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世界的报复(2)

男权世界的报复(2)

男权世界的报复(2)

张曼菱评点红楼梦

男权世界的报复(2)

   

这些家庭斗争的伎俩,我们在这里完全可以看作是凤姐的自白。在她那才真的是全挂子的武艺。她件件演示给我们看。那贾琏又何尝不是肚里明白,姑且听之的呢?

虽然野心勃勃,凤姐仍然摆脱不了“做女人“的命运,因没有生下儿子,而在女人的战争中成为弱者。故她杀二姐也由于生存所致。二姐带来了危机。

她知道自己占据不了男人的心灵深处。她更知道,男人的心灵亦不是什么保险公司。还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她倒不是伤感型的,而是硬拼。她认为自己只能靠手段,网状式的控制,一发现对手就扑灭致死。

古来丈夫外宠,妇人俱是如此,不能恨男性,只能恨另一个女子。因为她与男权争不了,只能与女人相争。此可悲之态,至今世仍然延续。

这是一张男权世界的网。凤姐也就在这网里挣扎。当她失去丈夫的爱和信任,她就更加自专和狠毒。此外,就是大量地敛财,以备后手不时之需。

一个有安全感的女人是不会这么疯狂敛财的。

凤姐首先就是一个男权世界的受害者。除了对女儿还有一点残存的母性,她已然完全地被异化了,身上人性的东西已经很少,她把自己也“算尽”了。

对于殉情女儿金哥和她的未婚夫,凤姐完全将人命作为黄金的代价。

“张李两家没趣,真是人财两空。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王夫人等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地作为起来”。

在封建的制度下本来女子只能主内。“才”还是可能有的,但只能是内才。凤姐却是内外一把抓,她心眼里也小瞧着这班爷们,但她不明白,终归爷们是受过封建的政治教育的,好歹读过些仕途的书,知道些条律。

封建制度下的女性有着这种先天和后天的局限,它限制了人的活动范围,也就限制了人的活动能力。凤姐偏要去那个男人的范围里去活动,去发挥她所被压抑的能量,这样妇道人家的见识和一味贪婪,发挥了她的弱点弱项,无知无识专揽要害事情。造成她“别人不敢干的事情她敢干”,孤军深入,在“德”与“法”的背向上走得太远。

收贿赂,放高利贷,兼并土地,随意杀人,凤姐应了一句古训“女子无才便是德”。因为她有些干才,而又无更多知识,所以折腾起来,占着夫家前面的势力面子,真是谁也挡不住的。她不是自身在官位上,是没有章法的,所以“眷属作案”更胜一筹,古今相同。

那在抄家时从她屋内搜出的一箱地契,借据之类,则可能想见,是沾满了多少人间血泪鲜血的了。那贾琏曾说贾雨村,为几把扇子搞得人家家破人亡。这凤姐之甚于雨村,这箱地契到手,更不知她是如何作孽祸害的。

凤姐这个人的出现,本身就是末世的标志。

第十三回末,雪芹在凤姐治理宁国府时有两句断语:“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凤姐能够上去当家,也说明贾家男人之败落。

贾府的男性主子中,贾政其实是个庸人,无真才实学,对外不能执政管理,约束部下;对内不知家务条理,就是贾宝玉所骂的“禄蠹”,误国误家的祸害。贾政虽谨慎克己,痛笞亲子,又怎么能挡得住贾赦之胡为,凤姐之拆墙?

凤姐加重了冰山的沉没,冰山亦带给凤姐更多的幻想和胡作非为。凤姐正是末世的产物,败家的征兆。应了“牡鸡司晨”这句老话。问题还不在男女生理的性别,而在于在那个社会里,男女教育程度及活动范围的严格区别,使其素质终有高低,见识眼光终有差别,致使凤姐这样的女人不可能胜任贾府这样大的格局,而必然要作弄出许多后患无穷的事情来。

凤姐没文化,不象探春能知古今,会思考,能分析,故有远见,务虚的一面还多少有点儒家忧国忧民的意思。凤姐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不知势败如山倒的史训,不知防不胜防的官场,所以做坏事时把柄遍地,不知收拾,不知余地,贪婪没有约束,比贾琏还没有忌讳,还狠毒,贾琏尚且不忍坑害石呆子而谋名扇。

杀二姐虽巧妙没有落刑法上的罪名,但毁夫妻之情,绝贾琏之后,坏了她自己的本份。她没有想到贾琏有行使夫权的一天。以为自己恃宠荣府,永远在丈夫之上。这又是归结到“没文化”,不懂三纲五常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可以一时欺纲,而清算的日子总是有的。

在张金哥故事中,暴露出她对男女纯情的践踏和冷漠,作为一个青年女性,这是一大人性缺陷。所以后来高鹗将她派为献“掉包计”杀黛玉的主谋,是以此作为根据的。

以其心狠手毒,以其对贾府中诸类矛盾的深知,还有她想拉扯王氏家门的宝钗,今后共好共揽荣府大权的家庭政治等因素,凤姐都必然是帮王夫人、薛宝钗来图谋林黛玉的。

还有一说:当年黛玉父亲逝去,贾琏带黛玉奔丧江南,书中只写黛玉回来时带回了她旧家的书房物件,而林家从扬州到苏州的财产如何处置,竟然一笔未提及。

不可能林如海什么也没有留下给爱女。他为官顺利,又没有遭到什么抄检之类。并且就一个独女,似乎也没有什么林家亲戚要来瓜分侵吞财产。

当初林黛玉入荣府,也不是林家抚养不起,而是父亲念她孤单,外祖母又来接,自己已经不想续弦,这也是一位重感情的人。林如海不可能是连女儿的后手都没有准备,将她作为孤儿,丢给贾府去收养吧?

所以林如海留下给黛玉的家产,竟是让凤姐两口子吞没了。趁着满府里正在庆贺元春选入凤藻宫之喜,混过去了。

黛玉虽不似宝钗,也不可能对父亲的家业没有半点印象和打算。但她难以启齿。即使点破,她一个幼女,也打点不了一个家当。只能盲目地信从于贾母。

那贾府中势利,人们都将黛玉当作是投靠来的无后路之人,大大损及了林小姐的千金地位。黛玉何等聪明之人?也只能是忍气吞声,郁郁不言。

此事却不见贾母过问一下,其他人更乐得于糊弄。也许过问了,凤姐有办法敷衍。也许都得了些好处。凭什么得罪当权的凤姐来为孤女黛玉说话争权益呢?

所以最后,凤姐算家务帐时,就将黛玉的嫁妆算在贾母头上,使黛玉完全成了无产者,活在一种凄凉中。最后将她逼到死路上。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