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哭得凄风惨雨(2)

有人哭得凄风惨雨(2)

有人哭得凄风惨雨(2)

爱上红楼梦

有人哭得凄风惨雨(2)

   

“怎么,说不出来了?”云儿故意揶揄他。薛蟠四平八稳地念道:

绣房撺出个大马猴!

“该罚,该罚!”蒋玉函笑道,“刚刚那句让你混过去也就算了,这句完全不通!”

宝玉笑着说:“押韵就好。”解他的围,薛蟠也顺水推舟:“他都说可以了,你们还闹什么?”

云儿说:“我看你是作不出下两句来的,就让我替你说好了。”

不料薛蟠却坚持自己独立完成:“胡说,我早就想好了,这第三句是——

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

众人呆若木鸡。冯紫英拍案道:“这一句太雅了,薛兄真是深藏不露……”

话未说完,薛蟠的第四句已迸了出来:

女儿乐,一根往里戳……

“该死,该死!”云儿说:“你这真是天壤之别……唉!还是唱个歌来谢过吧。”薛蟠耍宝耍到兴头上,拉开嗓子大唱:

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

“好了,好了,也别唱了!”宝玉也给逗得前俯后仰,这两天因黛玉不理他而来的闷气,在瞬间一扫而空。

接着轮到蒋玉函,他说了一首新词,又唱了曲。蒋玉函是知名乾旦,艺名琪官,声音清脆如银铃,在座的人皆屏息静听,不敢喧闹。唱完依例以诗词作结,拿了一朵木樨花,念道:

花气袭人知昼暖。

刚说完,薛蟠跳起来闹道:“该罚,该罚,这花气袭人的句子,可犯了我们宝二爷的讳!”宝玉笑道,没关系。但不明就里的蒋玉函问到底,才知袭人是宝玉身边大丫头的名字,连忙起身赔罪。宝玉和他一干为敬,笑道:“不知者不罪。”

此时大胆打量蒋玉函,看他虽是男儿身,但行止妩媚温柔,眼中又柔情似水,不知不觉多看了他一会儿,宝玉约他有空时到荣府坐坐,让他尽待客之道。顺手拿起袖里一个玉块扇坠,递给蒋玉函,以表今日之谊。蒋玉函不愿无功受禄,也把里头系的一条大红色汗巾解下来作为回礼,说:“这是北静王昔日赏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边;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宝二爷若不嫌弃,就收了吧。”

宝玉十分高兴,连忙接了,把自己的松花汗巾也解给蒋玉函。

宝玉酒酣饭饱而归,回家宽了衣,准备入眠时,眼尖的袭人立刻发现玉块扇坠没了。宝玉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啦。”袭人待要再问,又看见他腰里系着一条陌生的大红汗巾,心下明白,自己的那条松花汗巾,八成也给宝玉换掉了,于是问:“你有了新的巾子,就把我旧的那条还我吧!”

宝玉才想起,方才给蒋玉函那条松花汗巾,原来是袭人的,心下好生后悔,却又不敢食言,笑道:“我赔你一条好了。”

袭人不依,念了他几句,只得作罢,陪他入睡。第二天,袭人一梦醒来,竟发现昨天宝玉那条大红汗巾,系在自己的腰上,忙解下来丢给宝玉:“我不稀罕混账人的东西,你拿去!”

宝玉知道自己错了,只好又施展柔言柔语,劝袭人收了下来。袭人本是好说话的,哪里会为一条巾子再和他计较?只有默默将这条陌生男子的大红汗巾收进自己箱子里。

没想到一条大红汗巾,冥冥牵住她的今世姻缘,让她深深叹服,姻缘,原来天命注定。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