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生日时,夏守忠来贾家降旨,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呢?

贾政生日时,夏守忠来贾家降旨,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呢?

贾政生日时,夏守忠来贾家降旨,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呢?

红楼梦资料

贾政生日时,夏守忠来贾家降旨,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呢?红楼梦网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贾政生日当天,突然来了六宫都太监夏守忠,既不是祝寿也不是串门,而是奉旨传皇帝口谕,召贾政速速进宫陛见。然后茶都不喝一口飘然而去,留下人心惶惶的贾母等一家人,不知道是福是祸。

(第十六回)一日正是贾政的生辰,宁荣二处人丁都齐集庆贺,热闹非常。忽有门吏忙忙进来,至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唬得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早见六宫都太监夏守忠乘马而至,前后左右又有许多内监跟从。那夏守忠也不曾负诏捧敕,至檐前下马,满面笑容,走至厅上,面南而立,口内说:“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说毕,也不及吃茶,便乘马去了。贾政等不知是何兆头。只得急忙更衣入朝。

事后都知道夏守忠降旨是贾元春晋升贤德妃的大好事。然而这段描写却有非常多的违和感,以至于贾府日后抄家的线索就埋伏其中。可笑贾家利令智昏,彼时不以为惊反以为喜。

 

一,元春晋升贤德妃是大好事,却不正规。

(第十六回)赖大禀道:“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

元春晋升这么大事,皇帝都已经决断,却是通过奴才之口宣告。

夏守忠来贾府只传口谕,没有圣旨或者皇后旨意不正规。不寻常。

皇帝口谕只传皇帝召见,不提具体事宜,徒留贾府猜测,太不寻常。如果为了惊喜,则显然成了惊吓。

二,夏守忠秘而不宣,不正常。

夏守忠是六宫都太监,相当于大内总管。虽然不如戴权的大明宫内相(司礼监秉笔太监),但也是太监二把手,主要负责后宫事宜。

元春晋升贤德妃,夏守忠岂能不巴结?可他的态度,虽然满面笑容,却只字不提。他久在皇帝身边,不可能不知道元春晋升之事。可宁愿贾母等人心惶惶,却丝毫不透露。不符合夏守忠的身份。

另外,夏守忠在贾府一口茶不喝,来去匆匆。堂堂日后贵妃家里,不沾一丝一毫,岂非是划清界限之意?

夏守忠的行为非常不寻常,实在不是他这六宫都太监的作为。

三,皇帝宣贾政在“临敬殿”陛见,更像警告!

临敬殿作为皇帝召见臣子之处,名字没有问题。可《红楼梦》绝无闲笔,尤其名字都有含义。“临敬”二字透露出的反而是“不敬”之意。

要说贾家有什么不敬?刚刚就有两件事不敬。

第一,秦可卿死后葬礼规模盛大,太过僭越。尤其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材板,更是毫不将皇权放在眼中。贾家作为王朝老臣,肆意妄为令人侧目。

贾政当初就提醒贾珍,此等棺木非常人可享。奈何贾珍并不听。

第二,秦可卿出殡当天,四王八公这伙人不得圣旨,集体出席,更是僭越。

古代王公贵族的一举一动都有严格规定。像葬礼这等事,不是他们想出席就能出席。

贾敬死后,曹雪芹专门描写皇帝下旨“王公以下准其吊唁”。各位王公奉旨出席就是合法。秦可卿的身份不足以惊动皇帝,反衬北静王等出席不合法。

而且北静王悍然出场不臣还不算,更高调拉拢贾家。将御赐的鹡鸰香念珠随便赠给贾宝玉是不敬。互吹自己深受海内名士青眼齐聚门下是不恭。

不臣、不敬、不恭的北静王,与同属四王八公之二的贾家公然拉拢“结党”,试问皇帝如何能放心?

贾元春此后不久晋升贤德妃,夏守忠传旨的异样,以及皇帝在临敬殿接待“不敬”的贾政,又怎么能不奇怪。

贾元春晋升对皇帝来说,一石三鸟。

一,拉拢贾家,

二,分化四王八公。

三,试探贾家忠诚度。

很遗憾,贾家给皇帝的回馈不合格,尤其他们不久之后响应太上皇旨意修建大观园,迎接省亲,更是犯了臣子大忌讳。亲太上皇,远皇帝,为日后抄家埋下苦果。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