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人物之荣国府

红楼人物之荣国府

红楼人物之荣国府

红楼典藏

贾母,贾代善之妻,出嫁前为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她在贾家从重孙媳妇做起,一直

到有了重孙媳妇,凭著她的精明能干,才坐稳了贾家最高统治者的位置。她虽已年老,也

不管家,但余威犹在。当她发现有下人在园中聚赌时,便立即一一查实,并作严厉的处罚

。她是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她的儿孙成了淫棍、赌徒,只要他们不来搅扰她的享乐,她

是不干涉的。她不大喜欢大儿子贾赦和大儿媳邢夫人,偏爱小儿子贾政和小儿媳王夫人。

她喜欢众孙女,溺爱孙子宝玉,但并不支持宝黛的爱情。她批准了王熙凤的“掉包计”,

使宝玉被迫娶了薛宝钗。后以八十三岁高龄去世。

贾赦,字恩侯。世袭一等将军之职,贾母的长子。他好色,平日就不好生做官,整日

在家和小老婆喝酒。在他胡子花白,儿子、孙子一大群时,还看上贾母的丫头鸳鸯,非要

把她收为妾。由于鸳鸯的强烈反抗,贾母又不舍得,他才没有得逞。但事后,他还是花了

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做妾。贾母不大喜欢他,这使他颇为不满。八月十五

中秋赏月,他用讲笑话的形式影射母亲偏心。席间,贾宝玉、贾兰、贾环作诗,他只对不

受贾母宠爱的贾环大加赏赐,并赞他的诗有侯门气概,有世袭前程。后因交通外官,仗势

凌弱,革去世职,发往边疆充军。

邢夫人,贾赦之妻。她禀性愚弱,只知奉承贾赦,家中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

。出入银钱,一经她手,便克扣异常,婪取财货。儿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听,故甚

不得人心。作为贾家的大儿媳,她得不到婆婆贾母的欢心,也没有当家的权力,自己的媳

妇王熙凤又一味奉承贾母与王夫人,这使她极为不满。她一直伺机反扑,不时给她们制造

难堪。当她发现傻大姐拾得的五彩绣香囊时,便以此作为武器,打发人交给王夫人,把王

夫人“气了个死”,这才引起了抄检大观园。

贾政,字存周,工部员外郎,贾母的次子。他是儒家统治思想的化身。儿子贾宝玉的

叛逆思想使他大为不满,动不动就骂他“畜生”、“该死的奴才”。曾亲自抡起大板子朝

宝玉狠命打去,随后还要用绳子来勒死,因贾母及王夫人的拦阻,才未勒死宝玉。他是个

伪君子的典型,满口仁义道德,宽柔待下,而实际上他对奴隶的训斥却是∶“等我闲一闲

,先揭了你的皮!”外甥薛蟠打死了人,他公然徇情枉法;对贪赃暴虐的贾雨村,他却最

是热衷与其来往;外放江西粮道时,在他的纵容下,手下人横行不法,公然纳贿。他无能

又孤独,儿女亲属相聚谈笑,他一出现就会让大家敛声屏息,弄得索然无味,致使贾母也

不得不“撵他出去休息”。当锦衣军来抄检贾府时,他只会“跪在地下磕头”,“心惊

肉跳”跺脚长叹而已。

王夫人,贾政之妻,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薛姨妈是一母所生的姐妹。她虽

是贾家的二儿媳,也不太说话,但深得贾母的信任。她虚伪残酷。丫环金钏和宝玉的一句

玩笑话,就被她一个巴掌“打得半边脸火热”,还把她撵了出去,致使金钏儿投井身亡

。金钏儿死后,她却流下伪善的眼泪,并向宝钗说,金钏儿前日把她的一件东西弄坏了,

一时生气,打了她两下子而已。宝玉的丫环晴雯,只因她蔑视王夫人为笼络丫头们所施的

小恩小惠,又遭到她的残酷报复,在晴雯“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硬把她

“从炕上拉了下来”,撵出大观园,当夜就悲惨地死去。但王夫人向贾母回话时却说晴

雯又懒又淘气,且得了女儿痨,才把送出大观园的。

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出身虽系世禄之家,却也是书香之族。考中探花后,

哎为兰台寺大夫,钦点为巡盐御史。娶妻贾敏〈即贾母之女〉,生有一女名叫黛玉,夫妻

爱之如掌上明珠。黛玉六岁时,贾敏一病而亡。贾母爱惜孤女,便把她接到贾府生活。后

林如海也身染重病而亡。

贾琏,贾赦之子。他捐了个同知的官位,但不务正业。住在叔父贾政家里,和妻子王

熙凤帮著料理荣府家务。他一味好色纵欲,女儿巧姐出天花,按迷信要夫妻分房,他一离

开王熙凤就找“多姑娘儿”鬼混。王熙凤去过生日宴会,他就把鲍二媳妇勾搭上手,见

了尤二姐,又贪图其美色,骗娶为二房。父亲贾赦却夸他能干,又把自己的丫环秋桐赏给

他。他和王熙凤同床异梦,也不知她背地里重利盘剥,是个典型的纨子弟。

王熙凤,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

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为贾府的

实际大管家。她高踞在贾府几百口人的管家宝座上,口才与威势是她谄上欺下的武器,攫

取权力与窃积财富是她的目的。她极尽权术机变,残忍阴毒之能事,虽然贾瑞这种纨子

弟死有余辜,但“毒设相思局”也可见其报复的残酷。“弄权铁槛寺”为了三千两银子

的贿赂,逼得张家的女儿和某守备之子双双自尽。尤二姐以及她腹中的胎儿也被王熙凤以

最狡诈、最狠毒的方法害死。她公然宣称∶“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什么事

,我说行就行!”她极度贪婪,除了索取贿赂外,还靠著迟发公费月例放债,光这一项就

翻出几百甚至上千的银子的体己利钱来。抄家时,从她屋子里就抄出五七万金和一箱借券

。王熙凤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加速贾家的败落,最后落得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

了卿卿性命”的下场。

贾珠,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子。十四岁中了秀才,娶李纨为妻,生有一子贾兰。不到

二十岁,一病就死了

李纨,字宫裁,贾珠之妻,生有儿子贾兰。她出身金陵名宦,父亲李守中曾为国子祭

酒。她从小就受父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便了

,每日以纺织女红为要。贾珠不到二十岁就病死了。李纨就一直守寡,虽处于膏粱锦绣之

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闻不问,只知道抚养亲子,闲时陪侍小姑等女红、

诵读而已。她是个恪守封建礼法的贤女节妇的典型。

贾元春,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女。自幼由贾母教养。作为长姐,她在宝玉三四岁时,就

已教他读书识字,虽为姐弟,有如母子。后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吏。不久,封凤藻

宫尚书,加封贤德妃。贾家为迎接她来省亲,特盖了一座省亲别墅。该别墅之豪华富丽,

连元春都觉太奢华过费了!元妃虽给贾家带来了“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盛”,但她却被

幽闭在皇家深宫内。省亲时,她说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大内说成是“终无意趣”的“不

得见人的去处”。这次省亲之后,元妃再无出宫的机会,后暴病而亡。

贾迎春是贾赦与妾所生的,排行为贾府二小姐。她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二木

头”的诨名。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世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她的

攒珠垒丝金凤首饰被下人拿去赌钱,她不追究,别人设法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

有了,又何必生气。”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就把她嫁给孙家,实际

上是拿她抵债。出嫁后不久,她就被孙绍祖虐待而死。

宝玉传说女娲炼石补天之时,单留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该石自经锻炼之后

,通了灵性,可大可小。一僧一道见后,便在石上镌上“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几个字,

投它入世,成为贾政与王夫人的次子—贾宝玉。他是封建叛逆者。他厌恶封建社会的仕

宦道路,尖刻地讽刺那些热衷于功名的人是“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鬼之流”。他

一反“男尊女卑”的封建道德观念,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子是泥作的骨肉,我

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贾宝玉的种种叛逆思想,当然被封建

正统人物视作“草莽”、“不肖”。他和林黛玉真心相爱,互为知己,但在贾母等人的

安排下,他被迫娶薛宝钗为妻。终因双方思想不同,且无法忘怀精神上的伴侣林黛玉,婚

后不久,宝玉就出家当和尚去了。

薛宝钗,金陵十二钗之一,薛姨妈的女儿,家中拥有百万之富。她容貌美丽,肌骨

莹润,举止娴雅。她热衷于“仕途经济”,劝宝玉去会会做官的,谈讲谈讲仕途经济,

被宝玉背地里斥之为“混帐话”。她恪守封建妇德,而且城府颇深,能笼络人心,得

到贾府上下的夸赞。她挂有一把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薛姨妈早就放风

说∶“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方可配”,在贾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办下,贾宝玉被迫娶

薛宝钗为妻。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婚后不

久即出家当和尚去了。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抱恨终身。

林黛玉,林如海与贾敏的独女。因父母先后去世,外祖母怜其孤独,接来荣国府抚养

。虽然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儿,但她生性孤傲,天真率直,和宝玉同为封建的叛逆者,从不

劝宝玉走封建的仕宦道路。她蔑视功名权贵,当贾宝玉把北静王所赠的圣上所赐的名贵念

珠一串送给她时,她却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这东西!”她和宝玉有著共同理

想和志趣,真心相爱,但这一爱情被贾母等人残忍地扼杀了,林黛玉泪尽而逝。

贾探春,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排行为贾府三小姐。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

连王夫人与凤姐都让她几分,有“玫瑰花”之诨名。她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强烈,所以

对处于婢妾地位的生母赵姨娘轻蔑厌恶,冷酷无情。抄检大观园时,她为了在婢仆面前维

护作主子的威严,“令丫环秉烛开门而待”,只许别人搜自己的箱柜,不许人动一下她丫

头的东西。“心内没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这一点,对探春动手动脚的,所以当

场挨了一巴掌。探春对贾府面临的大厦将倾的危局颇有感触,她想用“兴利除弊”的微小

改革来挽救,但无济于事。最后贾探春远嫁他乡。

贾环,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因人物萎琐,举止粗糙,故甚不得人心。他十分嫉妒宝

玉,有一天王夫人命他抄《金刚咒》,让宝玉躺著,他便故作失手,将一盏油汪汪的蜡烛

,向宝玉脸上推去,使宝玉脸上起了一溜燎泡。金钏儿投井自尽后,他又向贾政诬告是宝

玉强奸不遂所致,把贾政气得面如金纸,将宝玉打了个半死。他从不把生母赵姨娘当作母

亲,赵姨娘说他一句,或无心中错拿了一件东西给他,他便扭头暴筋,瞪著眼,对她大发

脾气。贾赦等人为了和贾政他们对抗,便拉拢赏赐贾环。贾府败落,王熙凤死后,他便串

通邢夫人,想把巧姐卖掉,幸亏刘姥姥相助才未得逞。后宿娼滥赌,无所不为。

贾兰,贾珠与李纨之子。在寡母的教导下,从小诵读四书五经,走封建知识分子的仕

宦之道,长大后考中第一百三十名举人

贾巧姐,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琏与王熙凤的女儿。因生在七月初七,刘姥姥给她取名

为“巧姐”。巧姐从小生活优裕,是豪门千金。但在贾府败落、王熙凤死后,舅舅王仁和

贾环要把她卖与藩王作使女,在紧急关头,幸亏刘姥姥帮忙,把她乔装打扮带出大观园。

后嫁给一个姓周的地主。

贾瑞,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贾代儒如果有事,即命贾瑞管理学中之事。他是

个最图便宜没行止的人,每在学中以公报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后又助著薛蟠图些银钱

酒肉,一任薛蟠横行霸道,才引起书房里的一通大闹。在宁府庆贾敬寿宴时碰上凤姐,

又动了勾引之意。王熙凤假意与他周旋,最后,贾瑞丧命于王熙凤设计的相思局。

贾蔷,宁府的正派玄孙。他父母早亡,从小跟贾珍过活,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

虽然每日应名去上学,亦不过虚掩眼目而已,仍旧是斗鸡走狗,赏花阅柳。他上有贾

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越发自大起来。后成了贾府小戏班的总管,与小旦龄官相好。

贾府败落后,他便偷典偷卖、酗酒聚赌,闹得更不像事了。

贾芸,生有一张容长脸儿,长挑身材,甚是斯文清秀。父亲早逝,因宝玉一句玩笑

话“像我儿子”,他便伶俐地说∶“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

化了。”为了到荣国府谋个事儿做,他借钱买冰片、麝香来送凤姐,并百般求告,才得

了一个在大观园里种树种花儿的活儿。他以儿子的名义送宝玉两盆白海棠,大观园才有

了“海棠诗社”。他对丫头小红颇有点意思。贾府败落后,他也不认宝玉为父亲了,与

贾蔷等人混在一起,喝酒赌钱,闹翻了天,还设计要把巧姐卖掉。

贾芹,贾府小和尚小道士的总管。他在家庙里,为王称霸,夜夜聚赌。有人匿名写

了“西贝草斤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不肖子弟

来办事,荣国府内好声名。”的帖儿贴在荣府大门口。贾政见后,气得头昏目晕,革去

了他的总管一职。王夫人让贾芹无事不得进入荣国府。

赖嬷嬷,贾府管事之一,赖大的母亲。她在贾府里属于年高而有体面的嬷嬷。她与

贾母谈话时,可告罪后坐在一张小磴子上。贾母曾要她出钱凑份子为凤姐过生日时,赖

嬷嬷说∶“少奶奶们十二两,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贾母道∶“这使不得,你们虽

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位虽低些,钱却比她们多,你们要和她们一例

才使得。”赖嬷嬷家里也有楼房厦厅和一个十分齐整宽阔的花园。晴雯便是她儿子赖大

买来伺候她的小丫头,见贾母见了晴雯喜欢,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赖嬷嬷的孙子赖尚

荣在贾府的帮助下被选了出来做了知县,赖嬷嬷喜笑颜开,连摆了三日酒,头一日,便

请了贾母等人。贾母高兴,带了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姐妹等,在赖大家花园中坐了半

日。

赵嬷嬷,贾琏的乳母。曾求贾琏夫妇给她的两个儿子找份差事干。

林之孝,荣府管理田房事务的。他不善言谈,女儿林红玉〈小红〉先是宝玉丫环,

后成凤姐的丫环,林之孝曾劝贾环不要将丫环彩霞许配给旺儿之子,但王熙凤说已经答

应了,不能改。

赖尚荣,赖嬷嬷的孙子。赖家本是贾家的家生奴仆,但赖尚荣一落娘胎,就被主子

放了出来,成为自由人。在赖家,他过著公子哥儿的生活,从小由丫头、老婆、奶妈捧

凤凰似的养著,读书写字,走仕宦之道。二十岁时,蒙贾府恩典,捐了前程。三十岁时

,求了贾府,才被选了出来做了知县。在任上,大肆贪污,“手长著呢”,连他兄弟都

说∶“我哥哥虽做了知县,他的行为,只怕也保不住怎么样呢?”后贾府败落,贾政

扶了贾母灵柩回南方,因遇著班师的兵将船只过境,河道拥挤,不能速行,算来盘缠不

够,便写书一封,差人到赖尚荣任上借银五百两,但赖尚荣只给银五十两,并在回信中

告了多少苦处。贾政看了大怒,即命家人立刻送还。赖尚荣接到原书银两,知道事办

得不周到,又添了一百,央来人带回,帮著说些好话,来人不肯带回,撂下就走。赖尚

荣心下不安,立刻修书到家,回明他父亲,叫他设法告假赎出身来。赖家一面告假,一

面差人到赖尚荣任上叫他告病辞官。

包勇,甄府家奴。因甄府败落,甄家便把他推荐给贾家。包勇身长五尺有零,肩宽

背阔,浓眉爆眼,磕额长髯,气色粗黑,人甚憨厚。来到贾府,包勇便想真心办事,见

有人欺瞒主子,就时常不忿,偏因是新来之人,一句话也插不上,他便生气,每日吃了

就睡。有一日,喝了几杯酒后到荣府街上闲逛,听人说贾雨村对贾府落井下石,便在贾

雨村路过之时大骂∶“没良心的男女,怎么忘了我们贾家的恩了!”贾雨村见是个醉

汉,也不理会就过去了。荣府里的人本来就嫌弃包勇,便将包勇喝酒闹事的话回了贾政

,贾政此时正怕风波,也将包勇骂了几句,让他去看园子。包勇本是个直爽脾气,立刻

收拾行李,到园中看守浇灌去了。有天夜里,一伙盗贼来园中偷盗,包勇手执木棍,奋

力抵挡,打死一贼。众贼见斗他不过,只得跑了。

李嬷嬷,宝玉的乳母。她是一个年老爱唠叨的人。儿子李贵是跟宝玉上学的仆人。

金文翔,鸳鸯的哥哥。金文翔是贾母房里的买办。当他听说邢夫人要鸳鸯做贾赦

之妾时,便和媳妇劝妹妹,但鸳鸯咬牙不愿意,两口子也没办法。鸳鸯自尽后,贾政

等人以为她是为贾母殉葬,赏给金文翔家的一百两银子

林之孝家的,林红玉〈小红〉之母,荣府总理家事的。她和丈夫一样不善言谈,女

儿小红先是宝玉丫环,后成凤姐的丫环。

周瑞家的,王夫人的陪房。在荣国府里,周瑞家的管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丈夫周

瑞管宁府地租庄子银钱的出入。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就靠她给引的路,后因犯了事被撵了

出去。

吴贵是晴雯的姑舅哥哥,老实胆小,人都叫他贵儿。吴贵媳妇人伶俐,又兼有几分

姿色,看著贵儿无能,便每日打扮得十分妖娆,两只眼儿水汪汪的,招惹得赖大家人如

蝇逐臭,渐渐地做出些风流勾当来。贵儿两口子住在大观园的后角门外,伺候园中买办

杂差。晴雯被撵出大观园,住在吴贵家,宝玉前去探望,那媳妇又百般缠磨宝玉,把宝

玉吓得怔住了,晴雯气得昏晕过去。晴雯死后,他们便催人立刻入敛,抬往城外化人厂

去了。那媳妇听说晴雯死后作了花神,每日晚间便不敢出门。一天,吴贵出门回来晚了

,那媳妇本有些感冒,日间吃错了药,死在炕上了。

王善保家的,邢夫人的陪房,也是邢夫人的得力心腹人。邢夫人拾到五彩绣香囊后

,就让她送给王夫人。她见园中的丫环们不大奉承她,很不自在,趁此机会便诬告晴雯

,出了抄检大观园的主意。她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抄检探春房里时,对探春也动手动

脚,挨了探春一巴掌。到了迎春房里,从她外孙女司棋处抄出潘又安的情书,使她恨得

无地缝儿可钻。事后,邢夫人嫌她多事,打了她一顿。

金文翔家的,鸳鸯的嫂子。金文翔家的是贾母房里的浆洗头儿。金文翔家的是个爱

管闲事的人,当她听了邢夫人要鸳鸯做贾赦之妾时,便喜得不得了,兴冲冲跑去劝鸳鸯

,被鸳鸯抢白了一遍。鸳鸯自尽后,贾政等人以为她是为贾母殉葬,赏给金文翔家的一

百两银子,金家的便喜笑颜开,全无丧妹之痛。

隆儿,贾琏的小厮.

昭儿,贾琏的小厮。

兴儿,贾琏的心腹小厮,他曾对尤二姐细说荣府成员。后王熙凤发觉贾琏偷娶一事

,就拿他来盘问,要他自己打自己嘴巴。兴儿只得自己左右开弓,打了十几个嘴巴,并

把贾琏偷娶尤二姐的经过一一告知。

茗烟,宝玉第一个得用的小厮。他年轻不懂事,在贾蔷的调唆下,便大闹起书房来

。后随便与小丫头万儿鬼混,被宝玉撞见。宝玉要他带路去袭人家,袭人见了,又数落

了茗烟一通。后改为焙茗。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