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聪明,弄巧成拙(1)

玩聪明,弄巧成拙(1)

玩聪明,弄巧成拙(1)

林黛玉新传

玩聪明,弄巧成拙(1)

   

林黛玉痴呆呆地注视着贾政亲笔写在她那三项条件上的“照允”二字,看着那方“荣禧堂”朱印,神色木然。不但无言无语,就连那灵活的眼珠子也停止了转动。再看贾府送来的通书,红纸金字,明晃晃地写着“甲辰日”三个大字。迎娶的吉期就订在七天之后。她想叫哥哥把这婚期拖后两个月,容她再施巧计,但这种念头刚在脑际一闪,迅即被南安郡王亲笔写的“答订吉书”打破了,南安郡王一口应承了贾府订的婚期:

云拥牵丝幔,昔年月老红绳联;风送合欢铃,此日天孙渡鹊桥。宜家可卜,延室无疆。伏承星使之俨临,敢曰日神之未协。时当冰泮,聊寻牵犬之遗风;辰属夭桃,喜迁乘鸾之吉日。佳期唯命,结帨吉祥。

这一纸回答男方通书(通知迎娶日期和时辰)的答订吉书(同意迎娶的时日),虽说这是家家照抄的套话,但却是郡王亲笔写的,王命如山,谁敢更改!林黛玉心里明知贾政这是惟恐夜长梦多,趁热打铁的意思,但她能怎么办呢?眼见着生米做成熟饭了,叫她一筹莫展。这时的林黛玉,早已乱了方寸。大闹一场吧,但已经没有必要了,何必给哥哥增加苦恼和压力呢!寻死吧,她已放弃这个念头,不能坏了父母的名声。她要大哭一场,但那颗倔强的心使她忍住了:“怎能在别人面前哭出来!主意是自己定的,条件是自己提的,当着哥嫂面前哭,岂不自惹羞臊,招人讥笑。”此时此刻,她只能噙着泪,忍着痛,呆若木鸡似的硬挺着。

林良玉见此情景,虽然还猜不透妹妹这时在想什么,是应允?还是抵赖?但已经敏感地意识到,她此时此刻是很伤心、很难过的,不便于急着催问她如何兑现自己的承诺,不问她如何去回复二舅,就讪讪地说了声:“你先想想,想好了,我再来。”起身出去了。

哥哥走了,黛玉既没吱一声,也没送,起身把门儿关上,插上门拴,放下门帘。

当她重回到妆台前坐下时,那两眼泪泉便打开了闸门,泪水潺潺,沿着山梁两侧,像小溪春水似的流淌着。手里紧握着绢帕,却不去拭泪,任凭泪洗腮颊,滴湿衣衫,留下斑斑泪痕;泪水流入口中,咸涩的苦味注入心田。

她在痛若中挣扎着。这位当年悲景伤情的姑娘,背地里有人给她起了个绰号,叫“还泪小姐”——用眼泪去偿还前世情债的人。如今,死过一回还魂再生,虽说早已看透了世事人情,但七情六欲还是有的,见了贾政亲笔题写的“照允”二字,顿时陷于激愤与无奈之中,痛哭涕泣——这激愤,源于对贾府不顾一切强娶的愤怒;这无奈,是她在提出三项条件时未曾想到后果。激愤与无奈,交织着,矛盾着,斗争着。

约有半个时辰,乱丝混麻般的思绪,由怨人到责己,条分缕析,逐渐地梳理出一些头绪来。长嘘出一口闷气,暗自悔恨道:“这就叫作茧自缚,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她反复地回想着她的那三个条件,她多方面猜测着贾政的用心:“像二舅这种古板的道学先生,怎么就会“照允”这样悖情悖理的条件呢?”三个条件不但没激怒他,反倒痛痛快快地答应了,是何居心呢?想来想去,猜不透贾政为什么丝毫不费周折地答应了她的三个条件;千思万虑,最后落到一点上:“他这是不择手段,不计一切。强娶过门,到那时候,我已不是林家的千金小姐,而是荣国府的儿媳妇了,舅舅和舅妈以长辈凌驾于上,他们怎么说,怎么做,辈分大就是理,我能怎样呢?难道我还能像薛家夏金桂那样胡搅蛮缠,撒野耍泼妇,给九泉下的父母祖宗丢脸抹黑吗!”

由贾政夫妇想到了贾宝玉:“这个色中恶鬼,他能饶过我吗?万一暗中下了什么蒙魂药,在昏迷中被他……”想到这里,林黛玉心头悸动,不寒而栗,一种恐惧,悄然袭来:“他这个人,什么事还不敢办,就是软的不行动硬的,扒光了衣裳,捆绑了手脚,我又能抵挡得住吗?到那时,一纸婚后不同房的保证书有什么用;明有夫妻之名,官府也定不了他强奸之罪,我林黛玉又能将他们父子怎样呢?”自古至今,凡是自以为聪明的人,都是事前想得少,事后悔恨多。这些本该早就料到的事,这时才想起来,悔之晚矣。

玩小聪明吃了大亏的林黛玉,这时反倒想得多了,想得细微了。越想越悔,越恨,心地越乱。她翻开《道德经》,想从经书里找答案,但平时背诵得滚瓜烂熟的经文,一句也不入眼帘,就连那书上的字,也是模糊地跳动着的。

林良玉到潇湘馆来告诉黛玉,说贾政答应了她的三个条件以及过礼下通书的事,紫鹃和晴雯在外屋全都偷听到了。听不见黛玉的哭闹的反应,就以为是平安无事了,两个人互相做着鬼脸,打着手式哑语,表示着喜事终于成功了的意思。待林良玉冷着脸儿走出来,黛玉急放下帘子,紫鹃心头一动,赶忙进来,推门,门关着:连叫几声“姑娘开门!”里边一声不吱。紫鹃惊了,急了,掇过一把椅子,踩着椅子,跷着脚儿从门帘上边的缝隙窃看,但见黛玉伏案痛哭。晴雯过来扶着椅子,使眼色询问,紫鹃只摇手示意让她不要作声。窃看着哭泣着的黛玉,猜测着她会不会有意外的举动。跷脚时间长了,立不稳了,便扶着晴雯的肩头跳下来,两人到外间悄悄计议着对策。紫鹃说:“门是叫不开的,也不能去报告上边,惟有暗中监视着,只要不寻死上吊就由着她。”二人议定,轮着班窃视。晴雯搬来个垫脚的木墩子,叫个子矮的紫鹃踏上去。

林黛玉哭有半时辰,住哭了。又约摸沉思了半个时辰,立起身来,整理着乱发。晴雯见黛玉的脸色有些平和气象,便跳下凳子对紫鹃道:“好啦”。

紫鹃赶紧去打来一盆清水,刚回到门口,只听门栓儿哗啦一声,帘子拉开了。紫鹃端着水进来,黛玉却笑了:“你怎么知道我要洗脸?”

“紫鹃这颗心时刻都想着姑娘嘛。”

“又耍贫嘴了,你们两在背地里都讲些什么?”

“什么也没讲,只是偷偷地看着。”

“看什么?看我会不会上吊?我才不想死呢。也犯不上为他们去死!”梳洗完毕,黛玉吩咐紫鹃:“去告诉魏嫂子,叫她到燕来堂西花厅等我。”

“什么时候?”

“我这就过去。”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