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礼聘大媒冰人论书画(1)

厚礼聘大媒冰人论书画(1)

厚礼聘大媒冰人论书画(1)

林黛玉新传

厚礼聘大媒冰人论书画(1)

   

贾政自从问过宝玉他为什么要死要活地要娶黛玉的话之后,对儿子的看法变了,不再把他当成只会在女孩儿身上下工夫的顽劣货,他在王夫人面前不止一次夸过:“这宝玉还真有些心计呢,原来他是为了这个家呀!”他很欣赏宝玉那番“宝钗不及黛玉”的议论:“只有她带过来的嫁妆,更能救活这个家。”至于王夫人,每当说起这件事,总是后悔不迭,也恨起那个调包计来:“要不价怎么能弄到现今这个地步!”

贾政吩咐王夫人把宝玉叫来,和他说了怎样给他娶黛玉的计划:“我思谋了几天,娶黛玉的事,也只有软硬兼施这两个办法,一是由史湘云去劝,一是请北静王作媒、由南安郡王作主。凭两位王爷的钧命,不由她林黛玉不从。”

贾宝玉对此,略有疑虑道:“这软劝很好,这硬请王爷钧命,能不能伤了林妹妹的心?得了人,失了心如何是好?”

“你又犯傻了。得了人,就是一家人了,那还怕得不到她的心吗。”王夫人对宝玉的担心全然不以为然:“两口子之间,没有记恨一辈子的。”

贾政不理会他们母子二人的谈话,径直吩咐宝玉道:“你速到北静王那里,请他做媒,直接向南安郡王求婚。他答应了,我才好持礼币亲自去拜求。”

贾宝玉在北静王府住了一天一宿,第二天下晌才回来,直到上房回了贾政:“北静王满口应允下来,要咱们把聘书和庚帖准备妥当,给他送过去。”

这贾政得到北静王应允作媒的口信,立刻打点明天晋见北静王的礼物。他对王夫人说:“给北静王的礼物不能轻了,轻了拿不出手,但又不能送金银,送金银人家也不会收。”

王夫人道:“拿得出手的礼物唯有如意。喜事送如意,是咱们满族人的传统风俗,现今又时兴这个,贫穷人家送骨、木、石如意,富贵人家送金、银、玉如意,依我看,送一对玉如意,又贵重,又体面,而且咱家里又存着现成的一对蓝田玉如意,玉如意不稀奇,可这蓝田玉的上哪儿找。”

贾政思忖了片刻道:“玉如意可以,只是送给王爷就显得轻了些。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要人家当大事去办,是必要送大礼的……”

“那送什么?”

“我想……”贾政思忖了一下说道:“我想把荣禧堂里那个金蜼彝送给他。”

一听说要把金蜼彝送给王爷,王夫人马上动容了:“这怎么可以,那是祖上传下来的。再重大的事也不能拿它送人!”

“可也是。”贾政为了请媒人,有点不顾一切了,听了这话,也觉得夫人的话在理,便放下了送金蜼彝的念头——蜼彝,原是商周时代的青铜酒器。这金蜼彝是明成祖朱棣篡位成功后,为厚赏帮他篡位的大功臣姚广孝而仿制的鎏金蜼彝,被贾政的祖父荣国公贾演在战争中掠得,做为显赫世家的传家之宝摆在荣禧堂中,怎可轻易送人!

夫妻二人,为这份礼物计较了大半个时辰,贾政突然想起一物:“有了!”

“什么?”

“扇子。”

“扇子?就是赤金打的扇子能值几个钱!”

“不是一般扇子,是大哥那十把古玩扇子。”

“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能知道。这件事除了大哥只有我和琏小子知道。那十把扇子全是宋元明三代著名书画大家的作品。原是石呆子的珍藏,给多少钱也不卖。为这事,大哥还打了琏小子,说他无能,琏小子一气之下找到了时任知府的贾雨村,以石家拖欠官银为名,查抄了这十把扇子。石家告到大理寺,还是北静王出面调停,花了一千两银子了事。”

“大哥这么珍爱的东西,他肯拿出来吗?”

“他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喜欢什么就定要弄到手,玩过一阵子又喜欢起别的什么了,等我去和他要。”

“十把扇子加一对玉如意,行,又体面又大方。”

这贾赦,虽说是贾代善的长子,世袭荣国公,但家事从不过问,全推给贾政夫妇。宝玉和黛玉的婚事,贾政可以做主,但也少不了要和一府之长贾赦、邢夫人说一声。

贾赦一连三天没回家。到处询问,终于在师师书院小翠翠那里找到了他。贾政先说了要把黛玉嫁给宝玉的话,征求他的意见,而贾赦呢,只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句:“很好!”再也无话了。问起扇子的事,他略加思索道:“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去问问琏小子,若是在,你就拿去。”贾政还想说说别的事,贾赦就不耐烦起来:“怎这么婆婆妈妈的,该怎么办,你们两口子就怎么办呗。”

贾政这个人,一身道学气,非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到师师书院这样地方来的,巴不得听了贾赦这一声,便急匆匆地溜出了弄堂。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