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中错,将错就错(2)

错中错,将错就错(2)

错中错,将错就错(2)

林黛玉新传

错中错,将错就错(2)

   

酉时初刻,新人的彩轿从荣国府正门进入后院,在新房前停轿。三棒锣,三通鼓,细乐三番,唢呐三作,三声炮响,酉正三刻吉时到,新郎贾宝玉用桃木箭朝轿门连射三箭,新人双手捧着保平壶,由女宾相扶出轿来,新郎新娘并肩而行,跳火盆,跨马鞍,双双来到香案前,屈膝跪在红毡上,拜天地,拜祖宗,拜父母,立起身来,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贾宝玉先一步来到房门口,手持秤杆,挑起新娘的盖头,抛到房檐上。转头看新娘时,“呀!”

这一惊,倒吸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喊出两个字:“晴雯!”

新人下轿,蒙着盖头,肥大的红袄红裤不现身段,晴雯的个头又和黛玉仿佛,众人谁也没看出是晴雯,压根儿也没想到新娘能是晴雯。贾宝玉失声一喊,挑下盖头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众人都看真了,新娘是晴雯。

先是一阵沉默,接着是一片哗然。

薛宝钗急将晴雯拖到内室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但见晴雯,两眼乜斜着,半睁半闭,嘴角有嗤水微流,神志迷茫。

薛姨妈有经验,急命小丫头倒一杯凉水来,先给晴雯灌下半杯,再口含着凉水向她脸上连喷三口。

晴雯清醒了,问一声“这是什么地方?”见王夫人、薛宝钗等都在,便噎住了。

薛宝钗对着晴雯说道:“你别怕,把事情说明白。”

晴雯道:“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在等候喜轿的时候,魏嫂子吩咐人送一杯热茶来,我喝下以后就昏昏迷迷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薛姨妈道:“这是迷心散,喝下以后,神志不清,一杯凉水就解了。”

晴雯一五一十地讲了魏嫂子昨天晚上对她说的那些话。又把林黛玉专用的龙涎香盒给大家看。这时,在荣国府里由于儿子中进士而地位提高了的李纨说道:“又一个掉包计。”

王夫人听了这话,想发作也不发作了。方才还高喊着:“把林家的大管事魏嫂子拖来见我!”这时却不说什么了,像个鼓足了气的皮球被捅了个窟窿,刹气了。

贾宝玉似乎无知无觉、无悲无喜,呆呆傻傻地堆坐在准备着合卺酒的桌子前,由麝月和莺儿守护着。

新房里死一般的沉寂。

这时,有人送进一个写着双喜字的礼包,说是二门上递进来的。薛宝钗上前打开,原是一副对联。

上联是:

那个掉包计逼活人进地狱无情无义

下联是:

这个掉包计送情侣入新房有德有仁

横批是:

将心比心

薛宝钗一眼便认出:“是颦丫头的亲笔。”

林良玉和贾琏,快马加鞭向钱庄的花园奔去。半路上遇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林吉祥夫妇。

魏嫂子向前施礼,大大方方地说道:“两位爷,请不必生气动怒,也不必谴责小妇人,这也是桀犬吠尧,各为其主,我一个当奴才的,敢不遵从主子的话,敢不听姑娘的吩咐吗!”几句话,堂堂正正,无懈可击。

林良玉很欣赏自己的女管家,但不好在这时夸说什么。贾琏本想说一句“你这一招太损了。”可是,由他的夫人王熙凤顶名的贾府的那一招就不损吗!话至舌尖,憋回去了。

林吉祥上来,递过一封信:“大姑娘说,二位不必过去了,她这时已经到三清观,出家去了,有信在此。”双手递上。

林良玉接过信,见是呈贾府的,顺手递给贾琏。贾琏打开看时,但见八行书用隽秀的章草书写的:

琏二哥转呈

舅父母大人尊前:罪甥女谨遵二舅亲笔照允之约,结婚不同房。不拜天地者,存夫妻之名而不践夫妻之实也。存名正义,无可厚非。至于以晴雯而自代,一则得舅父之恩准,一则乃关睢之美事。如舅父尚有余怒,重谴弱息,则当思当年甥女之遗恨。甥女惶恐无状,伏乞大人,深责己而薄责于人也耶!

贾政在书房里,像一头受了伤的猛兽,不停地吼叫着,骂贾琏和林良玉无能:“竟被一个女孩儿耍了。”身边的人,没有人敢劝的。

贾琏不敢回一句话。林良玉也只好委屈地忍受着。正在这谁也料想不到后果如何的时刻,一家之主贾赦出面了——这位一向不问家事的荣国公,本想喝一杯亲侄儿和亲外甥女的喜酒,没想到却发生了难以料想的尴尬。他看了林黛玉的亲笔对联和亲笔信,主动来到老太太住过的房中,吩咐人去把贾政和王夫人请来,当众叫人把林黛玉的亲笔对联挂起来,又叫贾琏把黛玉的信高声念了一遍,带着责备的语气对贾政说道:“你看看这副对联,听听她的亲笔信,还有什么可说的?不都是你那个“照允”二字惹出来的吗?不都是你们当初那个掉包计伤透了她的心吗。为什么还责骂别人呢!”

贾政自知理屈,垂首无言。

贾琏关心眼前的下场如何收拾,就大胆地问道:“伯父,事到如今,无论是非,该怎么收场呢?”

贾赦叹道:“还有什么办法?为了荣国府的名声,只好忍气吞声,将错就错,借着现成的锣鼓和酒席,照办喜事,给宝玉和晴雯圆全了吧!”

贾政无可奈何,只得默认了。

司仪高声吆喝唱道:“合卺开始!奏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