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1)

大观园(1)

大观园(1)

红楼典藏

按:各专家观点不一,今逐一列出

大观园的地点问题——俞平伯

本书所说贾家的地点约在北京城西北部分。第四十三回,宝玉骑马出北门,茗烟却

说,出了北门的大道,冷清清没有可玩的,这很象德胜门。第五十七回邢岫烟说的"恒舒

当"。在鼓楼西大街,亦近德胜门。地址都相符,大概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曹家在这地段

是否有住宅,那就是很难说了。

说到大观园,似乎贾宅的地点已经确定,大观园所在的问题也随着解决了。可惜并

不这样的简单。这里有三种因素:(一)回忆,(二)理想,(三)现实。以回忆而论

,可在北京,亦可能在南京,曹頫\罢官以后尽管住在北京,但作者忆想他家的盛时,在

金陵曾有一个大大的花园,这可能性依然很大的,亦即所谓"秦淮残梦忆繁华"。袁子才

所谓"大观园即余之随园也",究竟是否说谎话,亦不易确说。

以理想而论,空中楼阁,亦即无所谓南北,当然不完全是空的,我不过说包含相当

的理想成分罢了,如十八回贾元春诗云"天上人间诸景备,芳园应锡大观名",显然表出

想象的境界;否则园子纵好,何能备天上人间的诸景呢。而且京中的巨室豪门附带的园

林每每不大,事实上亦很明白的。以现实而论,曹家回京后,还过一段相当繁荣的时期,

则他们住宅有小小的庭园自属可能。这就是真的大观园,再说明白些,即大观园的模型。

地点随着住宅当然在北京西城,何况,宝钗诗"芳园筑向帝城西",为最明确的内证。

这三种成分那一种占优势呢?自然很难说。以我看来,现实的成分固然有,回忆想

象的却亦不少。如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显然出于虚似、回忆或者想象。象近

人周汝昌君所说,我觉得不很对。他说"亦并末言定非盆中所植"(《红楼梦新证》五O六

页),栊翠庵的红梅,宝玉隔墙看见,决非盆景;且在五十回中说,折技有二尺来高,

横枝有五六尺长,如何会景盆栽。象这样拉扯,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成林也罢成片也罢

,十数株的红梅映雪而开,久住北京的恐谁都没有见过这样境界,也等于说北京事实上

不曾有过。至于偶然有一两棵梅花短期间在地面上活了,这些珍奇之例,显与本书叙述

无关。若青苔翠竹,景物固似江南,但北京亦或有之,不足深论。

更有人以为大观园名为大观,其实并不太大,书中云云乃形容之词;这果然也有些

道理。不过假定它不大或很小,事实上也有困难,让我且用粘滞的看法来看。据本书第

十六回:“从东边一带,,丈量了一共三里半。”故老相传,京师各城门间的距离为三

里,我却没量过。书上却说,大观园从东到西有三里半。南北不知道,未必是见方三里

半罢。就是这样也很可能。假如偏西北角,该从西直门抵德胜门;假如正北,又该从德

胜门直抵安定门。这在北京城里是个奇迹,仿佛把故宫给搬了家。而且更有一点古怪的,

十二钗朝夕步行往来其间,岂不都要累坏了么?所以《红楼梦》有些话真是所谓"荒唐言",

不让我们穿凿地来考证它。而且还有一说,宁府的花园在第十六回上曾再三地说并入在

观园了,如云:“先令匠役拆宁府会芳院的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中。”这例最

明白,可是在第七十五回上又跑出一个会芳园来了!“贾珍……备了一桌菜蔬果品在会

芳园丛绿堂中……赏月。”您想,这如何能够考证?又前回说天香楼在宁府花园中,建

造大观园时必亦已拆改归并了,但七十五回又说,"天香楼射鹄子",则些楼还在,亦很

奇怪。反正大观园在当时事实上确有过一个影儿,我们可以这样说。作者把这一点点的

影踪,扩大了多少倍,用笔墨渲染,幻出一个天上人间的蜃楼乐园来。这是文学上可有

应有的手腕,它却不曾预备后人来考证的呵。

作者明说荒唐言,我们未免太认真了。假如在北京城的某街某巷能够找出大观园的

遗址来,在我个人自感很大的兴味,但恐怕事实上不许我们有这样乐观的想法呵。所以

我最近的意见还跟《红楼梦研究》里所说差不多少。(俞平伯)

——摘自《读〈红楼梦〉随笔》,原载香港《大公报》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