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幻仙姑赋》

《警幻仙姑赋》

《警幻仙姑赋》

红楼梦大全

《警幻仙姑赋》

《警幻仙姑赋》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的情节,出自作者艺术构思的需要。通过警幻仙姑做向导,宝玉看册籍、听曲子,歆享声色男女之乐,据说这是警幻仙姑受“宁荣二公”的嘱托,企图使宝玉通过饮馔声色,改“邪”归“正”,成为封建统治阶级的“继业者”。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警幻就是地上封建统治阶级思想意识的化身,是现实生活中的统治者在天上的代表。从这一点来说,警幻不能算是小说中一个个性化的形象。但是居于“离恨天之上”的幻境中的这位仙姑,毕竟操有“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的大权,她对宝玉说她之前来是因为“风流冤孽缠绵于此”,因此要“访察机会,散布相思”。说得具体一点,全书中那些“痴男怨女”的“风情月债”、恩恩爱爱皆由她操纵安排,这样看来,她又是与全书情节发展密切相关的人物,所以作者才不惜笔墨,为之作赋。

《警幻仙姑赋》对这位仙姑作了全面介绍、着意刻画,其用意是十分明显的,脂砚斋批说:“……前有宝玉二词,今复见此一赋,何也?盖此二人乃通部大纲,不得不用此套。前词却是作者别有深意,故见其妙;此赋则不见长,然亦不可无者也。”(甲戌本)这说明本赋在小说的整体布局中是绝对不可缺少的。

赋的内容大致可分四层。前十句是第一层,先写这位仙姑“出场”时不同寻常的风度与气派,侧重神态的勾勒和气氛的烘托。“方离”二句说,她是从周围以柳林作为屏障的“花房”中走出来的。以下便接着写她每走过一个地方,鸟儿便从庭院的树上惊起;她将到时,身影先度过曲折的回廊。“鸟惊庭树”用《庄子·齐物论》以“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来衬托毛嫱、丽姬之美的典故,来反衬她超俗的美丽。“仙袂乍飘兮”四句是说仙姑到来之际,带来的醉人的异香和悦耳的声音。大意说:她的衣袖刚刚飘起,就会让人闻到麝兰浓郁的芳香;她用荷花缝制的衣服刚要摆动,便会听到她身上的环佩发出铿锵叮咚的声响。

“靥笑春桃兮”以下,是本赋的第二层。前八句是对仙姑姣好容貌以及修饰打扮的工笔细描。大意是:春天桃花般的脸上衬着笑靥,乌黑的发髻堆起如高耸的云朵;嘴唇如成熟的樱桃鲜红饱满,石榴子般的牙齿含着清香。纤纤细腰楚楚动人,如同随风飘舞的雪花一样;珠翠掩映面目生辉,额上涂饰的还有嫩绿鹅黄。这八句中有多处用典,都极恰切自然。“靥笑春桃”用古人常言“桃花似笑”意;“云堆翠髻”化用曹植“云髻峨峨”句;“唇绽樱颗”则用张宽《太真明皇并笛图》中“露湿樱唇金缕衣”句意;用“回风舞雪”来形容仙姑体态轻盈飘忽,干脆套用了曹植《洛神赋》中“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一句。

“仙女”在人们的意念中本来就是美的,如果对警幻这一形象的描绘,仅限于肖像式的描绘,则未免平庸呆板,所以作者接着又对她的风度、神态着意刻画,务必使其“超俗”。她或“出没花间”,或“徘徊池上”,那举止“宜嗔宜喜”、“若飞若扬”,这是说玩耍时面部的表情喜笑嗔怒都自然大方,举止动作则轻捷婀娜。“蛾眉颦笑兮”以下四句写她皱起弯弯的眉毛欲言又止,莲步轻挪、欲止仍行的妩媚神态。

经过作者精心描绘、极力渲染,这位娇艳动人、世间无与伦比的仙人的形象,便活脱脱地兀立在读者面前。

警幻仙姑既然掌管“风情月债”,主宰着人世间众多的“痴男怨女”的命运,她的容貌自然应当在仙女中出类拔萃,同时她的品德修养、精神情操也应如昆山片玉,使人无可挑剔。因此,本赋的第三层便集中对仙女的高尚品格进行讴歌和赞扬。这一层共二十二句,自“羡彼之良质兮”一句开始,前八句用第一人称的口吻,表达对仙姑的仰慕之情,大意说: (我)羡慕美人优良的品质啊,象冰一样清、象玉似的光润;(我)羡慕美人那华丽的衣服啊,灿烂的花纹闪烁着光芒;(我)爱美人的容貌啊,就象用香料培植、玉石雕刻一样;倘若把美人的神态风度打个比方,就象龙飞凤舞那样风流倜傥。“其素若何”以下改用设问句,六组十二句,一问一答,巧妙设喻,进一步具体描写仙姑芳兰竟体、高雅超群之美。这十二句的大意说:她的(皮肤)白皙象什么?春天的梅花迎雪开放。她的(心地)纯洁象什么?秋天的菊花披上了寒霜。她的(性情)文静象什么?青松在深谷里成长。她的(容貌)艳丽象什么?彩霞映照澄碧的池塘。她的(举止)文雅象什么?蛟龙在弯曲的池塘里游逛。她的(气度)神采奕奕象什么?月光照射在寒冷的江面上。这里把仙姑的形貌美与心灵美融为一体来写,当然使人更觉得她“完美无缺”,只能是“神”而不是“人”。“应惭西子,实愧王嫱”二句是对以上描写的概括。既然这位仙姑的容颜使西施自惭形秽,让王嫱深感羞愧,那就等于说,人间天上首屈一指了。

现实生活中找不到这样无丝毫瑕疵的人,“奇矣哉”,梦中的宝玉纳闷,他不能不感到奇怪,她究竟“生于孰地,来自何方?”第四层提出这个问题,却并没有回答,其实也无须正面回答,“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信不信由你吧,这样的美人“瑶池”里找不到第二个, “紫府”中的仙女也无人能和她相比。“瑶池”是西玉母所居之处,仙女如云;“紫府”又称“紫宫”,俗谓“仙府”,可想那儿的仙女更多。可是她们都被这位仙姑比下去了,这就进一步烘托出她的美。“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结尾两句,一句设问,一句感叹,再次强调警幻仙姑是“如此的美”。

如上所述,警幻仙姑不同于小说中贾府里里外外的那些男男女女中的任何一个人物,对于全书的布局和构思来说,又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人物。荣、宁二公的“在天之灵”深为宝玉这个不肖后代担忧,担心他会成为封建统治阶级的逆子贰臣,企图让警幻对他“感化教育”,但宝玉毕竟是一块“顽冥不化”的“石头”,因此最终落入“迷津”。这样,也反衬出宝玉顽强的性格和不屈的叛逆精神。

读完了这首赋,读者对警幻仙姑的印象仍然是若有若无,似在虚无缥缈之中,难以捉摸。这是因为作者写的是“神”而不是人,是一个虚幻的“影子”,这样就无须苛求作者一定要把这位仙姑塑造成一个个性鲜明的形象。

本赋使用浪漫主义的手法,而且有意模拟《洛神赋》,不少句子直接从中取意,除去上文提到的之外,又如“若飞若扬”化用“若将飞而未翔”句,“将言而未语”取意“含辞未吐”,“待止而欲行”是“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行难期,若往若还”几句句意的概括,皆可佐证。读者读本赋,联想到曹子建梦宓妃事,就更会感到这位“仙姑”和她生活的“幻境”,虚无缥缈,神秘难测。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