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与秦可卿:势均力敌,也有友谊

王熙凤与秦可卿:势均力敌,也有友谊

王熙凤与秦可卿:势均力敌,也有友谊

红楼梦大全

王熙凤与秦可卿:势均力敌,也有友谊

凤姐很难有闺中密友她是强势的管家奶奶,普通人亲近不得,她眼高过顶,一般人她也看不上平儿虽是她的左膀右臂,到底又有主仆之别说起来,真正与凤姐建立起过亲密关系的闺中密友,非可卿莫属了

凤姐一向将自己的原生家庭看得无比重要,她自恃出身高贵,并不将尤氏放在眼里,却与她的儿媳妇可卿交好,这不是很奇怪吗?可卿的出身并不高贵,她只是寒素小官家的养女,与凤姐相去甚远

初时想过,也许是因为贾母喜欢秦可卿,所以凤姐才对她另眼相待可是越往后看越觉得这想法片面了,因为凤姐与可卿的情意竟是异常深厚,凤姐也并非一味势利趋奉之人,某种程度上来讲,她也是性情中人这在凤姐对待邢岫烟的态度上可见一斑

凤姐与婆婆邢夫人的关系并不和谐,邢岫烟作为邢夫人的侄女,很难博得凤姐的好感,凤姐将她安置在迎春房里,也是防着邢夫人生事可是后来,凤姐冷眼观察岫烟,见她为人端雅温厚,竟抛开门第之见,对这荆钗布裙多了一份怜惜疼爱,并不因她的父母是酒糟透了的人而轻视她苛待她

由此,我认为凤姐与秦可卿交好的根本原因,倒不是因为贾母的喜好,而是可卿本人足够优秀的原因居多

可卿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首先,可卿是个美人可卿之美,早在太虚幻境中就被大肆渲染过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林黛玉若单单是美貌,那也打动不了凤姐,再看她的性格行事

贾母是这样评价她的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平和,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贾母素来看人不错,可又不仅仅是贾母,尤氏作为婆婆,对可卿是这样评价的她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警告贾蓉时是这样说的你要再娶媳妇,这个模样儿,这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纵然尤氏脾气好,若不是可卿为人处世十分的好,也不会对儿媳盛赞如此

在她死后,在贾府这个大家族里,长辈想她素日孝顺,平辈念她平日里和睦亲密,下一辈,感她素日的慈爱,下人仆从,不忘她的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我们说盖棺定论,可卿死后能这样被阖族上下老小这样追思念及,应该是表明,她确实是个难得的完美的人儿

凤姐这个人,虽有阴狠毒辣的一面,可是对于有能力的人才,却也从来也不吝啬于赏识,从提拔丫鬟小红到大赞探春的理家之才,都表现了凤姐对优秀之人的亲近与欣赏可卿这么个难得的妙人,凤姐自然也会喜欢,亲近的

最能表现凤姐看重可卿,对她一片深情的,便是可卿病中,凤姐曾为她红过眼眶,甚至因此思考过人生,怀疑过人生她在探望过可卿后,曾有一段内心独白这么个人,这么个年纪,若有个三长两短,人生有什么趣凤姐其人,不可谓不刚强,能让她心酸落泪的时刻并不多,为他人伤心更是少之又少若不是真心待可卿,凤姐不会如此感伤

可卿对凤姐也是非常尊重与看重甚至可卿死后托梦给凤姐,也是称她为脂粉队里的英雄因为低了凤姐一辈,可卿对凤姐的这份尊重格外恳切,也正是因为低了凤姐一辈,她与凤姐的交往亲密深厚

原本凤姐与尤氏是平辈,是妯娌,两个人的交集更多,可是尤氏性格软弱,又没口齿,没才干,凤姐看不上她的平庸纵然尤氏是宁国府的管家奶奶,朝廷的诰命夫人,地位更尊贵,可是照样入不了凤姐的眼

凤姐在荣国府虽只是贾母任命的管家人,大事小情她都要征询王夫人的意思,但是她好弄权,是荣府实际上最高权力的行使者因为这份行使权力的底气,凤姐骄纵挑剔她看不上尤氏,却看重可卿

可卿与婆婆尤氏是如此不同,无论容貌、性格,还是才干、为人行事,都与凤姐一样,深得贾母钟爱作者虽然对可卿之才并没有做正面描写,却借助她死后托梦给凤姐的情节,集中表现了她治家的远见卓识、忧患意识

这样优秀的人儿,与凤姐惺惺相惜,太正常了两个人的辈分不同,又分属宁荣二府,也使得二人之间没有利益之争因此在这个基础上,凤姐与可卿建立起友谊并非难事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同盟般的默契

可卿的兄弟秦钟的出现,也印证了这一点那一次,凤姐带了宝玉来东府,恰好秦钟也在凤姐见了秦钟,直说将宝玉比下去了,仆人们素知凤姐与可卿关系亲厚,赶快报给平儿备表礼

平儿思忖着二人的亲密关系,备了一份颇为丰厚的表礼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小金锞子一匹为四丈,尺头即衣料,凤姐的身份地位决定了这衣料定然是上好的东西至于锞子,有金有银,一个小金锞子的重量大约是七钱,按当时的兑换率换算,价值八九两白银,两个就是不到二十两银子

且不说刘姥姥算的那笔螃蟹账里提到的,二十两银子是普通庄户人家一年的开销,只说秦业送秦钟进贾家书塾,给先生贾代儒的二十四两贽见礼,竟是东拼西凑来的,就可见凤姐这份表礼不轻可是凤姐犹嫌简薄,不是凤姐为人多大方豪奢,而是凤姐与秦可卿的关系着实是亲厚

不仅仅是赠秦钟表礼,便是秦钟去贾府私塾读书,凤姐也给予了最大程度的支持,以至于后来秦钟、宝玉在学堂里与金荣发生冲突时,金荣的姑妈璜大奶奶愤愤不平

只是两个人纵然关系再好,可卿也无法将她的心事说给凤姐听那天夜里,贾蓉与凤姐都听见了焦大醉骂中的爬灰的爬灰,可是二人都假装没听见精明如凤姐,是否已知道了可卿与贾珍的不伦之事呢?宝玉偏来问凤姐什么是爬灰时,凤姐竟是无法回避她听见了这话的事实那么,凤姐对此又持怎样的态度呢?

不得而知

除了威吓宝玉不可再提起这混账话,凤姐自己也只能闭目塞听吧况且作为亲戚,贾珍的品行,凤姐不会不因此凤姐很可能明知道焦大的话是真实的,却不会责怪可卿,因为懂得她的无奈

只是,这样的丑闻一旦坐实,便是整个家族的耻辱,凤姐声色俱厉地教训了发问的宝玉,是欲盖弥彰,更是自欺欺人而心性要强,再聪明不过的秦可卿,不知是如何陷落在这乱伦的陷阱深渊之中的,贾珍的胁迫固然是事实,可若看她的判词,却也赫然有擅风情,秉月貌的句子,而这在作者看来恰恰是败家的根本可卿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存在着矛盾之处,给我们留下了许多谜团

这许与作者创作过程中的增删修改有关,需要做考证无需考证的是,贯穿始终的凤姐与可卿的惺惺相惜之情甚至,可卿死后的葬礼也由凤姐一手操办虽然协理宁国府不排除凤姐施展自己才华,以此骄人的私心,但是凤姐在可卿葬礼上滚滚落下的眼泪里,不止是礼数,也有怀念的温度

可卿死后,凤姐更加孤独她看不上的不仅仅是尤氏,阖族里的许多妯娌俱不及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可卿的葬礼上,凤姐鹤立鸡群,不把众人放在眼里,不与她们来往寒暄,只是挥霍指示任其所为凤姐的目中无人里,有英雄再难遇敌手的荒凉那唯一一个堪与她匹配的,旗鼓相当的女子已经逝去,不复存在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