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家财大势大(4)

贾家财大势大(4)

贾家财大势大(4)

爱上红楼梦

贾家财大势大(4)

   

芒种一过,便是夏天。风俗相传,这一天花神退位,闺中女子须向花神饯行。大观园的女孩子们都起了大早,用花朵和柳枝编成饰物,或以绫罗彩线做成旌旗,结在树头和花枝上,日出时,只见满园花枝招展,和女孩们的灿灿笑容相映。

一早宝玉见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几个姐妹及李纨、凤姐,群集在一起做饯花会,独不见黛玉,便走到潇湘馆寻她。黛玉因前一夜被晴雯关在怡红院外挨寒受冻,夜里又失眠,所以起得特别迟,正梳洗完准备出去,却看见宝玉笑嘻嘻地进来,说:“好妹妹,你昨天告了我的状没?我可担了一整天的心!”

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又使黛玉多心。昨夜晴雯将黛玉关在门外,黛玉左右思量,正以为是宝玉唆使;黛玉想来,必是因宝玉说了一句“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的浑话,被她骂了一句,所以生了气,才不要晴雯开门,只顾和宝钗在里头嬉笑。一听宝玉对她开这玩笑,她更加恼火,只顾和紫鹃说话,全然不理会宝玉。宝玉再三打恭作揖,黛玉正眼也不瞧。宝玉哪里知道,她又为哪件事不开心呢?

宝玉满腹狐疑地随着冷冰冰的黛玉跨出潇湘馆,加入众姐妹们看鹤舞的行列。先和探春说了些话,一转头,黛玉又不见了。宝玉心想,她生两日气就会好,也就任她走开,不再相缠,自己却再无心思和姐妹们谈笑,一个人走走逛逛,踱到昔日与黛玉葬花的所在来。

到了花冢,竟听见山坡的那头有人哭,哭声中还有说话的声音。他煞住了脚步,心想:“不知是哪房的丫头受了委屈,跑到这里躲着哭?”竖起耳朵一听,原来是黛玉一边呜咽,一边吟诗: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黛玉昨夜的一腔怨气无处发泄,趁这春光明媚的花神饯别之日,全都倾吐给满地的落花枯叶。本是随口念几句,岂料自己越念越顺口,竟然逶迤成了长诗。黛玉念到“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时,静静躲在一旁听着的宝玉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哭倒在山坡旁了。

他心想,黛玉的月貌花颜,终有一天,随韶光流转形销骨毁,终于无可寻觅,而园里所有美丽的女子,又有谁能逃于落花凋零的命运?斯园斯花斯柳,毕将流于虚无,而今日历历美景,也不过是梦幻泡影!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