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宝玉关系匪浅的三个姑娘都是谁?唯独碧痕成了笑话

和宝玉关系匪浅的三个姑娘都是谁?唯独碧痕成了笑话

和宝玉关系匪浅的三个姑娘都是谁?唯独碧痕成了笑话

红楼梦资料

和宝玉关系匪浅的三个姑娘都是谁大家都熟知吗?接下来红楼梦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相关的文章

《红楼梦》中的荣国府,由长房贾赦袭爵、二房贾政当家,也是因此,贾政一房,才会有如此好的待遇;而贾宝玉,作为荣国府的宝二爷,又是贾母最疼爱的孙子,自然,他的前景,是最好的。

也是因此,在宝玉身边当差的丫鬟,都想接近宝玉,成为如赵姨娘那样的人。

在原文之中,明写的同宝玉发生关系的有三个,一个是袭人、一个是麝月,还有一个,便是碧痕。

第一:袭人与宝玉发生关系:

袭人,是同宝玉发生关系的第一人,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她在服侍宝玉起床之时,发现了他的秘密,随后,便趁众人不在之时,于半推半就中同宝玉发生了关系。

也是因此,袭人与宝玉的关系瞬间超出了所有人;而在宝玉挨打后,袭人更是借着回话王夫人,得到了大好的前景:你好生服侍宝玉,将来自然不会亏待你;果真,没过多久,王夫人便吩咐凤姐,另派一个人去服侍贾母,将袭人的月钱从一两银子变成了二两一钱,达到了准姨娘的标准。

此时在贾府之中,几乎人人都知道她是宝玉未来的小妾了,就连云儿这样的青楼女子,也知道袭人是宝玉的宝贝。

只是,因为贾母的反对,因为贾母的那句“我们暂且谁都别提”,导致了袭人的姨娘之梦,最终成空。但显然,袭人同宝玉发生关系,还是得到了实质性的好处。

第二:麝月同宝玉发生关系:

麝月同宝玉之间的关系,相对隐晦一点,袭人生病之时,众人都出去了,独麝月一人守着屋子,宝玉进来,发现就她一人在,便同她聊了一回。

随后,因为无聊,宝玉便帮着麝月 梳篦 ,正在这个时候,晴雯正好回来拿赌资,见他们二人如此,便说道:交杯酒还没吃呢,就上头了,打趣了一会,便摔帘子出去了;不曾想,宝玉口快,说出了晴雯磨牙的毛病,她听见了又跑回来了。

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问人了。”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

从梳篦,到晴雯的讽刺,不难看出,麝月同宝玉确实发生了关系。

而我们根据砚胭斋的批语:

【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

不难看出,麝月是,最终留在宝玉身边的唯一一个丫鬟。可见,她与宝玉发生关系,亦是得到了实质性的好处。

第三:碧痕同宝玉发生关系

碧痕同宝玉发生关系,同样是出于晴雯之口(看来晴雯真的是无所不知啊),在“撕扇子做千金一笑”那一回中,在宝玉、晴雯和好之后,她要去洗澡,宝玉听说,便说等下一起洗,晴雯便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 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叫人笑了几天。

碧痕服侍宝玉洗澡,用了两三个时辰,地上、床上又都是水,不难想象,他们二人发生了什么。

只是,显然,碧痕同宝玉发生关系,并没有得到如袭人、麝月的好处,而只是博得众人一笑,最终,依然是一个二等丫鬟,反而,那个没有同宝玉没有发生关系的秋纹,在芳官离开后,成为了怡红院里的一等丫鬟。

那么,同是同宝玉发生关系的三个人,为何会得到如此的不同的待遇呢?

在小白看来,导致这样结果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其一:她们三人的地位不同

麝月、袭人二人,本身是怡红院里的一等丫鬟,地位本身不低,也是因此,通过同宝玉的进一步接触,自然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袭人之所以姨娘之梦没有实现,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贾政、贾母的反对。贾政对袭人的反对,我们从他第一次听见袭人之名的态度上就能看出;而贾母对袭人的反对,自然是她卖主求荣、投靠王夫人的原因。

而碧痕,不过是怡红院里的二等丫鬟,即使他她同宝玉发生关系,上位之路也很困难,毕竟,袭人、晴雯都不是省油的灯。

其二:碧痕的做法太过愚蠢

碧痕欲通过同宝玉发生关系而上位,自然是看到了袭人身份的改变;但显然,她趁着宝玉洗澡之时,做这样的事,是非常不明智的。

毕竟,谁也不是傻子,二人在里面那么久,又有哪些证据;或许,这样一来,宝玉估计都会不好意思,她又怎么可能,顺利上位呢?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