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愠不恼不怒不惊(1)

她不愠不恼不怒不惊(1)

她不愠不恼不怒不惊(1)

林黛玉新传

她不愠不恼不怒不惊(1)

   

林良玉从南安郡王府回来,直奔上房找喜鸾。不等喜鸾问他,就劈头冒出了一句:“这样的苦差事可怎么当哪!”

喜鸾见丈夫情态失常,从没见这斯文男人如此气急败坏,就把要问的话压下,亲自倒了一杯茶,敬在良玉面前,立在他身旁,用柔情的眼神询问着“你这是怎么了?”

良玉喘定,呷了一口茶,从怀里掏出贾政的求聘书和南安郡王的答聘书:“你看看吧。”

不看则已,喜鸾看后,惊得目瞪口呆,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这怎么可以!”

“不可以也得可以,两位王爷出面,谁敢违拗。”

“这颦儿怕是又要死一回了。”喜鸾对黛玉,是同情的,她对那个掉包计从心里不赞成。只是一个女儿家不敢说什么。黛玉还魂再生后,恼恨着宝玉和王夫人,她不但能理解,而且暗中还说她有骨气:“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何必要嫁他!”她虽是王夫人亲手养大的,但和黛玉的命运有着相似之处。如今做了黛玉的嫂子,嫂子和小姑子毕竟亲近了许多。过门之后,她把黛玉当年和宝玉怎么好,以及掉包计的内情,详详细细地告诉过良玉。她并没有按照王夫人的嘱咐,去劝说林家兄妹,成全宝玉娶黛玉这门亲事。据她的看法:“黛玉妹妹是真的恼恨着宝玉,不会嫁他的。”至于是不是决心修道?她认为:“那倒未必,拿修道做挡箭牌罢了。”

林良玉原以为妹妹不肯嫁姜景星是等待宝玉的意思,他也并不反对:“只要妹妹顺心,怎么都好。一切听她自主。”及至知道了黛玉是死过一回的,心中怅然不忍。因为贾府没有及时通报黛玉之死,也对贾政不满,开始对舅舅、舅妈有了另样的看法,后因自己已经是贾政的女婿,而且对喜鸾夫人又十分的敬爱、由衷的满意,这些不满贾政的看法就隐到次位去了。他也看透了二舅在黛玉婚事上的那颗私心,却不表示可否,坚守着他的初衷:“一切听妹妹的。”及至喜鸾说出了黛玉肯定不会嫁给宝玉的话,他这才犯难起来。

夫妻二人商议了一夜,也没商量出个好办法,最后也只能落到一个“劝”字,劝黛玉允了这门亲事。怎么劝呢?硬着头皮去试试看吧。

第二天早晨,喜鸾吩咐自己的丫头燕儿,去把紫鹃叫过来,问黛玉是否真的恨宝玉?

紫鹃一听喜鸾的问话,便猜到了她的意思,心想:“这可是关乎林姑娘的终身大事,不能瞎说。”于是她从黛玉回生后吩咐不准在她面前提那两个字开始说起,直说到贾宝玉闯入潇湘馆、黛玉搬家。

喜鸾听着,不住地皱着眉头,问道:“恨是自然会恨的,难道就恨到绝不肯嫁给他的地步吗?”

紫鹃道:“这可就不敢说准了。林姑娘做事、说话,从来就叫人捉摸不透。”

喜鸾知道,这鬼机灵的紫鹃,是不会说真话的。也就不再多问,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找你过来,是有件事要你去办的。”

“什么事,听夫人的吩咐。”紫鹃见喜鸾的表情挺郑重的,便立直了身子称夫人。喜鸾对这种称呼还很不习惯,就笑了:“还是照过去那样叫姑娘吧。”

“这怎么敢呢。”

“你和晴雯可以例外。”

两句话,拉近了彼此间的情感。喜鸾道:“找你来是为了你们姑娘和宝二爷的事,我想,脓疮疖子终是要出头的。他们的婚事,也没办法再拖了。如今,由北静王做媒,由南安郡王做主,嫁给宝玉,荣府二老爷的求聘书和南安郡王亲笔写的答聘书、宝玉的庚帖,都送过来了,只等和你们姑娘说一声,把她的庚帖送过去。姑娘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这事不能办急了,我想先透个风声给她,让她有个精神准备,然后大爷和我再过去和她说,你看怎样?”

紫鹃为难了:“我怎么敢去和姑娘说呀!”

“不是叫你去直接和姑娘说,这种事怎么能叫丫头去说呢?我的意思是,不用当面说,想个什么法子透点风声,说是听我身边丫头传出来的。”

“这还行。”紫鹃应允了。

在喜鸾找紫鹃透风声之前,黛玉对于贾府的举动,也略有所猜测,也曾想到了贾府会请出北静王作媒的,暗自计算着对策,静观哥哥嫂嫂的动静。

那天早上,黛玉听晴雯说紫鹃被燕儿叫去了。她心头一动,有了些警觉。及至紫鹃从上房回来,她发现紫鹃略有异样的表情,总是避开黛玉的目光而不敢正视,心中不免疑惑。但因是嫂子叫去的,也不好问叫她干什么。

那紫鹃从上房回来,也真真的为难起来:“怎么放这个风声呢?”左思右想:“还是实话实说吧,我紫鹃不能辜负了姑娘待我的一片情意,连我也背着她行事,背地里放风,会伤她的心的。”她等待着黛玉问她到上房去是什么事?问了,好顺水推舟说出来。可黛玉静静地看书,半句不问。紫鹃无奈,只得直白:

“方才大爷和夫人交给紫鹃一件苦差使,紫鹃不知怎么办才好,请姑娘给拿个主意。”

“你的差使我怎么出主意?”黛玉抬头看看她。

“除非姑娘,我也不敢请别人出主意。”

“说吧,什么事能难住我们紫鹃?”

“这件事,大爷和夫人也吃惊,也为难。”

“喔,有这种事?”

“大爷突然接到南安郡王给的聘书和庚帖。”

“这么重要的事,大爷为什么不亲自过来,还要叫个丫头传话呢?”

“夫人说,连他们都感到太突然了,怕姑娘经受不住,叫我在背地里漏个风声,使姑娘有个精神准备。不是叫我当着姑娘面直说的。”

“你这不是直说了吗?”

“我想,背地里放风,那是向着别人背着姑娘,这不就和姑娘生二心了吗!可这话又不该由个丫头直说的,所以请姑娘给出个主意。”

黛玉笑了,笑得很爽:“你的鬼点子可真多,绕着弯儿说直话。”

“紫鹃明白,直说了姑娘不会骂我;我若是背地放风,姑娘身边不就没有贴心人了吗。”

“好紫鹃,我不会忘了你对我的情义。”黛玉被紫鹃感动了,噙着泪珠说了句肺腑话。

黛玉果然有了精神准备。一是不能对两位王爷硬顶莽撞;二是要给哥哥留条退路,三是直接和舅舅斡旋。于是她深思熟虑着怎样迈出应对贾府和两位王爷的第一步。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