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2)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2)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2)

林黛玉新传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2)

   

第二天,莺儿对王夫人说:“宝二爷一宿没睡,总回想着他小时候和林妹妹一床儿睡在碧纱橱的事儿。”王夫人明白了,不能让宝玉睡在碧纱橱,睡在那里他必然要见景生情,回想往事。于是吩咐莺儿道:“马上搬过来。”

搬过来后,宝玉又依照莺儿教给他的办法,吃了张道士给他的发烧药,装起病来。

王夫人从潇湘馆回来,听说宝玉身上不好,便吓慌了。连忙进屋来,摸摸头,头上滚烫。走出来跟莺儿问缘故?莺儿就编排一套假话骗她道:“二爷这一夜也没安睡,偶尔睡下,口里还不住地说梦话,不住地叫着晴雯的名字……”王夫人明白了,忙走进屋来,也不等宝玉开口,便安慰起宝玉,叫他宽心:“你林妹妹呢,也回过来了,你老爷呢,也定了主意,她现在还在咱们府里,还能飞到哪里去?若说晴雯,过去是我错怪了她,难道我呼唤她,还敢不来吗!我的儿,你总要好好地定定神,等太医瞧过了,包在我身上叫她过来,就是你林妹妹也包在我身上。”

宝玉听了,也顾不得害臊,央及道:“很好,只是要快些!”

王夫人怕宝玉害病,要安慰他,许他叫晴雯过来。回到房里一想,倒觉得为难起来,只得着人请李纨过来商议。

王夫人先央及李纨劝劝黛玉,让宝玉过去见见她。李纨深知这是办不到的事,着实支吾着,不肯答应。

王夫人自己也晓得这件事一时间还很难办,便又央及李纨去劝晴雯过来:“不拘怎样,将就着哄一哄你兄弟,年终岁暮的,这孩子别闹出故事来。”

王夫人打谅着这件事李纨是容易答应的,哪知李纨还是为难。这李纨知道太太只惦记着宝玉,却不知道晴雯这丫头的性情。但婆婆的话又驳不得,只得勉强答应着:“太太的意思我尽知道,这丫头虽则古古怪怪,难道说太太叫她,当真的敢不过来。”

王夫人见李纨要推到她的太太威势上,忙说道:“这个丫头也和你情分好,我的意思是希望你从旁劝劝,也不必尽说是我吩咐的,看在宝玉和她好的情分,叫她过来哄哄你兄弟。”

李纨不好再推,便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叫晴雯过来走走,哄哄宝兄弟就回去。只怕我一个人去说,林姑娘又要起疑心,说我在背地里玩弄什么花样了。依我说,我先去,停会儿叫她旧时相好的丫头过去,悄悄地拉来,我从中帮衬着就是了。”

王夫人点点头,李纨就去了。

李纨去不多时,王夫人打发人把平儿和琥珀找来,把她和李纨商量过的话,对她们两人说了,又吩咐玉钏儿也过去帮衬着。

三人去不多时,玉钏儿先回来了。王夫人不见晴雯跟来,便问道:“怎么样?”

玉钏儿嘻嘻地笑着,不肯直说,王夫人尽着问,玉钏儿方说道:“我们几个人背着林姑娘,拉着她到对面房里去,说了多少好话,那晴雯呢,不住地摇头,把话说远了,不住地说气话:‘见了面,二爷又要拉拉扯扯的,我可不是袭人那样的人!’”

王夫人听见说起“袭人”二字,脸上一红,想起了当年她宠着袭人,把晴雯撵出府门的往事,心中有愧。玉钏儿接着说道:“晴雯有些心气不平的意思,说‘撵我的时候,说长道短,又是水蛇腰呢、妖精呢、狐狸呢,把宝二爷引坏了。这会子要我过去,就不怕把宝二爷又要引坏了。’”

王夫人听了,句句嵌在她的心头上。晴雯说的这些话,都是当年往外撵晴雯的时候,王夫人当着晴雯的面说着的赶她出府的理由,主要罪状。如今晴雯还记恨着,而且句句回话又都冲着王夫人的肺管子,这叫她说什么呢。

正在为难,琥珀也回来了。琥珀的回话,和玉钏儿说的一样,王夫人就叫琥珀坐下来,帮着出个主意。

这琥珀,虽说也是个丫头,终究是老太太屋里的人,在主子面前可以照直说几句的。她见王夫人为了宝玉,面子上肯委屈些儿,加上自己又和晴雯好,替晴雯委屈,就说道:“据我的意思,叫晴雯过来呢,她到底是个丫头,敢不过来!不过,追上去……”琥珀说到此,便顿住了口,看着王夫人。

王夫人道:“追上去,他原是老太太的人,与你和鸳鸯一样。我从前误听了袭人的话,如今袭人也去了,那些没影儿的话也洗清了。你也看见了,从她回生以来,我是怎样疼她?她还想叫我再怎么样?”

琥珀微微地笑了笑,说道:“太太而今这样疼她,这府里哪个丫头还比得上。只是她这个人是个燥头骡子,顺着毛儿好摸索。太太只要把从前伤她心的那些话,当面说破了,叫她死也是肯的。不是我替她圆着,就是林姑娘那边也好说话了。”

王夫人听了,虽然不怪琥珀,但那当主子的尊严使她放不下架子,就默不吱声地想着什么。

喜鸾在旁,也看透了母亲的心思,她是不肯放下主人的架子,不肯在奴才面前说小话;但她也摸到了母亲的脾气,为了宝玉,她还是可以不顾忌小节的,于是便也从旁帮衬着,顺着琥珀的话说道:“虽说咱们当主子的说什么她也得听着,可是,对死过一回的人,还该暖暖她的心才是。”听了女儿的话,王夫人找到了下台的台阶,便说道:“起先我不明白,而今被你们一说,我也明白了。”

王夫人觉得,对一个丫头说道歉的话,做主人的架子有点低了;可是为了儿子,她此刻还有什么办法呢。停了停,又说道:“不是我们必定为了顺着宝玉,做主子的倒要去给丫头赔小话,只是晴雯这丫头也够可怜的了,想起来怪难过的。好吧,我几时过去,当着她的面说开了,看她还要怎么样?”

琥珀道:“她还能怎么样!”

两人商议定了,王夫人要寻个方便,到潇湘馆去看晴雯。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