恐伤蝼蚁命,

为惜飞蛾纱罩灯。

贫僧是五台山僧人,

为因佛殿崩摧,

下山来抄化了这十个银子,

无处寄放。

此处有一个长者,

是张善友,

我将这银子寄与他家去。

这是他门首,

善友在家么?

谁唤门哩,

我试去看咱。

师父从那里来?

我是五台山僧人,

抄化了十个银子。

一向闻知长者好善,

特来寄放你家,

待别处讨了布施,

便来取也。

寄下不妨,

请师父吃了斋去。

不必吃斋,

我化布施去也。

浑家,

替师父收了这银子。

我知道。

我今日不见了一头钱物,

这和尚可送将十个银子来,

我自有分晓。

浑家,

恰才那师父寄的银子,

与他收的牢着。

我今日到东岳圣帝庙里烧香去,

倘或我不在家,

那和尚来取这银子,

浑家,

有我无我,

你便与他去。

他若要斋吃,

你就整理些蔬菜,

斋他一斋,

也是你的功德。

我知道。

我烧香去也。

岂不是造化!

我不见了五个,

这和尚倒送了十个。

张善友也不在家,

那和尚不来取便罢,

若来呵,

我至死也要赖了他的,

那怕他就告了我来。

贫僧抄化了也。

我可去张善友家中,

取了银子回五台山去。

张善友在家么?

是那和尚来取银子也。

我出去看咱,

师父那里来?

我恰才寄下十个银子,

特来取去。

这个师父,

你敢错认了也?

俺家里几时见你甚么银子来?

我早起寄在善友跟前。

大嫂,

你怎么要赖我的?

我若见你的呵,

我眼中出血。

我若赖了你的呵,

我堕十八重地狱。

住、住、住,

兀那婆婆你听者,

我是十方抄化来的布施,

我要修理佛殿,

寄在你家里,

你怎么要赖我的?

你今生今世赖了我这十个银子,

到那生那世少不得填还我。

你听者:我是一僧人,

化了十锭银。

我着你念彼观音力,

久已后还着本人。

哎哟!

这一会儿害起急心疼来,

我且寻太医调理去也。

和尚去了也。

等善友来家呵,

我则说还了他银子。

善友敢待来也。

浑家,

我烧香回来也。

那和尚曾来取银子么?

刚你去了,

那和尚就来取,

我两手交付与他去了。

既是还了他呵,

好、好、好。

浑家安排下茶饭,

则怕俺崔子玉哥哥来。

转过隅头,

抹过裹角,

可早来到张家了。

善友兄弟在家么?

哥哥请家里来。

兄弟,

我观你面色,

敢是破了些财?

虽然破了些,

也不打紧。

你媳妇儿气色,

倒像得些外财的。

有甚么外财那?

兄弟,

我今日要上朝求官应举去,

一径的与你作别来。

哥哥,

兄弟有一壶水酒,

就与哥哥饯行,

到城外去来。

浑家,

斟过酒来,

送哥哥一杯。

兄弟,

我和你此一别,

又不知几年得会。

我有几句言语,

劝谏兄弟,

你试听者。

得失荣枯总在天,

机关用尽也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世事到头螳捕蝉。

无药可延卿相寿,

有钱难买子孙贤。

甘贫守分随缘过,

便是逍遥自在仙。

多承哥哥劝戒,

只是你兄弟善缘浅薄,

出不得家。

也有几句儿言语,

诵与哥哥听。

也不恋北疃南主,

也不恋高堂邃宇。

但容膝便是身安,

目下保寸男尺女。

冷时穿一领布袍,

饥时餐二盂粳粥。

除此外别无狂图,

张善友平生愿足。

【仙吕】【忆王孙】粗衣淡饭且淹消,

养性修真常自保,

贫富一般缘分了。

任白发不相饶,

但得个稚子山妻,

我一世儿快活到老。

兄弟同媳妇儿回家了也,

俺自登途去咱。

此行元不为功名,

总是尘根未得清。

传语山中修道侣,

好将心寄白云层。

第一折老夫张善友,

离了晋州古城县,

搬到了这福阳县,

一住三十年光景也。

自从被那贼人偷了我五个银子去,

我这家私,

火焰也似长将起来。

婆婆当年得了大的个孩儿,

唤做乞僧,

年三十岁也。

以后又添的这厮,

是第二个,

唤做福僧,

年二十五岁也。

这个媳妇儿是大的孩儿的,

这个媳妇是第二个的。

这大的个孩儿,

披星带月,

早起晚眠,

这家私多亏了他。

老夫不知造下甚么孽来,

轮到这小的个孩儿,

每日则是吃酒赌钱,

不成半分儿器。

兀那厮!

我问你咱,

恁是呵,

几时是了也?

父亲,

你孩儿幼小,

正好奢华受用。

有的是钱,

使了些打甚么紧?

兄弟,

你怎生这等把钱钞不着疼热使用?

可不疼杀我也。

这都是命运里招来的,

大的个孩儿,

你不知道,

听我说与你咱。

【仙吕】【点绛唇】浊骨凡胎,

递生人海,

三十载。

也是我缘分合该,

正为这泼家私呵,

我也曾捱淡饭黄齑菜。

【混江龙】俺大哥一家无外,

干家活计觅钱财,

积垒下前厅后阁,

更攒下万贯家财。

俺大哥爷娘行能行孝道,

也是我前世里积阴功,

苦修来。

大的儿甘心守分,

量力求财,

为人本分,

不染尘埃,

衣不裁绫罗段疋,

食不拣好歹安排,

爷娘行千般孝顺,

亲眷行万事和谐。

若说着这个禽兽,

知他怎天地栽排?

每日向花门柳户,

舞榭歌台,

铅华触眼,

酒肉拥颏,

但行处着人骂,

惹人嫌,

将家私可便由他使,

由他卖。

这的是破家五鬼,

不弱如横祸非灾。

父亲,

这家私费了我多少辛苦积攒就的,

到那兄弟手里,

多使去了。

兀的不疼杀我也!

大哥,

这家私都亏了你。

兀那厮!

我问你咱:你这几时做甚么买卖来?

偏我不曾做买卖,

打一日双陆,

曲的腰节骨还是疼的。

你可知道我受这等苦哩!

【油葫芦】贼也你搭手在心头自监解,

这家私端的是谁挣扎,

则你那二十年何曾道觅的半文来?

你、你、你,

则待要撞着的赊下逢着的买,

到家呵抹着的当了拿着的卖。

你、你、你,

无花呵眼倦开,

无酒呵头也不抬。

引着些个泼男泼女相扶策,

你、你、你,

则待每日上花台。

父亲,

你孩儿趁着如此青年,

受用快活,

也还迟哩!

可知你受用快活,

单只苦了谁也。

【天下乐】贼也这的是安乐窝中且避乖,

这厮从来会放歹,

我若不官司行送了你和姓改。

我老夫还不曾道着,

俺婆婆便道:老子,

他也好啰。

做爹的道不才,

做娘的早放乖,

惯的这厮千自由百自在。

兀那厮,

你曾少人的钱钞来么?

呸!

长进啊,

我并不曾少人钱钞。

张二舍,

你少我五百瓶的酒钱,

快些拿出来还我。

父亲,

兄弟欠了人家酒钱,

在门首讨哩。

你说不少钱,

门首有人索酒钱那!

还了他便罢,

打甚么不紧?

还有甚么不还了他,

只亏了你。

大哥,

你还了他罢。

罢、罢、罢,

我还,

我还。

兀的不心疼杀我也。

张二舍,

你少我爷死钱,

只管要我讨,

还不拿出来,

父亲,

门首讨甚么,

爷死钱,

在那里嚷。

甚么爷死钱?

你看这老头儿,

这些也不懂的。

父亲在日,

问他甚么爷死钱?

你看这老头儿,

这些也不懂的。

父亲在日,

问他借了一千贯钞,

父亲若死了,

还他二千贯钞。

堂上一声举哀,

阶下本利相对,

这不是爷死钱!

嗨,

有这样钱借与那厮使来?

【那吒令】你看这倚势口,

啰巷拽街;

气的我老业人,

亡魂丧魄;

你看这少钞脸,

无颜落色。

这也只使得自己一,

有甚么妨碍!

禽兽!

你道是使了钱是自己的,

怎做的自己钱无妨碍!

禽兽!

你道是使了钱是自己的,

怎做的自己钱无妨碍?

兀的不气穷破我这胸怀。

【鹊踏枝】一会家上心来,

想这厮不成才!

气的我手脚酸麻,

东倒西歪。

贼也,

你少有的破了家宅,

倒不如两下里早早分开。

就分开了,

倒也干净,

随我请朋友耍子。

【寄生草】你引着些帮闲汉,

更和这吃剑才。

你只要杀羊造酒将人待,

你道是使钱撒镘令人爱,

你怎知囊空钞尽招人怪!

气的我老业人目下一身亡。

我死了呵,

恁时节可也还彻你冤家债。

大哥,

这也没奈何,

你还了者。

父亲,

你孩儿披星戴月,

做买做卖,

一文不使,

半文不用,

怎生攒下这家私,

都着他花费了也。

大哥,

你还他罢。

我还,

我还。

还了你去罢。

还了我钱,

我回家去也。

婆婆,

趁俺两口儿在,

将这家私分开了罢。

若不分开呵,

久已后吃这厮凋零的无了。

老的,

这家私分他怎么,

还是着大哥管的好。

只是分开了罢。

大哥,

你将应有的家私,

都搬出来,

和那借钱钞的文书也拿将出来。

理会的。

婆婆,

家私都在这里。

三分儿分开者。

分开这家私倒也好,

省的絮絮聒聒的。

老的,

怎生做三分儿分开?

他弟兄每两分,

我和你留着一分。

这也说的是,

都依着你便了。

【赚煞】你待要沙暖睡鸳鸯,

我则会岁寒知松柏,

你将我这逆耳良言不采。

这家私亏煞俺爷娘生受来,

我便是释迦佛也恼下莲台。

想这厮不成才,

因此上各自分开,

随你商量做买卖。

常言道山河易改,

本性儿还在,

我则怕你有朝福过定生灾。

第二折满腹文章七步才,

绮罗衫袖拂香埃。

今生坐享皇家禄,

不是读书何处来!

小官崔子玉是也。

自与兄弟张善友别后,

到于京都阙下,

一举状元及第,

所除磁州福阳县令。

谁想兄弟也搬在这县中居住。

闻说他大的孩儿,

染了一个病证,

未知好殚若何?

今日无甚事,

张千,

将马来,

小官亲身到兄弟家中探病走一遭去。

骏马慢乘骑,

两行公吏随。

街前休喝道,

跟我探亲知。

不养蚕来不种田,

全凭说谎度流年。

为甚阎王不勾我,

世间刷子少我钱。

小子叫做柳隆卿,

这个兄弟是胡子转。

在城有张二舍,

是一个真傻厮,

俺两个帮着他赚些钱钞使用。

这几日家中无盘缠,

俺去茶坊里坐下,

等二舍来,

有何不可?

你在茶坊里坐的,

我寻那傻厮去。

这早晚敢待来也。

自家张二舍。

自从把家私分开了,

好似那汤泼瑞雪,

风卷残云,

都使的光光荡荡了。

如今则有俺哥哥那份家私,

也吃我定害不过,

俺哥哥如今染病哩。

好几日不曾见我两个兄弟,

到茶坊里问一声去。

兄弟,

这几日不见你,

想杀我也。

小哥,

我正寻你哩。

茶坊里有柳隆卿在那里等你,

我和你去来。

兄弟好么?

小哥,

一个新下城的小娘子,

生的十分有颜色,

俺一径的来寻你。

你要了他罢,

不要等别人下手,

先抢去了。

你先总承别人罢,

我可无钱了。

你哥哥那里有的是钱,

俺帮着你到那里讨去来。

这等我与你去。

自从将家私做三分儿分开了,

二哥的那一份家私,

早凋零的没一点儿了。

大哥见二哥是亲兄弟,

又将他收留在家中住。

不想那厮将大哥的家私,

又使的无了。

大哥气的成病,

一卧不起,

求医无效,

服药无灵,

看看至死,

教我没做摆布。

小的,

咱和你到佛堂中烧香去来。

爹,

咱就烧香去。

【商调】【集贤宾】自分开近并来百事有,

这的是为儿女报官囚。

闪的个老业人不存不济,

则俺这养家儿千死千休。

这的是天网恢恢,

果然道疏而不漏。

若俺大哥有些好列呵,

怎发付这无主意的老业人张善友?

三十年一梦庄周。

我恰便是俞阳般服药酒,

恰便似庄子叹骷髅。

【逍遥乐】我则索仰神灵保佑,

为孩儿所事存心,

我怎肯等闲罢手!

儿也,

闪的我来有国难投,

忍不住两泪交流。

莫不是我前世里烧香不到头,

我则索把神灵来祷咒。

只愿的减罪消灾,

绝虑忘忧。

来到这佛堂前。

我推开佛堂门。

小的每将香来。

家堂菩萨,

有这大的个孩儿,

多亏了他早起晚眠,

披星戴月,

挣揣下这个家私,

今日可有病;

小的个孩儿,

吃酒赌钱,

不成半器,

他可无病。

家堂爷爷,

怎生可怜见老汉,

着俺大的个孩儿,

这病痊可咱。

【梧叶儿】小的个儿何曾生受,

他则待追朋趁友,

每日家无月不登楼。

大的个儿依先如旧,

常则待将无做有,

巴不得败子早回头,

圣贤也!

你怎生则拣着这个张善友心疼下便下手?

爹爹,

大哥发昏哩!

既然大哥发昏,

小的跟着我看大哥去来。

娘也,

我死也。

大哥,

你精细着。

我这病觑天远,

入地近,

眼见的无那活的人也。

孩儿,

你这病,

可怎生就觉重了也?

娘也,

我这病你不知道,

我当日在解典库门前,

适值那卖烧羊肉的走过。

我见了这香喷喷的羊肉,

待想一块儿吃,

我问他多少钞一斤,

他道两贯钞一斤。

我可怎生舍的那两贯钞买吃?

我去那羊肉上将两只手捏了两把,

我推嫌羊瘦,

不曾买去了。

我却袖那两手肥油,

到家里盛将饭来,

我就那一只手上油舔几口,

吃了一碗饭。

我一顿吃了五碗饭,

吃得饱饱儿了,

我便瞌睡去。

留着一只手上油,

待吃晌午饭。

不想我睡着了,

漏着这只手,

却走将一个狗来,

把我这只手上油都吮干净了。

则那一口气,

就气成我这病。

我昨日请一个太医把脉,

那厮也说的是,

道我气裹了食也。

孩儿既是这等起的病,

你如今只不要气,

慢慢的将养。

唤的我父亲来,

我吩咐他咱。

婆婆,

大哥病体如何?

父亲,

我死也。

儿呵,

则被你痛杀我也。

【醋葫芦】你胸脯上着炙,

肚皮上用手揉。

俺一家儿烧钱烈纸到神州,

请法师唤太医疾快走。

将那俺养家儿搭救,

则教我肠慌腹热似烧油。

父亲,

我顾不得你,

我死也。

儿也,

你忍下的便丢了我去,

教我兀的不痛杀了也。

【幺篇】我则见他直挺挺僵了脚手,

冷冰冰禁了牙口。

俺一家儿那个不啼啼哭哭破咽喉,

则俺这养家儿半生苦受。

天那!

常言道好人俫不长寿,

这一场烦恼怎生收?

婆婆,

大哥死了也,

将些甚么供养的来?

一壁厢着人去请崔县令哥哥来。

理会的。

小官崔子玉,

去看张善友的孩儿,

可早来到也。

张千,

接了马者。

呀,

原来善友的孩儿死了也。

兄弟你可省烦恼波。

哥哥,

大的个孩儿已死,

眼见兄弟的老命也不久了也。

兄弟,

常言道:死生有命,

富贵在天。

这也是个大数,

且省烦恼。

小哥,

说你哥哥死了,

到家中看有甚么东西,

你拿与俺两个拿着先走。

说的是,

你跟将我来,

拿着壶瓶台盏便走。

我可无眼泪,

怎么啼哭?

我手帕角头,

都是生姜汁浸的,

你拿去眼睛边一抹,

那眼泪就尿也似流将出来。

我那哥哥也,

你一文不使,

半文不用,

可不干死了你。

我那爹也,

你不偏向我那哥哥也。

我那娘也,

你如今只有的我一个也。

我那嫂嫂也,

我那老婆也。

怎生没个睬我的?

看起来我是傻厮那。

【幺篇】只见那两个帮闲的花满头,

这一个败家的面带酒。

你也想着一家儿披麻带孝为何由?

故来这灵堂里寻斗殴。

直恁般见死不救,

莫不是你和他没些瓜葛没些忧?

兀那厮,

大哥死了,

消受不的你奠一盏儿酒。

老人家不要絮聒,

等我浇奠。

你将的那里去?

你们自去。

有了东西也,

俺跑、跑、跑。

兀的不气杀我也。

我那台盏也。

孩儿,

你不死了来?

被那两个光棍抢了我台盏去,

我死也怎么舍得?

婆婆,

由他将的去罢。

呀,

婆婆死了也。

天那!

可是老汉造下甚么孽来,

大的个孩儿死了,

婆婆又死了。

天那!

兀的不痛杀老汉也。

兄弟少烦恼,

这都是前生注定者。

【穷河西】你道死和生,

都是天数周,

怎偏我子和娘拔著短筹?

我如今备棺椁将他殡,

不如我这业尸骸又著那个收?

下次小的每,

将婆婆和大哥哥扶在一壁厢,

买两个棺椁殡了者。

理会的。

【凤鸾吟】怎不著我愁,

这烦恼甚日休,

天那!

偏是俺好夫妻不到头。

怎不著我愁,

这烦恼甚日休,

天那!

偏是俺养家儿没福留。

兄弟,

你的寿算也还远哩,

这家私便破散了些,

打甚么不紧!

且省烦恼波。

想人生到中年以后,

这光阴不久,

还望甚家缘成就!

随你便攒黄金过北斗,

只落的干生受,

天那!

早寻个落叶归秋。

老汉大的个孩儿死了,

婆婆又死了。

我老汉不知造下甚么孽来。

兄弟,

你休烦恼者。

【浪来里煞】这烦恼神不知鬼不觉,

天来高地来厚。

本指望一家儿相守共白头,

到如今夫妻情父子恩都做了一笔勾。

落得个自僝自僽,

天那!

则除非向来生重把那生修。

嗨,

谁想他大的孩儿,

连婆婆都亡化了。

我那兄弟还不省哩。

善友今年命运低,

妻亡子丧两重悲。

前生注定今生业,

天数难逃大限催。

第三折哎哟!

害杀我也,

怎么不见父亲来?

大娘,

你与我请将父亲来者。

自从大的个孩儿死了,

婆婆又死了,

家私又散尽了。

如今小的个孩儿又病的重了,

教老汉好生烦恼也呵。

【中吕】【粉蝶儿】活计萧疏,

正遭逢太平时序,

偏是我老不著暮景桑榆。

典了庄宅,

卖了田土,

销乏了几多钱物。

委实的不曾半霎儿心舒,

一天愁将我这两眉攒聚。

【醉春风】恨高似万重山,

泪多如连夜雨。

眼见的儿亡妻丧,

又有个病着床,

老业人你畅好是苦,

苦。

则俺这小的个孩儿倘有些好歹,

可著我那埚儿发付。

二哥,

你这病证如何?

父亲,

我死也。

老汉则有这小的个孩儿,

可又病的重。

天啊!

怎生可怜见老汉,

留下小的个孩儿,

送老汉归土,

可也好那。

【红绣鞋】祷祸了千言万语,

天啊!

则愿的小冤家百病消除。

儿也,

便使的我片瓦根椽一文无,

但存留的孩儿在,

就是我护身符,

又何必满堂金才是福?

二哥,

你这早晚面色不好。

你有甚么遗留言语,

吩咐我咱。

父亲,

你不知道我这病。

别人害的是气蛊水蛊,

我害的是米蛊。

如何是米蛊?

若不是米蛊呵,

怎生偌大一个栲栳?

父亲,

我顾不的你也。

儿呵,

则被你痛杀我也。

【迎仙客】还只道沉沉的卧著床褥,

谁知他悠悠的赴了冥途,

空把我孩儿叫道有千百句。

阎君也,

你好狠心肠;

土地也,

你好歹做处。

闪的我鳏寡孤独,

怎下的便撇了你这爹先去。

二哥也死了。

下次小的每买一具棺木来,

埋葬了者理会的。

两个媳妇儿,

你来,

两个孩儿都亡了,

我的婆婆又亡了。

我无儿不使妇,

你两个可也有爷和娘在家里,

不如收拾了一房一卧,

各自归宗去罢。

要守孝也由的你,

便要嫁人也由的你。

哎呀,

痛杀俺也!

俺妯娌二人,

收拾一房一卧,

且回爷娘家守孝去。

男儿也,

只被你痛杀我也。

俺妯娌命运低微,

将男儿半路抛离。

拚的守孤孀一世,

断不肯向他人再画蛾眉。

两个孩儿死了,

两个媳妇儿又归宗去了。

我婆婆又亡了,

则撇下老业人独自一个。

我仔细想来,

不干别人事,

都是这当境土地和这阎神,

勾将俺婆婆和两个孩儿去了。

我如今待告那崔县令哥哥,

着他勾将阎神土地来,

我和他对证,

有何不可!

不免拽上这门,

我首告他走一遭去。

冬冬衙鼓响,

公吏两边排。

阎王生死殿,

东岳吓魂台。

小官崔子玉是也。

今日升厅,

坐起早衙。

张千,

喝撺厢。

在衙人马平安,

抬书案。

阶下跪着的不是张善友兄弟,

你告甚么?

哥哥与老汉做主咱。

是谁欺负你来,

你说那词因,

我与你做主。

我不告别人,

我告这当境土地和阎神。

哥哥,

你差我去勾将他来,

等我问他,

俺两个孩儿和婆婆,

做下甚么罪过,

他都勾的去了。

兄弟,

你差了也。

这是阴府神祗,

你告他怎的?

【白鹤子】他本是聪明正直神,

掌管著寿夭存亡簿。

怎不容俺夫妇到白头?

我那两个孩儿呵!

也著他都死因何故?

兄弟,

阳世间的人,

我便好发落。

他阴府神祗,

我如何勾的他来?

便勾了来,

我也断不的。

哥哥,

你断不的他?

从古以来,

有好几个人,

都也断的,

怎生哥哥便断不的?

兄弟,

那几个古人断的?

你试说与咱听。

【幺篇】哎,

想当日有一个狄梁公曾断虎,

有一个西门豹会投巫。

又有个包待制白日里断阳间,

他也曾夜断阴司路。

兄弟,

我怎比得包待制,

日断阳间,

夜断阴间,

你要告到别处告去。

俺婆婆到这年纪,

便死也罢了。

难道俺两个孩儿留不的一个?

【上小楼】俺孩儿也不曾讹言谎语,

又不曾方头不律。

俺孩儿量力求财,

本分随缘,

乐道闲居。

阎神也有向顺,

土地也不胡突。

可怎生将俺孩儿一时勾去,

害的俺张善友牵肠割肚。

你两个孩儿和你的浑家,

必然有罪犯注定该死的。

你要问他,

也好痴哩!

俺那婆婆和两个孩儿呵!

【幺篇】又不曾触忤著那尊圣贤,

蹅践了那座庙宇。

又不曾毁谤神佛,

冒犯天公,

堕落酆都。

合著俺子共母,

妻共夫,

一家儿完聚,

俺两个孩儿死了,

婆婆又死了,

两个媳妇儿也归宗去了。

可怜见送的俺灭门绝户。

望哥哥与我勾将阎神土地来,

我和他折证咱。

兄弟,

我才不说来,

假如阳世间人,

我便断的,

这阴府神祗,

我怎么断的他?

你还不省哩,

快回家中去。

【耍孩儿】神堂庙宇偏谁做?

无过是烈士忠臣宰辅。

但生情发意运机谋,

早明彰报应非诬。

哥哥,

这桩事你不与我断,

谁断?

难道阳世间官府多机变,

阴府内神灵也混俗。

把森罗殿都做了营生铺,

有钱的免了他轮回六道,

无钱的去受那地狱三涂。

【二煞】我如今有家私谁管顾?

有钱财谁做主?

我死后谁浇茶、谁奠酒、谁啼哭?

谁安灵位谁斋七?

谁驾灵车谁挂服?

止几个忤作行送出城门去,

又无那花棺彩舆,

多管是席卷椽舁。

【煞尾】天那!

最苦的是清明寒食时,

别人家引儿孙祭上祖。

只可怜撇俺在白杨衰草空山路,

有谁来墓顶上与俺重添半抔儿土。

张善友去了也。

此人虽是个修行的,

却不知他那今生报应,

因此愚迷不省。

且待他再来告时,

我着他亲见阎君,

放出两个孩儿和那浑家,

等他厮见,

说知就里。

方信道暗室亏心,

难逃他神目如电。

今日个显报无私,

怎倒把阎君埋怨。

第四折老汉张善友。

昨日到俺哥哥崔子玉跟前告状来,

要勾他那土地、阎神和俺折证。

怎当俺哥哥千推万阻,

只说阴府神灵,

勾他不得。

今日到那城隍庙里再告状去。

有人说道,

城隍也是泥塑木雕的,

有甚么灵感在那里?

你哥哥不比他人,

日断阳间,

夜理阴间,

还赛过那包待制,

你怎么不告去?

因此只得又往这福阳县里走一遭去来。

法正天须顺,

官清民自安。

妻贤夫少祸,

子孝父心宽。

我崔子玉为何道这几句?

只因我兄弟张善友,

错怨土地、阎神屈勾了他妻儿三命,

要我追摄前来,

与他对证。

我只说一个断不得,

回他去了。

料他今日必然又来,

我自有个主意。

张千,

今日坐早衙,

与我把放告牌抬出去者。

理会的。

哥哥可怜,

与兄弟做主咱。

兄弟,

你说那词因上来。

我老汉张善友,

一生修善,

便是俺那两个孩儿和婆婆,

都也不曾做甚么罪过,

却被土地、阎神,

屈屈勾将去了。

只望哥哥准发一纸勾头文书,

将那土地、阎神,

也追的他来,

与老汉折证一个明白。

若是果然该受这业报,

我老汉便死也得瞑目。

兄弟,

你好葫芦提也。

我昨日不曾说来,

阳世间的人,

我便断的,

阴府神祗,

我怎么断的?

哎哟!

一阵昏沉,

我且暂睡咱。

此人睡了也。

我著他这一番似梦非梦,

直到森罗殿前便见端的。

张善友,

阎神有台湾省。

怎生阎神有勾?

我正要问那阎神去哩。

荡荡威灵圣敕差,

休将闲事恼心怀。

空中若是无神道,

霹雳雷声那里来?

吾神乃十地阎君是也。

今有阳间张善友,

为儿亡妻丧,

告着俺土地、阎神。

鬼力,

与我摄将那张善友过来。

理会的。

行动些。

【双调】【新水令】一灵儿监押见阎君,

闪的我虚飘飘有家难奔。

明知道空撒手,

怕甚么业随身!

托赖著阴府灵神,

得见俺那阳世间的儿孙,

便死也亦无恨。

【驻马听】想人生一刬的钱亲,

呆痴也岂不闻有限光阴有限的身?

咱死后只落得半丘儿灰衬,

这的是百年谁是百年人,

都被那业钱财无日夜费精神。

到如今这死尸骸虽富贵谁埋殡?

活时节不肯使半文,

死了也可有你那一些儿分。

过去跪着。

张善友,

你知罪么?

上圣,

我张善友不知罪。

你推不知,

你在阳间,

告著谁来?

我告阎神、土地,

他把我婆婆和两个孩儿,

犯下什么罪过,

都勾的去了?

我因此上告他。

兀那张善友,

你要见你两个孩儿么/可知要见哩。

鬼力,

将他两个孩儿摄过来者。

理会的。

兀的不是我两个孩儿!

大哥,

你家去来。

我是你甚么孩儿!

我当初是赵廷玉,

不合偷了你家五个银子,

我如今加上几百倍利钱,

还了你家的,

和你不亲,

不亲。

儿也!

我为你呵,

哭的我眼也昏了,

你今日刬的道和我不亲?

儿也!

你好下的也呵。

【沽美酒】你怎生直恁的心性狠,

全无些旧眼分,

可便是亲者如同那陌路人。

只为你哭的我行眠立盹,

二哥,

咱家去来。

谁是你孩儿!

你是我第二的孩儿。

我是你的儿?

老的,

你好不聪明!

我前身元是五台山和尚,

你少我的来,

你如今也加倍还了我的也。

两下里将我来不偢问。

这生忿忤逆的贼也!

罢了,

大哥,

你也须认的我。

【太平令】他平日里常只待寻争觅衅,

儿也,

你怎的也学他背义忘恩?

这忤逆贼从来生忿,

你须识一个高低远近。

大哥,

跟我家去来。

我填还了你的,

俺和你不亲了也。

你道我不亲强亲,

咱须是你父亲,

呀,

好教我一言难尽。

着这两个速退。

云你要见你那浑家么?

可知要见哩。

鬼力,

与我开了酆都城,

拿出张善友的浑家来。

婆婆,

你为甚么来?

老的也,

我当初不合混赖了那五台山和尚十个银子。

我死归冥路,

教我十八层地狱,

都游遍了也。

你怎生救我咱?

那五台僧人的银子,

我只道还他去了,

怎知赖了他的来?

【水仙子】常言道莫瞒天地莫瞒人,

心不瞒人祸不侵。

你若今苦也啰,

刀山剑岭都游尽,

怎做的阎罗王有向顺,

摆列着恶鬼能神。

我受苦不过,

你好生超度我咱。

鬼力,

还押入酆都去。

才放出森罗殿,

又推入地狱门,

哎哟,

你畅好是下的波阎君。

张善友,

你有一个故人,

你可要见么?

可知要见哩。

我与你去请那尊神来,

与你相见咱。

何方圣者?

甚处灵神?

通名显姓咱。

张善友,

休推梦里睡里。

好睡也。

兄弟,

你适才看见些甚么来?

哥哥,

你兄弟都见了也。

【雁儿落】我也曾有三年养育恩,

为甚的没一个把亲爷认?

原来大的儿是他前生少我钱,

小的儿是我今世偿他本。

【得胜令】这都是我那婆婆也作业自殃身,

遗累及儿孙。

再休提世上无恩怨,

须信道空中有鬼神。

兄弟,

你省悟了么?

哥哥,

张善友如今才省悟了也。

总不如安贫,

落一个身困心无困。

这便是修因,

也免的钱亲人不亲。

兄弟,

你直待今日,

方才省悟,

可是迟了。

兄弟,

你听者:听下官从头细数,

犯天条合应受苦。

则为你奉道看经,

俺两人结为伴侣。

积攒下五个花银,

争奈你命中没福。

大孩儿他本姓赵,

做贼人半银偷去。

第二个是五台山僧,

寄银两在你家收取。

他到来索讨之时,

你婆婆混赖不与。

拈指过三十余春,

生二子明彰报复。

大哥哥干家做活,

第二个荒唐愚鲁。

百般的破财家财,

都是大孩儿填还你那债负。

两个儿命掩黄泉,

你那脚头妻身归地府。

他都是世海他人,

怎做得妻财子禄。

今日个亲见了阴府阎君,

才使你张善友识破了冤家债主。

题目张善友告土地阎神正名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相关问答

元代 诗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的作者是谁?

元代 诗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的作者是 郑延玉

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的下一句是什么?

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尽从规矩定方圆。

元代 古诗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的出处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的出处是 全元曲 。

诗句 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尽从规矩定方圆。 出处是哪首诗?

楔子天地神人鬼五仙,尽从规矩定方圆。 出自 元代 的诗 《杂剧·崔府君断冤家债主》。

相关的诗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