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世界的报复(1)

男权世界的报复(1)

男权世界的报复(1)

张曼菱评点红楼梦

男权世界的报复(1)

   

男权世界的报复

——凤姐末路考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给凤姐的画是:“一片冰山,山上有一只雌凤。”“其判曰”头二句为:“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

这诗头一句,已经先把“王熙凤”这个名字上的光环破了。说她是“凡鸟”,就不是真凤凰。她只是末世冰山上的假凤凰罢了。

“良禽择木而棲”。这只凡鸟却选择冰山而棲,可见亦非“良禽”,所以更不是凤凰。

书中有一回,原与凤姐无干,第五十八回“杏子荫假凤泣虚凰”,内容是小戏子烧纸钱,祭奠戏台上的夫妻情份。但我觉得,它也起到了“点题”的作用,即点出了凤姐这个凤是“假凤”。她嫁在贾家,自然是“假”了。并且她注定了要“泣”。“虚凰”可指浮光一现的繁华生活,也可实指贾琏。

凤姐贾琏是《红楼梦》中最糟糕的夫妻,白昼宣淫,并非恩爱。彼此防范,彼此诬陷,竟如仇家。暗藏大恨,岂有真情?正是一对逢场作戏的“假凤虚凰”。

有一种说法,凤姐其实是一部《红楼梦》中的正主,那宝黛钗倒在其次。若论起其一出场时的声势,再接下来几回,都是她的表演段子,凤姐的确在内容上一直占据着此书的重要篇幅,用现在的话说是占领了“黄金时段”。

再论她对于全书中的有活动及故事的参与,决策,甚至园中的诗社也要她来出钱才开得成,要请她来凑句才继续“联句”下去,以至高鹗还请她当了宝黛悲剧的“主策划”;这个人在贾府生活中翻云覆雨的本领,不同凡响。

而对于凤姐的人生评价及其下场,也就风生水起。有许多角度可选。且看:

对于老祖宗贾母,王夫人以及大观园中诸人而言:

凤姐是一个可人,随身带着春风,笑话,甜蜜话,风趣话,少了她则气闷。上面两位夫人和下面几个妹妹都不能周旋于贾母的,由她周旋到了。众人由此感激她。

凤姐又是一个解人,能看出贾母心事,随即化解,连宝黛吵架也是她去调停,她去拉了来看戏。

凤姐还是一个能人,大到秦氏祭典,小到生日宴会,只要她一安排,一定有气派有光彩,且能够贴切当事人的心意,还能够表达出那些不可言传的倾向。

长此以往,她就成为了贾府上层心意的总代表,贾母亦认可了。她的权利也就虚实结合,向各个方向都可以借势讹诈。所以贾琏等人斗不过她。

这样子的凤姐,在兴旺的贾府里真的就成了一只美丽吉祥的五彩凤。

掀开彩凤羽毛的内里:

对于贾琏与尤二姐,凤姐是一毒辣妇人,使丈夫绝后,使弱女丧生。她杀人不眨眼睛,阴谋耍尽后,为了灭口,她甚至叫人追杀张华。可谓天良丧尽。亦不后悔后惧。确实比一个男人更让人害怕。

因为那不够资格档次的爷们贾端居然敢爱恋唾涎自己,侵犯了凤姐尊贵的心态,她就要他死,也果然治其于死地了。

有人把凤姐比作贾雨村,而贾雨村也就是把那个知情的门子寻个错处,远远的发落了。还不敢杀死。而凤姐比男性世界的枭雄更胆大妄为,不虑其后。

凤姐也比不了贾雨村,她没有贾雨村在官场上的才干,会掩饰,能攀附,忽上忽下,还要会闪避开要害。她教唆张华上告时,竟然说出“就告我们家谋反也不怕的”那样的话。就完全没有了底线。

凤姐的天性独霸,不是贤良女性。她对贾琏的爱,是一种欲望和占有,以及关乎“地位”的争斗。在“情”字上,她不如平儿体贴,更不如尤二姐之温柔。

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凤姐与贾琏设宴洗尘,奉承“国舅大老爷”之际,她说自己如何“口角又笨”“心肠又直率”,并列举了府内管家奶奶们“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