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封锁(1)

大观园封锁(1)

大观园封锁(1)

爱上红楼梦

大观园封锁(1)

   

照规矩,元春省亲之后,大观园理当封锁,等待贾妃下一次幸临。但贾元春省亲之后,念念不忘大观园的景致,又心悬家中这些可以作诗填词的姐妹们,就命太监到荣府下了一道谕令,要宝玉和姐妹们搬入大观园中,—起读书做功课。

宝玉听了这消息,喜不自胜,直和贾母盘算,要在新家中装这个安那个。正兴高采烈时,丫头忽然来报:“老爷叫宝玉!”又吓得他面如土灰,死黏着贾母,说什么也不肯去见自己的父亲。贾母安慰了老半天,还是两个老嬷嬷陪着宝玉见贾政,宝玉只得到母亲王夫人房中见父亲。这一路行来,举步艰难,心里忖度着如何应付难关。

到了王夫人房前,见一排丫头都站在檐下。贾府的丫头们人人都知道宝玉怕父亲如猫怕老鼠,看见他那狼狈样子,都偷偷抿着嘴笑。王夫人的丫头金钏儿故意逗他:“宝玉,我嘴上的胭脂是刚刚才擦的呢,这一回——你敢不敢吃?”

彩云一把推开金钏儿,笑道:“人家心里正不自在,你何苦作弄他?赶快进去吧!”宝玉低头进了房里,看见贾政正和母亲坐在炕上说话,而迎春、探春、惜春和贾环四人已经坐在那里,心想,父亲这回不是单独叫他来教训的,这才略略安了心。

原来贾政这天只是要把贾姓的嫡孙叫来,训诫他们,搬进大观园后,得好好读书,不可疏懒功课。

贾政每叮咛一句,贾宝玉便恭恭敬敬地答一句“是”,待贾政说完,他便急急想溜走,王夫人又拉他坐下,问一些日常的事。“前不久要你吃的药可按规矩吃?”

宝玉答道:“天天临睡前,袭人都没忘记让我吃。”不巧,贾政耳尖得很,听到袭人两字,马上问:“谁叫袭人?”

王夫人说:“是宝玉房里的丫头。”

贾政皱着眉头,又问:“谁为丫头取这么刁钻古怪的名字?”

王夫人忙替宝玉掩饰,说是老太太起的。贾母如何想出这种名字?贾政并不相信,转身瞪了宝玉一眼,宝玉知道瞒不过,起身回答:“我……我从前读书,记得……记得古人有句诗说,‘花气袭人知昼暖’……因为她姓花,所以我……为她取这个名……”

王夫人连忙说:“你父亲不喜欢,你就回去改了吧。”

贾政怒斥一声,说:“不用了!以后给我多读正经的书,别老是在这些艳词上下功夫!”

王夫人知道,贾政说着说着又要挑宝玉的毛病了,催宝玉快走:“老太太等着你吃饭呢。”

宝玉安然离开,慢慢退出房去,走到门口,向金钏儿伸伸舌头,一溜烟地跑了,跟着他的两个老嬷嬷,被他远远抛在后头。

这个春天,择了好日子,贾府的年轻一辈们欢欢喜喜地搬进大观园去。宝玉选了怡红院,为的是离黛玉的潇湘馆近些。宝钗则住进蘅芜苑,迎春是缀锦楼,探春住秋爽斋,惜春是蓼风轩,李纨搬进稻香村。每一处地方除了各人的奶娘和随身丫头外,又多两个老嬷嬷和四个丫头。顿时园内,花舞春风,柳抚溪水,不再寂寥。

住进大观园后,宝玉天天见着赏心悦目的景致,更无心读圣贤书了。趁着春光烂漫,他写了不少父亲最讨厌的艳词。才不过过了一个月,园内的景致就已不能再吸引他的注意。若不是怕父亲责怪,真想到外头的花花世界走一遭。

书童茗烟倒懂得投他所好,看他百般无聊,就从外头的书坊买了许多本古今小说,像《飞燕外传》、《武则天外传》、《杨玉环野史》那样的杂书,献给宝玉看,叮咛他:“你可小心点看,否则我可吃不了兜着走!”宝玉如获至宝,把书藏在床上,一没有人在,就拿出来读,比看什么书都认真。

三月桃花开,宝玉拿了一套《西厢记》,坐在沁芳闸附近的一棵桃花树下,细细读了起来。正看到“落红成阵”一句,一阵风吹过,树上粉红色的桃花瓣纷纷散落,不但落得满地都是,也撒得他一头一脸。宝玉想要将身上的花瓣抖下来,又不忍践踏了花瓣,就将身上的花瓣兜着,走到池边才散了,让它们逐水而流,看着花瓣儿飘飘荡荡地流出沁芳闸去。

正望着水中的落花发愣,忽然听到背后有人问:“喂,你在这里做什么?”宝玉一回头,看见黛玉肩上荷着花锄,花锄上又挂着纱囊,一只手中持着花帚,婷婷袅袅地向他走来。宝玉笑道:“你就帮我把地上的花瓣都扫起来,撂在水里去吧。”

黛玉说:“谁说我要丢到水里?丢到水里,不知道它该飘到什么地方,到头来还不是一样把它们糟蹋了?我在那边有一个花冢,叫它们随土化了,干干净净。”

宝玉想想也对,说:“那我来帮你。”黛玉看见他手上拿着书,便问:“你手上是什么书?”宝玉连忙藏在袖里,说:“……是《中庸》《大学》一类的书。”

黛玉冷笑道:“别想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给我瞧瞧!”

宝玉犹豫了一下子,悄悄说:“妹妹,我倒不怕你知道……但是,你可不要告诉别人……这是好文章,包准你看了连饭都不想吃!”

黛玉放了花锄,把书接过去看,从头翻起,越看越是爱不释手,索性坐在石头上,把十六出戏都看完,仍意犹未尽。宝玉默默站在一旁,待她看完,小心翼翼地问:“妹妹,你说好不好?”黛玉笑着说:“果然有趣。”

宝玉一听黛玉说,拣起《西厢记》里头的句子,逗起黛玉:“妹妹,我就是那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个‘倾国倾城貌’!”

黛玉一听,耳根都红了,一双眼睛圆睁,怒斥宝玉:“你这个该死的糊涂虫,没事搬淫词艳曲里的混账话来戏弄我……我要告诉舅舅、舅妈去!”

宝玉赶忙向前拦阻,说:“好妹妹,对不起,好歹饶了我这一遭吧!我又不是有意欺负你的……如果我有意欺负你,我就掉进池子里变成王八乌龟……等你以后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我就到你坟上背一辈子墓碑!”

这句话说得顺口无比,黛玉听了扑哧一笑,道:“你倒胡说得真顺口!”又拿《西厢记》中的一句回他:“我看你只会胡说,是个‘银样镴蜡枪头’!”

黛玉引的也是书中典故。宝玉笑道:“那我也要告诉别人你也看过淫书!”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