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太虚境宫门上的四个字是什么?有何含义?

红楼梦中太虚境宫门上的四个字是什么?有何含义?

红楼梦中太虚境宫门上的四个字是什么?有何含义?

红楼梦资料

还不知道红楼梦中太虚境宫门上的四个字是什么的读者,下面红楼梦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红楼梦》里具有象征意义之处、之物有很多,比如太虚幻境,风月宝鉴,二者一物一境,细想表达的却是一个主题,那就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其实还有一处,也是同样的意思,却直白浅近许多,与前二者表达的亦是同一主题,区别在于它实为对世俗的总批判,奇怪的是,它言语凌厉,却常常为读者所忽略。这就是太虚幻境宫门上的四个大字:孽海情天。

《红楼梦》是带有浓厚佛道文化的小说作品,佛教里对“孽”的解释就是罪恶。将“情”定义为罪恶苦难的根源。孽海,就是说人们沉沦于罪恶之中不能自拔。“罪始滥觞,祸终灭顶,恶心不息,孽海转深”的佛家警语恰时地解释了这四个字的内涵,也解释了《红楼梦》大悲剧之根源。与此匾额相呼应的是太两边的对联: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多么透彻锥心的解释!

厚地高天,出自《诗经·小雅·正月》: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jí)。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天地虽然宽广,人在其中貌似活动空间很大,其实一样受禁锢而不能自在。

天地这么的广阔,一个“情”字,不知困住了多少世人是心灵。人类繁衍至今,痴男怨女从来不绝,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就像是欠债需要还钱一样,没有人能潇洒地将其抛开。

曹雪芹一边以彻悟的视角来审视俗世红尘,一边却流露出他因果和宿命论的思想。我们读红楼,会发现曹雪芹一边用这些具有佛道意涵的词为自己的作品背书,可是作为他代言人的贾宝玉,就算是最后皈依佛门了,其实并没有能够摆脱这一精神的束缚。不知他在创作的过程中该有怎样的纠结,亦或是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矛盾。

《红楼梦》创造性地将“情”一分为二,划分为完全对立的两个范畴:一为“意淫”之情。二是“皮肤滥淫”之情。对前者,他竭尽推崇和褒赞。品性的高洁是拥有这种感情之人身上最显著的标签。对于后者,肮脏和不堪才是它最恰当的注脚。说白了,前者是精神层次的愉悦,是感情最高级的形式。而后者,追求的是感官刺激和身体的快乐,是低级的。

具体到人物,贾宝玉、林黛玉、晴雯三个是“意淫”之情最典型的代表,若加以延伸,还可以将贾蔷和龄官、守备公子和张金哥、柳湘莲和尤三姐等纳进来。和意淫的稀有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遍地开花般的皮肤滥淫,贾府里的男人们,除了贾宝玉,几乎全部都可以归为这一类,包括一副正经面孔的贾政。

其实有些感情无法做到非黑即白的厘清,比如贾珍和秦可卿,贾琏和尤二姐,秦钟和智能儿。他们的感情最开始当然是从最原始的欲望开始的,但发展到最后,无论是秦可卿的死亡,还是尤二姐的死亡,或者智能儿的不知下落,留给他们另一半的,是谁也否认不了的深重的痛苦。

《红楼梦》还描写了两种感情的冲突,最典型的就是贾琏和王熙凤。贾琏是须臾离不得女人的,这个离不得就是他旺盛的需求。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就是他情急之下竟然拿小厮出火,还有他面对多姑娘时的丑态。王熙凤完全不同,王熙凤是众多红楼女子里极少见推崇一夫一妻无妾婚姻模式的。她之所以产生了这样的需求,根本原因是她对丈夫贾琏的感情是精神层面上的。皮肤滥淫之情的泛滥是败家的根本,也是社会没落的根本。具体到贾府,贾琏和王熙凤在感情问题上的冲突也就是两种感情诉求的碰撞,直接导致贾府诸多矛盾的提前爆发,加速了灭亡的进程。

《红楼梦》所描写的太虚幻境里,一个最重要的主题,是对薄命司里一众女子命运的设计,这些女子基本上代表了世间最美好、最应该被铭记做传的杰出代表。可是小说开篇所讲的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神话故事,故事的核心就是绛珠仙子要报答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愿意下世将一世眼泪还他。不同样是困于偿还情债的男女风月吗?

既然“孽海情天”可以挂上太虚幻境的宫门,苛责贾珍贾琏们的所谓滥淫到底能有几分的说服力呢?

贾宝玉最后终于走上了通往佛门的道路,这时的他将会如何看待意淫呢?这个问题或许曹雪芹也给不出答案。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