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真是人心隔肚皮呀!(1)

可真是人心隔肚皮呀!(1)

可真是人心隔肚皮呀!(1)

林黛玉新传

可真是人心隔肚皮呀!(1)

   

从林良玉和喜鸾成亲以后,黛玉真的什么也不想了,整天和史湘云、惜春缠在一块儿,看道书,学运气,一心要修道成仙。

这史湘云,从丈夫死后就学道,贾府上下都说她得了高人的真传,能知未来,似乎已有半仙之体了。黛玉十二分敬重她,当作师傅崇拜。

史湘云和林黛玉、薛宝钗是常住大观园的三位外姓姑娘,都曾和贾宝玉好过,也都曾追求过贾宝玉。后来,薛宝钗独占鳌头,林史二人失败了。史湘云青春守寡,既不爱住在婆家,也不爱住在娘家,贪图栊翠庵清静,又有惜春作伴,就住到了大观园。她伤叹自己命不好,她同情黛玉为宝玉而死。黛玉还魂再生,宝玉真心要娶,黛玉誓死不嫁,湘云则认为:“若是我就嫁给他,也不枉为他死过一回。”不过,由于以往她和贾宝玉也有过那种暧昧,和黛玉也有过拈酸吃醋的往事,这种话也不敢说出口。贾政和王夫人托咐她劝说黛玉,她欣然乐从,不过她不像别人那样明言直劝,而是利用修仙学道,暗中弄鬼,做得半点不露声色,精明的林黛玉也就不提防她。

这天,晴雯从上房回来,向紫鹃学说宝玉的病情:“夫人这阵子也不想那件事了,她说‘宝玉就是死了,也不能怨林姑娘,是他自讨苦吃。也不想想,过去林姑娘和他好,那是什么时候;如今荣国府败落了,穷的连年节都过不起了,看人家林府,如今多么兴旺,哥哥又是新科探花,还能看得起宝玉吗!’”

这话,是晴雯对着紫鹃讲的,其实是王夫人教她故意放风给黛玉听。

黛玉听了这后几句闲话,心中很不是滋味。晚上打坐时,好不容易通了一关,到二关就再也通不过了。心发急,情绪烦躁。第二天亲自到栊翠庵去找史湘云,想问个明白。可这史湘云呢,只是神秘地笑而不答。黛玉急得扑通一声给她跪下,道:“拜你为师,你不收;问你话,你不答。今天你不说我就给你跪着不起来。”这林黛玉,也过于迷信史湘云了,她哪里会想到:史湘云是贾政给她设下的一个陷阱,王夫人教晴雯的传话,则好比猎场里赶獐子,驱赶着猎物往陷坑里跳——林黛玉上当了。

史湘云忙伸手拉起黛玉道:“哪有姐姐跪妹妹的,真拿你没办法。”接着,故意放下笑脸,冷冷地说了一句:“事由天定,何须巧用机关。”

黛玉道:“请师傅指点迷津。”

史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哪里有什么迷津,自己不往深处思想罢了。这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切都是天意。身边的事,自己的事,为什么不去想一想?凤丫头若不是违了天意,能那么丢人现眼的夭亡吗?若不是天意要你去了却一段姻缘,你既死了怎么就回生了?”

黛玉不吱声了。沉默良久,又喃喃地问道:“难道真有那木石姻缘吗?”

史湘云觉察到黛玉的心开始动摇了,便进一步暗示道:“你什么都知道,又何必问别人。”

说完,起身从书架上取下两本书。一本是葛洪的《抱朴子》,一本是干宝的《搜神记》,指着书说道:“这《抱朴子》内篇二十卷,是道家必修的,只是深奥一些。这《搜神记》虽不是道家之书,但那些通俗的故事,验证了神道不诬、仙化可得,给修仙学道之人提供了榜样。你现在,心情很矛盾,矛盾是什么?是弄不清仙缘和俗缘的关系。你自己看去吧!”

顺手把《搜神记》递给林黛玉:“你不是决心做一个兰香真人吗?杜兰香成仙了,她还要到下界和张硕结缘。仙女成公智琼,‘天帝哀其孤苦,遣命下嫁从夫’。这都是天意结仙缘,那个人怎么就不可能成为萧史,和你乘凤升天呢?这《搜神记》里的事,你自己去领悟吧!”

一席话搅扰得黛玉心乱如麻。

再看史湘云,她已合目静坐,装出向上天祈祷的样子。再问,就什么也不说了。

从这以后,晴雯也常拿天命的话来测试黛玉。起初,黛玉故作嗔怒,制止她,后来听她一再提起,也就不嗔不怒,只是唉声叹气。

晴雯把黛玉的变化报告给王夫人,王夫人又告诉了贾政。贾政吩咐王夫人:“叫惜春也帮着史姑娘去劝说黛玉,要她相信这是命里注定的木石姻缘。”并且特别嘱咐道:“一定要用她自己还魂再生的实证,去说服她。”

惜春对贾政的吩咐,不敢违拗,但也从心眼儿不愿意参与这种俗事,一拖再拖,懒懒地不肯去劝黛玉。惜春觉得做这种事,有点对不住黛玉:“俩人处得挺好的,这不是去骗她吗!何况我们如今已是道友了。”史湘云几次催她,她只是嘴上应着,不动身子。

这一天,黛玉吩咐紫鹃到栊翠庵去请惜春。

紫鹃来到栊翠庵,见门口没有丫头,就迳直走了进去,当她一脚迈进经堂时,只听得里边的说话声有些异样的激动:

“你怎么这样拗呢!老爷要你去劝她,可你硬是不肯去。”

“谁说我不去咧。”

“嘴上说去,腿却不动。”

“去了说什么呀?”

“就说这木石姻缘是天作之合。你告诉那位拗小姐,说史湘云早就替她参透了,若不是为着了却这段姻缘,阎王爷放她还魂再生做什么?就这么对她说,她准能信。”

“这不是骗人吗?”

“什么叫骗人,老爷和夫人吩咐的怎么会是骗人呢!”

“可这对得起林妹妹吗?”

“傻姐姐,到了我的林姐姐成为你家宝二嫂那天,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紫鹃听到这里,不敢撞进去,悄手蹑脚地退了出来,站在院子里高声叫着惜春丫头们的名子:“彩屏,彩屏,林姑娘请惜姑娘呢!”只见惜春出来,把紫鹃叫进里屋,问道:“有事吗?”紫鹃道:“是什么事姑娘没说。”

史湘云笑道:“能有什么事儿,这就是缘分。这一个刚要去,那一个恰来请。缘分巧合,听天由命!”推了惜春一把:“快去吧!”惜春瞅她一眼,想说什么,却没出口,随着紫鹃去了。

惜春见了黛玉,心头有些慌乱,不知那种话儿从何处说起,而且她一个姑娘家,对于婚嫁事又羞于开口,左右为难。黛玉并不知惜春心里有着这些古怪,只急着问她打坐运气的事:“你如今打通几关了?”

“三关已通了。”

“不知怎么的,我早已过了二关,可昨晚上只过了一关,再就怎么也打不通了。”

“那是因为你心里不平静。俗事纠缠,凡心涌动。”惜春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抓住黛玉的话便扯到话题上:“要不,怎么叫凡心未了、俗缘难断呢!”这种话,史湘云早就说过了,黛玉听了,也不感到惊奇,但她对惜春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便问惜春道:“你也相信那个木石姻缘吗?”

“湘云妹妹说,她早就替你参透了。说这是天意,天意要你还魂,了却这段姻缘,是拗不过的。要不,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呢!”惜春并不多说,只把史湘云的话重复了一番。但她的这一番话,在黛玉心中却产生了比史湘云的话更沉重的压力。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