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折米罕整斤吞,抹邻不会骑的诗词欣赏 -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关汉卿

诗辞查询

查询关键词:

查询范围: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诗词欣赏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诗原文】

第一折米罕整斤吞,

抹邻不会骑。

弩门并速门,

弓箭怎的射?

撒因答剌孙,

见了抢着吃。

喝的莎塔八,

跌倒就是睡。

若说我姓名,

家将不能记。

一对忽剌孩,

都是狗养的。

自家李存信的便是。

这个是康君立。

俺两个不会开弓蹬弩,

亦不会厮杀相持;

哥哥会唱,

我便能舞。

俺父亲是李克用,

阿妈喜欢俺两个,

无俺两个呵,

酒也不吃,

肉也不吃。

若见俺两个呵,

便吃酒肉。

好生的爱俺两个!

自破黄巢之后,

太平无事,

阿妈复夺的城池地面,

着俺五百义儿家将,

各处镇守。

阿妈的言语:将邢州与俺两个镇守。

那里是朱温家后门,

他与俺父亲两个不和;

他知俺在邢州镇守,

他和俺相持厮杀。

俺两个武艺不会,

则会吃酒肉。

倘或着他拿将去了,

杀坏了俺两个怎了?

如今阿妈将潞州天党郡与存孝镇守,

潞州地面吃好酒好肉去。

如今我和你两个,

安排酒席,

则说辞别阿妈,

灌的阿妈醉了,

咱两个便说:"邢州是朱温家后门,

他与阿妈不和,

倘若索战,

俺两个死不打紧,

着人知道呵,

不坏了阿妈的名声!

着李存孝镇守邢州去,

可不好么?

"俺两个则今日安排酒席,

辞别父亲去走一遭来。

我是李存信,

他是康君立;

两个真油嘴,

实然是一对。

番、番、番,

地恶人奔,

骑宝马,

生雕鞍。

飞鹰走犬,

野水荒山。

渴饮羊酥酒,

饥餐鹿脯干。

凤翎箭手中施展,

宝雕弓臂上斜弯。

林间酒阑胡旋舞呵,

着丹青写入画图间。

某乃李克用是也。

某袭封豳州节度使,

因带酒打了段文楚,

贬某在沙陀地面,

已经十年。

因黄巢作乱,

奉圣人的命,

加某为忻、代、石、岚都招讨使,

破黄巢天下兵马大元帅。

自离了沙陀,

不数日之间,

到此压关楼前,

聚齐二十四处节度使,

取胜长安。

被吾儿存孝擒拿了邓天王,

活挟了孟截海,

挝打了张归霸;

十八骑误入长安,

大破黄巢,

复夺了长安。

圣人的命:犒劳某手下义儿家将,

但是复夺的城池,

着某手下义儿家将去各处镇守,

防备盗贼。

今日太平无事,

四海晏然,

正好与夫人众将饮酒快乐。

小校安排下酒肴,

可怎生不见周德威来?

帅鼓铜锣一两敲,

辕门里外列英豪。

三军报罢平安喏,

紧卷旗幡不动摇。

某姓周,

名德威,

字镇远,

山后朔州人也。

今从李克用共破黄巢,

太平无事,

某为番汉都总管。

今日元帅有请,

不知有甚事,

须索走一遭去。

可早来到也。

报复去,

道有周德威来了也。

理会的。

报的元帅得知:有周德威在于门首。

道有请。

理会的。

有请!

元帅,

周德威来了也。

将军,

今日请你来不为别的,

想存孝孩儿多有功劳,

我许与了他潞州上党郡与存孝孩儿镇守,

把邢州与李存信、康君立镇守去。

怎生不见李存信、康君立来?

阿妈心内想,

忽然到跟前。

哥哥你放心,

我这一过去,

见了阿妈说了呵,

便着存孝往邢州去。

兄弟,

只要你小心用意者。

阿妈、阿者,

想当初一日,

阿妈的言语,

将潞州上党郡与俺两个镇守来;

今日阿妈与了存孝,

可着俺两个邢州去!

孩儿存信,

你做甚么哭?

阿妈,

俺两个也早起晚夕,

舞者唱者,

扶持阿妈欢喜,

怎下的着您两个孩儿往邢州去?

阿妈,

想邢州是朱温的后门,

他与阿妈不和。

倘若索战,

俺两个不会甚么武艺。

倘若拿将俺两个去了,

俺两个死不打紧,

阿妈吃起酒来,

寻俺两个舞的唱的不在眼面前,

阿妈不想成病!

那其间生药铺里赎也赎不将俺两个来!

阿妈,

怎生可怜见着俺两个去潞州去,

把邢州与存孝两口儿镇守罢,

可也好?

哥哥,

将酒来与阿妈把一盏。

好两个孝顺的孩儿!

我着你潞州上党郡去呵便了也。

既是这等,

谢了阿妈者!

他两个有甚么功劳,

把他潞州上党郡去!

想飞虎将军南征北讨,

东荡西除,

困来马上眠,

渴饮刀头血,

他可以潞州去;

他两个去不的!

周将军说的是。

小校,

与我唤将存孝两口儿过来者!

理会的。

岩前打虎雄心在,

勇敢当先敌兵败。

上阵全凭铁飞挝,

扶立乾坤唐世界。

某本姓安,

名敬思,

雁门关飞虎峪灵丘县人氏。

幼小父母双亡,

多亏邓大户家中抚养成人,

长大我就与他家牧羊。

有阿妈李克用见某有打虎之力,

招安我做义儿家将,

封我做十三太保飞虎将军李存孝,

就着我与邓大户家为婿。

自从跟着阿妈,

十八骑误入长安,

大破黄巢,

天下太平无事。

圣人的命:将俺义儿家将复夺的城池,

着俺各处镇守。

阿妈的言语:着俺两口儿去潞州上党郡镇守。

今有阿妈呼唤,

不知有甚事,

须索走一遭道去。

可早来到此也。

夫人,

我和你休过去;

你看阿妈、阿者:大吹大擂,

敲牛宰马,

烹炮美味,

五百番部落胡儿胡女扶持着,

是好受用也。

存孝,

今日父亲饮宴,

唤俺两口儿,

俺见阿妈、阿者去。

听了这乐韵悠扬,

常好是受用也呵!

【仙吕】【点绛唇】则听的乐动声齐,

他是那大唐苗裔,

排亲戚。

今日俺父母相随,

可正是龙虎风云会。

【混江龙】则俺这沙陀雄势,

便有那珠围翠绕不稀奇。

置造下珍羞百味,

又不比水酒三杯。

每日则是炮凤烹龙真受用,

那一日不宰羊杀马做筵席!

把那些个义儿家将都成立,

一个个请官受赏,

他每都荫子封妻。

存孝,

我和你未过去,

先望阿妈咱,

可早醉了也。

咱不过去,

见阿者、阿妈身上瀽的那酒呵,

你见两边厢扶持着呵,

十分的醉了也。

【油葫芦】我见他执盏擎壶忙跪膝,

他那里撒滞殢。

阿妈那锦袍上全不顾酒淋漓,

可正是他不择不拣干干的吃,

他那里刚扶刚策醺醺的醉。

一壁厢动乐器是大体,

将一面鼍皮画鼓冬冬擂,

悠悠的慢品鹧鸪笛。

【天下乐】你觑!

兀那大小的儿郎列的整齐,

端的是虚也波实,

享富贵。

我则见旁边厢坐着周德威,

一壁厢摆着品肴,

番官每紧紧随;

我则见军排在两下里。

咱过去见阿妈去来。

咱过去来。

阿妈,

您孩儿存孝两口儿来了也。

存孝孩儿来了。

别的孩儿每各处镇守去了;

今日吉日良辰,

你两口儿便往邢州镇守去;

康君立、李存信,

你两个孩儿往潞州上党郡镇守去。

阿妈,

当日未破黄巢时,

阿妈的言语:"若你破了黄巢,

天下太平,

与你潞州上党郡镇守。

"阿妈失其前言!

今日阿妈着你孩儿镇守邢州,

那邢州是朱温家后门,

终日与他相持,

可怎了也!

存孝,

我阿者行再告一告去。

阿者,

与存孝再说一声咱!

孩儿,

你去邢州镇守,

阿妈醉了也,

你且去咱。

阿者,

当日与俺潞州上党郡,

如今信着康君立、李存信,

着俺去邢州去。

阿者,

怎生阿妈行再说一声,

可也好也?

你阿妈醉了也。

康君立、李存信,

你有甚么功劳,

倒去潞州上党郡镇守去?

阿妈的言语,

着你邢州去;

都是一般好地面,

谁和你论甚么功劳!

想当日在压关楼前,

觑三层排栅,

七层围子,

千员猛将,

八卦阵图,

那其间如踏平地也。

咱阿妈好失信也!

【节节高】今日可便太平无事,

全不想那用人的这之际。

存孝与你安邦定国,

他也曾恶征战图名图利。

他觑的三层鹿角,

七层围子,

如登平地;

端的是八卦阵图,

千员骁将,

施谋用计。

阿者,

他保护着唐朝社稷!

康君立、李存信,

你两个有甚么功劳,

倒去潞州镇守去也?

【元和令】端的是人不曾去铁衣,

马不曾摘鞍辔;

则是着阿者今日向父亲行提:想着他从前出力气。

可怎生的无功劳,

倒与他一座好城池?

阿者,

则俺这李存孝图个甚的!

孩儿也,

你阿妈醉了也,

等他酒醒时再说。

想康君主、李存信他有甚么功劳也!

【游四门】你则会饮酒食,

着别人苦战敌。

可不道生受了有谁知?

阿妈,

你则是抬举着李存信、康君立;

他横枪纵马怎相持?

你把他亏,

人面逐高低。

康君立、李存信,

想当日十八骑误入长安,

杀败葛从周,

攻破黄巢,

天下太平,

是我的功劳;

你有甚么功劳也?

俺两个虽无功劳,

俺两个可会唱会舞也哩。

【胜葫芦】他几时得鞭敲金镫笑微微,

人唱着凯歌回?

遥望见军中磨绣旗,

则你那滴羞蹀躞身体,

迷留没乱心肺,

唬的你劈留扑碌走如飞。

你两个有甚么功劳?

与你一匹劣马不会骑,

与你一张硬弓不会射。

则会吃酒肉,

便是你的功劳也!

【后庭花】与你一匹劣马不会骑,

与你一张硬弓不会射。

他比别人阵面上争功劳,

你则会帐房里闲坐的。

咱可便委其实,

你便休得要瞒天瞒地。

你饿时节挝肉吃,

渴时节喝酪水,

闲时节打髀殖,

醉时节歪唱起,

醉时节歪唱起。

【柳叶儿】你放下一十八般兵器,

你轮不动那鞭、锏、挝、槌,

您怎肯袒下臂膊刀厮劈?

闹吵吵三军内,

但听的马频嘶,

早唬的悠悠荡荡魄散魂飞。

存孝,

则今日好日辰,

收拾驮马辎重,

辞别了阿妈、阿者,

便索长行。

今日好日辰,

辞别了阿妈、阿者,

便索长行也。

【尾声】罢、罢、罢,

你可便难倚弟兄心,

我今日不可公婆意。

孩儿,

你且休要性急,

待你阿妈酒醒呵,

再做商议。

去则便了也。

别近谤俺夫妻每甚的,

只不过发尽儿掏窝不姓李,

则今日暗昧神祗。

惭愧也!

势得一个远相离,

各霸着城池;

不恁的呵,

这李存信、康君立断送了你。

这一个个瞒心昧己,

一个个献勤卖力,

存孝,

这两个巧舌头奸狡赖功贼!

康君立、李存信,

你阿妈醉了也,

我且扶着回后堂中去也。

想着存孝破了黄巢,

复夺取大唐天下,

他的好地面与了这两个,

可将邢州与了存孝。

元帅今日醉了也,

待明日酒醒,

我自有话说。

还着存孝两口儿潞州上党郡去,

方称我之愿也!

元帅殢酒负存孝,

明石须论是与非。

康君立,

如何?

我说咱必然得潞州,

今日果应其心。

若是到潞州的丰富地面,

不强似去邢州与朱温家每日交战?

兄弟,

想存孝这一去,

必然有些见怪。

等俺到的潞州,

别寻取存孝一桩事,

调唆阿妈杀坏了存孝,

方称我平生之愿。

则今日收拾行装,

先往邢州,

诈传着阿妈言语:着义儿家将各自认姓。

他若认了本姓,

咱搬唆阿妈杀了存孝,

方称我平生之愿也。

阿妈好吃酒,

醉了似烧蒜。

害杀安敬思,

称俺平生愿。

第二折铁铠辉光紧束身,

虎皮妆就锦袍新。

临军决胜声名大,

永镇邢州保万民。

某乃十三太保李存孝是也。

官封为前部先锋、破黄巢都总管、金吾上将军。

自到邢州为理,

操练军卒有法,

抚安百姓无私;

杀王彦章,

不敢正眼视之;

镇朱全忠,

不敢侵扰其境。

今日无甚事,

在此州衙闲坐,

看有甚么人来。

自离上党郡,

不觉到邢州。

自家李存信,

这个是康君立。

可早来到也。

这个衙门就是邢州。

小校报复去,

道有李存信、康君立在于门首。

理会的。

报的将军得知:有李存信、康君立来了也。

两个哥哥来了,

必有阿妈的将令。

道有请。

理会的。

有请!

李存孝,

阿妈将令:为你多有功劳,

怕失迷了你本姓,

着你出姓,

还叫做安敬思。

你惹不依着阿妈言语,

要杀坏了你哩!

你快着的改姓,

我就要回阿妈的话去也。

怎生着我改了名姓?

阿妈将令,

不敢有违。

小校,

安排酒肴,

二位哥哥吃了筵席去。

不必吃筵席,

俺回阿妈话去也。

诈传着阿妈将令,

着存孝更名改姓。

调唆的父亲生嗔,

耍了头也是干净。

阿妈,

你孩儿多亏了阿妈抬举成人,

封妻荫子;

今日怎生着我改了姓?

阿妈,

我也曾苦征恶战,

眠霜卧雪,

多有功勋;

今日不用着我了也!

逐朝每日醉醺醺,

信着谗言坏好人。

我本是安邦定国李存孝,

今日个太平不用旧将军。

喜遇太平无事日,

正好开筵列绮罗。

某乃李克用是也。

奉圣人的命,

着俺义儿家将各处镇守。

四海安宁,

八方无事,

正好饮酒作乐。

看有甚么人来。

阿妈,

祸事也!

你为甚么大惊小怪的也?

有李存孝到邢州,

他怨恨父亲不与他潞州,

他改了姓--安敬思。

他领着飞虎军要杀阿妈哩!

怎生是好?

杀了阿妈不打紧,

我两个怎生是好?

我那阿妈也!

颇奈存孝无礼,

你改了姓便罢,

怎生领飞虎军来杀我?

更待干休!

罢,

则今日就点番兵,

擒拿牧羊子走一遭去。

住者!

元帅,

你怎么不寻思?

李存孝孩儿他不是这等人。

元帅,

你且放心,

我自往邢州去,

若是存孝不曾改了姓呵,

我自有个主意;

他若改了姓呵,

发兵擒拿,

未为晚矣。

也不用刀斧手扬威耀武,

鸦脚枪齐摆军校。

用机谋说转心回,

两只手交付与一个存孝。

康君立、李存信,

你阿者去了也;

倘若存孝变了心肠,

某亲拿这牧羊子走一遭去。

说与俺能争好斗的番官,

舍生忘死的家将:一个个顶盔擐甲,

一个个押箭弯弓,

齐臻臻摆列剑戟,

密匝匝搠立枪刀;

三千鸦兵为先锋--逢山开道,

遇水叠桥。

左哨三千番兵能征惯战,

右哨三千番兵猛烈雄骁,

合后三千番兵推粮运草;

更有俺五百义儿家将,

都要的奋勇当先,

相持对垒。

坐下马似北海的毒蛟,

鞍上将如南山的猛虎。

某驱兵领将到邢州,

亲捉忘恩牧羊子。

家将英雄武艺全,

番官猛烈敢当先。

拿住存孝亲杀坏,

血溅东南半壁天!

欢喜未尽,

烦恼到来。

夫人不知,

如今阿妈的言语,

着康君立、李存信传说,

但是五百义儿家将,

着更改姓,

休教我姓李,

我不免改了安敬思。

我想来阿妈信着这两个的言语呵,

怎了也?

将军,

你休要信这两个的贼说!

则怕你中他的计策,

你也要寻思咱。

他两个亲来传说,

教我改姓,

非是我敢要改姓也。

既然父亲教你改姓,

则要你治国以忠,

教民以义。

【南吕】【一枝花】常言道"官清民自安,

法正天心顺",

他那里"家贫显孝子",

俺可便各自立功勋。

无正事尊亲,

着俺把各自姓排头儿问,

则俺这叫爹娘的无气忿。

今日个嫌俺辱没你家门,

当初你将俺真心厮认。

夫人,

想当日破黄巢时,

招安我做义儿家将;

那其间不用我,

可不好来!

【梁州】又不曾相趁着狂朋怪友,

又不曾关节做九眷十亲。

俺破黄巢血战到三千阵,

经了些十生九死,

万苦千辛。

俺出身入仕,

荫子封妻,

大人家踏地知根,

前后军捺裤摩裩。

俺、俺、俺,

投至得画堂中列鼎重裀,

是、是、是,

投至向衙院里束杖理民,

呀、呀、呀,

俺可经了些个杀场上恶哏哏捉将擒人。

畅好是不依本分!

俺这里忠言不信,

他则把谗言信;

俺割股的倒做了生分,

杀爹娘的无徒说他孝顺:不辨清浑!

夫人,

我在此闷坐。

小校觑者,

看有甚么人来。

老汉李大户。

当日个我无儿,

认义了这个小的做儿来;

如今治下田产物业、庄宅农具,

我如今有了亲儿了也,

我不要你做儿,

你出去!

父亲,

当日你无儿,

我与你做儿来;

你如今有了田产物业、庄宅农具,

你就不要我了!

明有清官在,

我和你去告来。

可早来到衙门首也。

冤屈也!

是甚么人在这门前大惊小怪的?

小校,

与我拿将过来者!

理会的。

已拿当面。

兀的小人,

你告甚么?

大人可怜见!

当日我父亲无儿,

要小人与他做儿;

他如今有了田产物业、庄宅农具,

他如今有了亲儿,

不要我做儿子了,

就要赶我出去,

小人特来告。

大人可怜见,

与我做主也!

这小的和我则一般:当日用着他时便做儿,

今日有了儿就不要他做儿。

小校,

将那老子与我打着者!

你且休打,

住者!

【牧羊关】听说罢心怀着闷,

他可便无事哏,

更打着这入衙来不问讳的乔民。

则他这爷共儿常是相争,

更和这子父每常时厮论。

小校,

与我打着者!

词未尽将他来骂,

口未落便拳敦,

畅好背晦也萧丞相。

赤瓦不刺嗨!

你畅好是莽撞也祗候人。

小校,

与我打将出去!

理会的。

出去!

我干着他打了我一顿,

别处告诉去来。

老身沙陀李克用之妻刘夫人是也。

因为李存孝改了姓名,

不数日到这邢州;

问人来,

果然改了姓,

是安敬思。

这里是李存孝宅中。

左右报复去,

道有阿者来了也。

理会的。

报的将军得知:有阿者来了也。

你接阿者去,

我换衣服去也。

早知阿者来到,

只合远接;

接待不着,

勿令见罪!

李存孝,

阿妈怎生亏负你来?

你就改了姓名,

你好生无礼也!

阿者且息怒。

小校,

安排酒果来者!

理会的。

阿者满饮一杯!

孩儿,

我不用酒。

我且不过去,

我这里望咱。

阿者有些烦恼,

可是为何也?

【红芍药】见阿者一头下马入宅门,

慢慢的行过阶痕;

见存孝擎壶把盏两三巡,

他可也并不曾沾唇。

我则见他迎头里嗔忿忿,

全不肯息怒停嗔。

我这里旁边侧立索殷勤,

怎敢道怠慢因循!

【菩萨梁州】我这里便施礼数罢平身,

抄着手儿前进。

您这歹孩儿动问,

阿者,

你便远路风尘!

休怪波,

安敬思夫人!

听言罢着我去了三魂,

可知道阿者便怀愁忿。

这公事何须的问,

何消的再写本!

"到岸方知水隔村",

细说原因。

孩儿,

俺两口儿怎生亏负着你来?

你改了名姓!

若不是康君立、李存信说呵,

你阿妈不得知。

如今你阿妈便要领大小番兵来擒拿你。

我实不信,

亲自到来,

你果然改了姓名!

俺怎生亏负你来也?

存孝,

你不说待怎么?

阿者,

是康君立、李存信的言语,

着俺五百义儿家将都改了姓,

着您孩儿姓安。

想您孩儿多亏着阿妈、阿者抬举的成人,

封妻荫子,

偌大的官职,

怎敢忘了阿者、阿妈的思义!

不由人嚎咷痛哭,

提起来刀搅肺腑。

抬举的立身扬名,

阿者,

怎忘你养身父母!

我道孩儿无这等勾当,

你阿妈好生的怪着的你!

【骂玉郎】当初你腰间挂了先锋印,

俺可也须当索受辛勤。

他将那英雄慷慨施逞尽,

他则是开绣旗,

聚战马,

冲军阵。

【感皇恩】阿者,

他与你建立功勋,

扶立乾坤;

他与你破了黄巢,

敌了归霸,

败了朱温。

那其间便招贤纳士,

今日个俺可便偃武修文。

到如今无了征战,

绝了士马,

罢了边尘。

【采茶歌】你怎生便将人不瞅问?

怎生来太平不用俺旧将军?

半纸功名百战身,

转头高冢卧麒麟。

媳妇儿,

你在家中;

我和孩儿两个见你阿妈,

白那两个丑生的谎去来!

阿者休着存孝去;

到那里有康君立、李存信,

枉送了存孝的性命也!

孩儿,

你放心!

这句话到头来要个归着,

要个下落处。

孩儿,

你在家中,

我领存孝去,

则有个主意也。

我这一去别辩个虚实,

邓夫人放心也!

【尾声】到那里着俺这刘夫人扑散了心头闷;

不恁的呵!

着俺这李父亲怎消磨了腹内嗔!

别辩个假共真,

全凭着这福神,

并除了那祸根。

你把那康君立、李存信,

用着你那打大虫的拳头着一顿!

想着那厮坑人来陷人,

直打的那厮心肯意肯,

可与你那争潞州冤仇证了本。

孩儿收拾行装,

你跟着我见你父亲去来。

万丈水深须见底,

止有人心难忖量。

李存信、康君立,

自从你阿者去之后,

不知虚实,

将酒来我吃。

则怕存孝无有此事么?

阿妈,

他改了姓也,

我怎敢说谎?

我两个若是说谎了呵,

大风里敢吹了我帽儿!

此是实。

将酒来,

与我吃几杯。

正好饮几杯。

孩儿来到也。

小校报复去,

道有阿者来了也。

阿者来了,

请过来饮几杯。

理会的。

有请!

阿者先过去,

替你孩儿说一声咱。

孩儿,

你放心,

我知道。

李克用,

你又醉了也!

不是我去呵,

险些儿送了孩儿也!

阿者,

亚子哥哥打围去,

围场中落马也!

似这般如之奈何?

我索看我孩儿去。

阿者,

替您孩儿说一说!

亚子孩儿打围去,

在围场中落马,

我去看了孩儿便来也。

阿者去了,

阿妈带酒也,

信着这两个的言语,

送了您孩儿的性命也!

存孝无分晓:亲儿落马撞杀了,

亲娘如何不疼?

可不道"肠里出来肠里热"?

我也顾不得的,

我看孩儿去也。

阿者,

亚子落马痛关情,

子母牵肠割肚疼。

忽然二事在心上,

义儿亲子假和真。

亚子终是亲骨肉,

我是四海与他人。

"肠里出来肠里热",

阿者,

亲的原来则是亲!

我醉了也。

阿妈,

有存孝在于门首,

他背义忘恩。

我五裂蔑迭!

哥哥,

阿妈道:五裂蔑迭,

醉了也,

怎生是了?

阿妈明日酒醒呵,

则说道:"你着我五裂了来。

"兄弟说的是。

若不杀了存孝,

明日阿妈酒醒,

阿者说了,

咱两个也是个死。

小校与我拿将存孝来者!

康君立、李存信,

将俺那里去?

阿妈的言语:为你背义忘恩,

五车裂了你哩!

阿妈,

你好哏也!

我有甚么罪过?

将我五裂了!

我死不争,

邓夫人在家中岂知我死也?

两个兄弟来,

安休休、薛阿滩,

将我虎皮袍、虎磕脑、铁燕挝与邓夫人,

就是见我一般也。

邓夫人也,

今朝我命一身亡,

眼见的去赴云阳。

娇妻暗想身无主,

夫妇恩情也断肠!

我死后淡烟衰草相为伴,

枯木荒坟作故乡。

夫妻再要重相见,

夫人也,

除是南柯梦一场!

兀那厮,

你听者:用机谋仔?

第三折描鸾刺绣不曾习,

劣马弯弓敢战敌。

围场队里能射虎,

临军对阵兵机识。

老身刘夫人是也。

昨日引将存孝孩儿来阿妈行欲待说也,

不想亚子在围场中落马,

我亲到围场中看孩儿,

原来不曾落马,

都是李存信、康君立的智量。

未知存孝孩儿怎生,

使一个小番探听去了,

这早晚敢待来也。

自家莽古歹便是。

奉阿者的言语,

着吾打探存孝去;

不想阿妈醉了,

信着康君立、李存信的言语,

将存孝五裂了。

不敢久停久住,

回阿者的话走一遭去也。

【中吕】【粉蝶儿】颇奈这两个奸邪,

看承做当职忠烈,

想俺那无正事好酒的爹爹!

他两个似虺蛇,

如蝮蝎,

心肠乖劣。

我呸呸的走似风车,

不付能盼到宅舍。

【醉春风】一托气走将来,

两只脚不暂歇;

从头-一对阿者,

我这里便说、说。

是做的泼水难收,

至死也无对,

今日个一桩也不借。

阿的好小番也!

暖帽貂裘最堪宜,

小番平步走如飞。

吾儿存孝分诉罢,

尽在来人是与非。

你见了存孝,

他阿妈醉了,

康君立、李存信说甚么来?

喘息定,

慢慢的说一遍。

【上小楼】则俺那阿妈醉也,

心中乖劣;

他两个巧语花言,

鼓脑争头,

损坏英杰。

他两个厮间别,

犯口舌,

不教分说;

他两个旁边相倚强作孽。

小番,

他阿妈说甚么来?

存孝说甚么来?

李阿妈醺醺酒殢,

李存孝忠心仁义。

子父每两意相投,

犯唇舌存信、君立。

他阿妈与存孝谁的是,

谁的不是,

再说一遍咱。

【上小楼】做儿的会做儿,

做爷的会做爷,

子父每无一个差迟,

生各札的义断恩绝!

阿妈那里紧当者,

紧拦者,

不着疼热。

他道是:"你这姓安的怎做李家枝叶!

"小番,

阿妈那里有两逆贼么?

是那两个?

一个是康君立,

双尾蝎侵入骨髓;

一个是李存信,

两头蛇谗言佞语。

他则要损忠良英雄虎将,

他全无那安邦计赤心报国。

那两个怎生支吾来?

阿者,

听你孩儿从头至尾说与阿者,

则是休烦恼也!

【十二月】则您那康君立哏绝,

则您那李存信似蝎蜇;

可端的凭着他劣缺,

端的是今古皆绝。

枉了他那眠霜卧雪,

阿妈他水性随邪。

俺想存孝孩儿,

华严川舍命,

大破黄巢定边疆;

他是那擎天白玉柱,

端的是驾海紫金梁。

他两个无徒,

怎生害存孝来?

【尧民歌】他把一条紫金梁生砍做两三截,

阿者休波,

是他便那里每分说!

想着十八骑长安城内逞豪杰,

今日个则落的足律律的旋风踅,

我可便伤也波嗟。

将存孝见时节,

阿者,

则除是水底下捞明月!

小番,

你要说来又不说,

可是为甚么来?

李存信、康君立的言语,

将存孝五车裂死了也!

苦死的儿也!

他临死时,

将存孝棍棒临身,

毁骂了千言万语,

眼见的命掩黄泉。

存孝儿衔冤负屈,

孩儿怎生死了来?

【耍孩儿】则听的喝一声马下如雷烈,

恰便似鹘打寒鸠哏绝。

那两个快走向前来,

那存孝待分说怎的分说?

一个指着嘴缝连骂到有三十句,

一个扶着软肋里扑扑扑的撞到五六靴。

委实的难割舍,

将存孝五车裂坏,

霎时间七段八节。

想必那厮取存孝有罪招状,

责日词无冤文书,

知赚的推在法场,

暗送了七尺身躯。

【三煞】又不曾取罪名,

又不曾点纸节;

可是他前推后拥强牵拽。

军兵铁桶周围闹,

棍棒麻林前后遮,

扑碌碌推到法场也。

称了那两个贼汉的心愿,

屈杀了一个英杰!

想当日俺那存孝孩儿多有功劳:活挟了孟截海,

杀了邓天王,

枪搠杀张归霸,

十八骑入长安,

挝打杀耿彪,

火烧了永丰仓,

有九牛之力,

打虎之威。

怎生死了我那孩儿来!

存孝道:【二煞】我也曾把一个邓天王来旗下斩,

我也曾把孟截海马上挟,

我也曾将大虫打的流鲜血,

我也曾双挝打杀千员将。

今日九牛力,

挡不的五辆车五下里把身躯拽。

将军死的苦痛,

见了的那一个不伤嗟!

五辆车,

五五二十五头牛,

一齐的拽,

存孝怎生者?

【尾声】打的那头口门惊惊跳跳;

叫道是"打打俫俫"。

则见那忽剌鞭飕飕的摔动一齐拽,

将您那打虎的将军命送了也!

李克用,

你信着这两个贼子的言语,

将俺存孝孩儿屈死了。

李克用,

你好哏也!

五辆车五下齐拽,

铁石人嚎咷痛哭。

将身躯骨肉分开,

血染赤黄沙地土。

再不能子母团圆,

越思量越添凄楚。

刘夫人苦痛哀哉,

李存孝身归地府。

哎哟,

存孝孩儿也,

则被你痛杀我也!

第四折塞上羌管韵,

北风战马嘶。

缕金画面鼓,

云月皂雕旗。

某乃李克用是也。

昨朝与众番官饮酒,

我十分带酒,

说道存孝孩儿来了也。

小番,

与我唤存孝孩儿来者!

如之奈何?

李克用,

你做的好勾当!

信着两个丑生,

每日饮酒,

怎生将存孝孩儿五裂了?

我亲到的邢州,

并不曾改了名姓;

都是康君立、李存信这两个贼丑生的见识,

着他改做安敬思。

昨日我领着存孝孩儿来见你,

你怎生教那两个贼子五车裂了存孝?

媳妇儿将着骨殖,

背将邓家庄去了。

孩儿也,

兀的不痛杀我也!

夫人,

你不说我怎生知道!

都是这两个送了我那孩儿也!

我说道:"五裂蔑迭,

我醉了也。

"他怎生将孩儿五裂了!

把这两个无徒拿到邓家庄上杀坏了,

剖腹剜心,

与俺孩儿报了冤仇也!

便安排灵位祭物,

便差人赶回媳妇儿来者。

哎哟!

存孝儿也!

我听言说罢泪千行,

过如刀搅我心肠。

义儿家将都悲戚,

只因带酒损忠良。

颇奈存信康君立,

五裂存孝一身亡。

大小儿郎都挂孝,

家将番官痛悲伤。

哎!

你个有仁有义忠孝子,

休怨我无恩无义的老爹娘!

闪杀我也,

存孝也!

痛杀我也,

存孝也!

【双调】【新水令】我将这引魂幡招飐到两三遭,

存孝也,

则你这一灵儿休忘了阳关大道。

我扑籁籁泪似倾,

急穰穰意如烧;

我避不得水远山遥,

须有一个日头走到。

【水仙子】我将这引魂幡执定在手中摇,

我将这骨殖匣轻轻的自背着。

则你这悠悠的魂魄儿无消耗,

你这里不是飞虎峪那,

你可休冥冥杳杳差去了!

忍不住、忍不住痛哭嚎咷,

一会儿赤留乞良气,

一会儿家迷留没乱倒。

天那,

痛煞煞的心痒难挠!

兀的不是媳妇儿邓夫人!

我试叫他一声咱:媳妇儿,

邓夫人,

你住者!

【庆东原】踏踏的忙那步,

呸呸的不住脚,

是谁人吖吖的脑背后高声叫?

邓夫人,

是我也。

痛杀我也,

存孝孩儿也!

阿者,

你把我这存孝来送也!

我说甚么来?

你可知道"不着落保,

到头来须有个归着"。

媳妇儿也,

你不曾忘了一句儿也。

这烦恼我心知,

待对着阿谁道?

孩儿,

你且放下骨殖匣儿,

你阿妈将二贼子拿将来与存孝孩儿报仇雪恨也。

媳妇儿也,

你亦辞我一辞去,

怕做甚么?

将那祭祀的物件来,

将虎磕脑、螭虎带、铁飞挝供养在存孝灵前,

将康君立、李存信绳缠索绑祭祀了,

慢慢的杀坏了这两个贼子。

周将军与我读祭文咱。

维大口口九月上旬日,

忻、代、石、岚、雁门关都招讨使,

破黄巢兵马大元帅李克用等,

致祭于故男飞虎将军李存孝之灵曰:惟灵生居朔漠,

长在飞虎,

累遇敌战,

猿臂善射。

两张弓,

两袋箭,

左右能射之;

手舞铁挝,

斩将不及三合。

曾打虎在山峪之中,

破贼兵禁城之内、挝打死耿彪,

立诛三将,

杀坏五虎。

击破一字长蛇阵,

杀败葛从周。

渭南三战,

十八骑误入长安。

箭射黄巨夭,

恶战傅存审,

力伏李罕之,

活挟邓天王,

病战高思继,

生擒孟截海,

大败王彦章。

救黎民复入长安城,

享太平再临京兆府。

祭奠英灵,

亲藩悔罪。

今克用因殢酒听信狂言,

故损坏义男家将。

今将贼子尽该诛戮,

与公雪冤。

众将缟素,

俺哭的那无情草木改色,

青山天地无颜。

将军阳世不将金印挂,

阴司却掌鬼兵权。

众将番官痛嚎咷,

壁上飞挝血未消,

阶下枉拴龙驹马,

帐前空挂虎皮袍。

英雄存孝今朝丧,

多曾出力建功劳。

赤心报国安天下,

万古清风把姓标。

呜呼哀哉,

伏惟尚飨!

【川拨棹】则听的父亲道,

将孩儿屈送了。

家将每痛哭嚎咷,

想着盖世功劳,

万载名标。

都与他持服挂孝,

众儿郎膝跪着。

【七兄弟】你兀的据着,

枉了见功劳。

沉默默两柄燕挝落,

骨剌剌杂彩绣旗摇,

扑冬冬画鼓征鼙操。

【梅花酒】你戴一顶虎磕脑,

马跨着黄骠,

箭插着钢凿,

弓控着花梢。

经了些地寒毡帐冷,

杀气阵云高。

我这里猛觑了,

则被你痛杀我也李存孝!

【收江南】呀,

可怎生帐前空挂着虎皮袍?

枉了你忘生舍死立唐朝!

枉了你横枪纵马过溪桥!

兀的是下梢,

枉了你一十八骑破黄巢!

小番,

将李存信、康君立拿在灵前,

与我杀坏了者!

理会的。

阿妈,

怎生可怜见。

饶了我两个罢!

阿妈,

若是饶我这一遭,

下次再不敢了也!

【沽美酒】康君立你自道,

李存信祸来到。

把存孝赚入法场屈送了,

摔碎了我浑家大小,

任究竟罪难逃。

【太平令】也是你争弱,

拿住你该剐该敲!

聚集的人员好闹,

准备车马绳索,

把这厮绑了,

五车裂了,

可与俺李存孝一还一报!

小番,

将,

贼子五裂了者!

理会的。

我死也。

既然将二贼子五裂了,

与我存孝孩儿报了冤仇,

将孩儿墓顶上封官,

邓夫人与你一座好城池养老。

你听者:李存信妒能害贤,

飞虎将负屈衔冤。

邓夫人哀哉苦恸,

为夫主遇难遭愆。

康君立存信贼子,

五车裂死在街前。

设一个黄箓大醮,

超度俺存孝生天。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相关问答

元代 诗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的作者是谁?

元代 诗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的作者是 关汉卿

第一折米罕整斤吞的下一句是什么?

第一折米罕整斤吞,抹邻不会骑。

元代 古诗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的出处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的出处是 全元曲 。

诗句 第一折米罕整斤吞,抹邻不会骑。 出处是哪首诗?

第一折米罕整斤吞,抹邻不会骑。 出自 元代 的诗 《杂剧·邓夫人苦痛哭存孝》。

相关的诗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