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家财大势大(1)

贾家财大势大(1)

贾家财大势大(1)

爱上红楼梦

贾家财大势大(1)

   

贾家财大势大,不知有多少近亲、远亲眼巴巴地望着,想分一杯羹。这回又来了一门贾姓的远亲,算来和贾蓉同辈,名叫贾芸,到贾府谋差事来了。贾芸天生懂得人情世故,凭着一包孝敬凤姐的麝香和冰片,以及三寸不烂之舌,在凤姐跟前讨到了一个管花、管树的肥缺。

贾芸一进贾府,除了本分工作外也不肯闲着,又来拜访宝玉牵关系。宝玉难得见贾家亲戚中有这么一个懂事又俊秀的人物,对他也甚具好感,随口要贾芸有空就到怡红院玩。贾芸并没把宝玉的话当做富贵公子的一句客气寒暄,信以为真,三番两次拜访宝玉,偏偏宝玉都不在家,只有一个叫小红的丫头肯帮他带信儿。这带信儿的丫头原叫红玉,因为“玉”字犯了宝玉和黛玉的名,就改为小红,不过十四岁。

小红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几番想在宝玉跟前表现表现,但怡红院里的大丫头太多了,袭人之外,还有麝月、晴雯、秋纹、碧痕等人专宠当权,她一步也近不了宝玉身边。因而,她在怡红院许久了,宝玉还没跟她说过话。

这回得了贾芸要她捎口信的差事,又逢宝玉一个人从后门回来,小红才有机会接近宝玉,同他说话:“宝二爷,有个叫贾芸的找你。”

宝玉倒不在意小红说什么,一面喝着小红端上来的茶,一面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俏丫头,笑问:“你也是我这屋子里的人吗?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小红皱着眉头,乘机诉苦道:“你不认得的可多呢,岂止我一个人而已。我又不递茶水,也没机会在你面前拿东拿西,你怎会认得我?”

宝玉问:“那你怎么不到我眼前做事,让我认得你呢?”

小红这可就有口难言了,那么多大丫头勾心斗角,争着宝玉的宠,她要硬挤上前去,不怕她们用利爪撕成碎片才怪!才在心里盘算怎么答才妥当,秋纹和碧痕就嘻嘻哈哈地共提着一桶洗澡水回来。她们看见小红一个人和宝玉在同一间屋子里,心中大大不自在。趁宝玉在洗的当儿,把小红找到跟前,问她刚才在屋里做什么?小红一脸委屈,说:“我哪有进二爷屋里?只不过是我的手帕不见了,我往后园找去,刚碰上二爷要茶喝,姐姐们又一个都不在,所以我才帮二爷倒茶。”

这些大丫头们在宝玉面前必恭必敬,斯文得体,在小丫头跟前可耀武扬威呢。话没说完,秋纹已啐了一口痰在地上,说:“不要脸的下流东西!谁不知道你老想抢这种好事做?也不拿镜子照照,看你配为他倒茶不配?”

碧痕也一口恶言:“你这么喜欢倒茶,以后二爷跟前的茶,都叫你倒,让你倒得高兴,好不?”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小红面红耳赤,又不敢顶嘴。直到一个老嬷嬷来传凤姐的话,说是明天有个叫贾芸的监工带花匠来种树的事,她们才作罢。

小红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在宝玉跟前做点事,就遭到恶言恶语的排挤,心里闷得难受,心想,以后还是少沾惹宝二爷得好。不知不觉,又想起要她传话的贾芸,那人面目清秀,算来也是贾家的亲戚,不知对自己的印象如何?胡乱想着,便朦朦胧胧地睡着了,梦中,贾芸捡了她的手帕,还来拉她衣袖。她惊得花容失色,冷不防被门槛绊了一跤,吓得醒了过来,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了。

大观园里丫头众多,全然是阴盛阳衰的局面,没几个面目清秀的公子,看在这芳心寂寞的丫头眼里,便胜于稀世珠宝。贾芸寻宝玉不遇,遇小红正着,又问了她的名字,在小红心中,已值得魂萦梦系了。

因宝玉受了巫蛊害病,听了一僧一道的话,要修养三十三日。原本受命种花的贾芸,在这期间内奉命为怡红院外的守卫,带着贾家的一些家丁和小厮,连夜看守,和小红等丫头日日相看,渐渐混熟,但只能说说公事,私事却不好启口,小红偶尔瞥见贾芸手中的绢子,果真像自己不久前丢掉的那条,想要问他,却不好开口,心里百般纠缠,好不苦恼。

这一天,怡红院里的小丫头佳蕙来找小红。话说着说着,发现小红脸色比平常苍白,问她:“是不是病了呢?要不要回你自己家里住两天,好好休息休息?”

说穿了不过是心病而已,小红叹了口气:“我好好的,回家做什么?”

佳蕙又建议:“我看你这种懒懒散散的样子,和林姑娘的病差不多,不如向林姑娘要点药吃!”

小红又好气又好笑:“药是可以借来吃的吗?你胡说八道什么?”

佳蕙说:“可是,你这样元气一天坏过一天,也不是办法……”

小红只觉心头一片郁闷,不由叹了一口气,说:“唉,你哪里明白我心里的事?”

佳蕙听出她话中有话,想了想,说:“说得也是,我们院里,上头一向是压下头的,不说袭人好了,她做人做事当然是没话说的,最可气的就是晴雯、麝月、绮霞那几个,她们哪能算是上等人?仗着宝玉疼她们,一个一个目中无人……”

小红的心事却不是这个。她悄悄说:“也不用气她们,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谁能在这里一辈子呢?我们在这里,再长也不过多待个三年五年,不久,各人做各人的去了,谁还管得了谁呢?”

佳蕙是个心肠软的丫头,听小红这么一说,眼圈儿都红了。忽然有丫头跑来,交代小红,又是绮霞有事,交代她描两个绣花样儿。“大家都是丫头,偏偏得主子宠爱的,就成了小姐。”小红心里一时难以平静,又不能不应声做事。心里却想,总有一天要让她们有的瞧——但又能如何呢?她倒想不出来。伸手往抽屉里一摸,笔都秃了,就往宝钗那边借笔去。路上遇到了怡红院里跑腿的丫头坠儿——坠儿身后跟着的,可不是她朝思暮想的人?

小红不好意思直接跟贾芸说话,问坠儿:“你往哪里去?”

坠儿说:“宝二爷有事传芸二爷呢。”

小红见机不可失,故意跟坠儿说:“前些日子,我丢了手帕,不知你捡到了没?”贾芸在一旁打量小红,眼里含笑,不知在想什么。小红脸一红,便闪开了。一直到走远了,才回过头看贾芸的背影,不知他可听见自己说的话?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