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红楼梦》人物(3)

闲话《红楼梦》人物(3)

闲话《红楼梦》人物(3)

谁误解了红楼梦

闲话《红楼梦》人物(3)

   

可卿跟自己公公贾珍的公案被曹雪芹删去了,原因是一个叫“畸笏叟”的人看见后头可卿对凤姐托梦,讲的全是大道理,于是起了惜香怜玉之心,“命”曹雪芹把可卿跟贾珍的戏给删了。我想那描写一定是精彩至极,因为看不到了,所以很讨厌畸笏叟这个老家伙。他既然敢命令曹雪芹,当是曹雪芹的长辈,但他出的章程实在不怎么样,全不是写小说的套路。曹雪芹虽然听他话删了这场戏,但大概也是心不甘情不愿,只怕还伺机找回,要不他干吗留下这么多线索啊。至于后来写了尤三姐,接受教训死活不给畸笏叟看了。所以我们才看见一个又淫荡又坚贞,丰满鲜润的尤三姐,这样矛盾冲突又和谐自然的形象,哪里是畸笏叟那一根筋可以接受的。

“未嫁先名玉,来时本姓秦”,可卿是《红楼梦》里极其性感的一个女性,虽然尤三姐也不错,但终归是太泼辣粗野,好像天生的小辣椒,比不上可卿身上有逼良为娼的楚楚动人。性感是曹雪芹笔下禁区,大概他怕写成《金瓶梅》,所以红楼诸钗大多是平胸,宝钗丰腴,但不提她身材如何。我知道作书人爱惜她,不忍读书人拿了这些女子中的任何一个去意淫,但女子的身体美总是抹煞不了,这才有了尤三姐这样的漏网之鱼。尤二姐、尤三姐都是风月场中的老手,特别是尤三姐,一袭大红抹胸简直把半部书给染红,这样的女子总是招人垂涎,一旦抹了脸要做烈女,又让人尤其地疼爱。但若没有后面的贞烈,大家不大会谅解她们道德上的缺憾。说来说去,女人的美还是起始于肉体,终止于精神,中国人管后者叫“品”,文人要有文品,做人要有人品,其实就是看在精神层面上的自我修养。曹雪芹的高明就在于,他是第一个去关注女子精神美的人。当然,现在日新月异,你去关注女子的精神美已经没什么了不起的了,你不去关注了反而要被女子们乱棍打死,所以不关注的也要装着关注。进了大观园,性感女子就更少了,顶多算上晴雯吧,死之前齐根咬断指甲,又脱了内衣给宝玉,这样的女子真让人感叹。我想我这样的分析是有些色迷迷的,很不好,打住。

贾府三春只有探春最为出彩,但她运气不好,没有托生在太太肚子里,所以无时无刻不积极向组织靠拢。她自己也是有才能的,心又高,要锥处囊中。只是她的努力太着痕迹,有一个小人物拿了自己的优秀一定要跟命运去讨说法的不尴不尬。她整体下来,比不得宝钗的含而不露,雍容大气,所以常常显得神经质,过于敏感,打了王善保家的一个耳光之后,又拉着凤姐要解衣服让她验身,这出戏明显演过了,甚至露出她亲生母亲的作风。看那章时,替她摇头,她脑子里“姨娘养的”那根弦绷得实在是太紧了。

曹雪芹写了一屋子的贵族妇人,但也有刘姥姥这样的农妇,刘姥姥应该不是普通的农妇,她浑身上下都是俗世的精明,七巧伶俐,又让人隐隐心酸。我很喜欢她,她也有一种大气宽容在身上,是活过岁数的人才有的,人精一样,却浑厚天成,世间少有。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那是刘姥姥的正戏,一园子的人都让她给盖了,她不慌不忙,不卑不亢,诙谐但不荒诞,随和但不下作。曹雪芹虽用重笔,一分一毫却都掌握得轻巧,其实这样的人物是很容易写着写着写坏了而让人讨厌的。贾母事后让鸳鸯过来送衣服,凤姐又给了她半炕东西,也是侧写刘姥姥为人,曹雪芹善于借力打力,贾母和凤姐这两人是有经历的,所以知道刘姥姥的好处。凤姐年轻心高,一开始瞧不上刘姥姥,后来知道抱了大姐儿让她取名字,可见凤姐也是巨眼,事实证明刘姥姥确是托孤的人。而大观园里的公子小姐没看过别人眉眼高低,是领会不了刘姥姥的。所以黛玉要嘲笑她是“母蝗虫”,并非是黛玉不善良,只是不懂事,学生腔而已。

《红楼梦》那么多的人物,各具风采,井水不犯河水,作书人除了文字上一流,世情也炉火纯青,我有时嫉妒起来,决不信曹雪芹是二十岁开始动笔。胡适是最早开始研究曹雪芹家世的,他研究来研究去,发现曹雪芹一定没经过那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所以后世很多人说这书不是曹雪芹写的。这样的推论听起来很合理,不经历怎么写得出?但在我看来,这是偏见。如果没有人说兰陵笑笑生一定就是西门庆,罗贯中一定就是诸葛亮,为什么就偏偏要求曹雪芹非要是贾宝玉呢?只要考证出曹家经过显赫,我觉得这就够了,曹雪芹完全可以听长辈闲聊才写出这部书,所以他不交待故事的时代背景,也不交待故事的地理背景,有可能是因为雍正朝文字狱严重,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没经历,模糊点下笔会更加自在。后来张爱玲写《红楼梦魇》,说《红楼梦》是创作小说,不是自传。我深以为然。张爱玲是写小说的,搞过创作的人都不会忽略想像力的力量。

有人说《红楼梦》不好看,腻腻歪歪地闷骚,我说那是因为不解其味,只是关于《红楼梦》,不必着急,不喜欢的时候就扔在一边,也许多年过去再拾起,就能体会它的好处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