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和袭人:成年人之间的友谊,是从彼此欣赏开始的

宝钗和袭人:成年人之间的友谊,是从彼此欣赏开始的

宝钗和袭人:成年人之间的友谊,是从彼此欣赏开始的

红楼梦杂谈

宝钗和袭人:成年人之间的友谊,是从彼此欣赏开始的

宝钗得了湘云的绛纹石戒指,转手就送给了袭人;而袭人人前人后总爱夸宝钗为人大度、有涵养一些爱黛玉和晴雯比较深的读者就认为宝钗和袭人这是组成了同盟袭人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希望宝钗坐上宝二奶奶的位置;而宝钗为得到宝二奶奶的位置,一直在用物质利益拉拢袭人

果真如此吗?

1

首先必须承认,宝钗和袭人在三观上较其他人确实更一致她们自觉主动靠近主流价值,认为秩序比爱和纯真更重要

她们在为人处世上都低调、务实两人早年都经历过一次个人身世上的天塌地陷父亲死了,宝钗失去了精神上的主心骨,家族也面临着家业凋零的危机;而袭人则是在家庭困窘时被卖,小小年纪就被迫到一个陌生环境做服务工作

因为见识过命运的不可测,她们都喜欢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这种思维表现在生活中,就是不仅自己要努力融于生活的规矩礼仪中,自愿接受规矩礼仪的束缚在她们心中,你接受了它们的束缚,也就等于多出了一块保护自己的盾牌,而且还喜欢劝别人不要挑战既定的秩序和价值观念

2

宝钗很重实效金钏儿已经死了,可做的事就是拿出衣服为她装裹;柳湘莲已经跟着道人走了,哭也无益,还是安排陪哥哥出远门辛苦奔波的伙计吃顿便饭来得更要紧些;人人都为迎春的软弱感到好笑,只有她坐在那里,和迎春一起读《太上感应篇》,以此抚慰这个不敢直面生活的女孩

但她的生活有一部分是留给诗的她的屋子看上去是个雪洞,她本人却被赞无书不知;诗社活动从没落下过一回,而且经常夺魁

她对世界怀有一份积极改造的热情她觉得,仕途不可怕,只要正派有坚持,就能治国安邦,这正是周敦颐出淤泥而不染的政治理想的追求

袭人则是一个从小被卖,特别缺乏安全感的人她全心全意地工作,做到人所不能上的份上,目的是想有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她不读诗她的话,都是主流价值这道流水线生产出的袭人又像个老农,整日劳作在她的一亩三分地上

3

宝钗喜欢劝,是希望周遭和谐有秩序她并不单单只劝宝玉她劝黛玉不要读闲书移了性情;她劝岫烟不要沉迷佩饰;她劝探春不要理了几天家就觉得朱子虚浮;她劝王夫人关闭大观园,因为贾府事务繁杂,收支不均;她劝薛姨妈放薛蟠出去历练;她劝香菱想想怎么为人处世,别只想着诗她像是一把行走的完美尺子,随时丈量出别人的不足

她是内心强大的女孩她不惧怕散,不惧怕失去这是她和宝黛及所有人不同的地方我可以在人群中尽力周旋,但如果需要忍受孤独,那么我也可以独自居住在雪洞里

佛教认为,如果一个男人的眼睛中,有女人的影子,他就永远达不到尽善尽美的涅槃境界孤独而至,是达到涅槃境界的男人的骄傲而在热闹戏文里识别出《寄生草》的大孤独,是宝钗也进入孤独而至的佛家境界的体现

袭人能做到这些吗?显然不能她喜欢劝,但她只劝宝玉对晴雯的张扬、四儿同日生就是夫妻的傻话,她从未稍加阻止她甚至在一次酒醉后,把芳官送到了宝玉的床上她最怕失去然而怕归怕,一旦需要重新出发,她还会再次生出勇气,离开废墟,重建属于她的幸福小屋

4

宝二奶奶的位置,类似于现代的一个中型企业的总经理,对于宝钗这种出生就自带主子身份的女孩来说,嫁给谁,都会拥有一个类似位置

所以,宝钗眼中,宝二奶奶的位置谈不上多诱人,更不值得牺牲掉心中的诗意部分,以及和黛玉随着岁月延宕共同成长而逐渐建立起的姐妹情去俯就它

反倒是宝玉这个人,看上去那么纯情、清洁、有思想见地,且懂得体贴、呵护女孩,在那样一个污浊的年代尤其令人瞩目这吸引了宝钗,刚进贾府时,她曾有一段时间非常活跃,很喜欢找宝玉聊天,但连她自己也不敢承认这是爱情来敲门后来听了宝玉梦话后,她悄悄撤退这意味着宝钗虽喜欢但并不执着于嫁给宝玉,更不会在意那个位置

有人认为宝钗争取的是宝二奶奶这个位置带来的物质利益然而,宝钗是个不喜欢花儿、粉儿的女孩,从不刻意装饰只有她送人的份,没有人送她的份可见,她并不是一个利欲熏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的女孩

而贾府到了后期,拿出一只人参给凤姐治病都不能,到了靠倒卖东西度日的地步,那么,宝二奶奶这个位置还有什么利益可争取?

既然宝钗不在意宝二奶奶这个位置,也就不存在联手袭人排挤打压黛玉和晴雯的情况即使袭人在心里取中宝钗,也是人之常情,谁不想在一个看上去跟自己三观一致的领导手下工作?况且,以袭人的世故,宝玉婚配对象尚未清晰之前,她怎肯轻易表态?即使察觉了宝黛暗中的爱情,向王夫人表明意见时,她还是选择了钗黛并举的方式叙说的

5

宝钗的如沐春风是对着所有人的,并不只对袭人;而袭人喜欢的是那种支持自己工作,和自己一道劝解宝玉留意仕途的主子小姐原本是一般关系,但因为在宝玉的前途上,两个人的意见一致,因此,她们一直比别人走动得更密些

尽管视野和格局上有些不同,然而她们的亲近是自然而然的弗洛伊德说,人和人之间相互吸引,凭的是本能和直觉,绝不是靠判断人与人相互吸引中存在着人生的愉悦

宝钗是作者眼中的山中高士,袭人是宝玉身边的解语花她们一个早已见识到了人世无常,做好了家族下坠的准备;一个限于出身,喜欢努力、向上,生活状态上有小小的不甘和紧张,然而,她们隔着视野与格局的茫茫水光,认出彼此,她们孤寂的灵魂一定因此而倍加熨帖

就像生活里的我们一样,几个小伙伴生活在一个圈子里,大家整日低头抬头见,没有理由也不可能像某些读者推测的那样出现两个大阴谋家这样想问题,就把生活戏剧化了

许生活会呈现一些小波澜、小暗流,但这不就是生活本来的模样?相在耿耿不寐的长夜,依稀薄明的清晨,那些充斥在缝隙里的寂寞时光,她们送礼物也好,夸对方也罢,都是这两个低调、务实的女孩在向对方致敬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