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格局(2)

权力格局(2)

权力格局(2)

王蒙活说红楼梦

权力格局(2)

   

除了这些边缘的,在野的人以外,还有一种是疏离的,离心离德的,那就是说贾宝玉。说贾宝玉是疏离派是我的一个新的提法,大多数红学家都认为贾宝玉是反对派,我觉得贾宝玉他够不上反对派或者造反派,贾宝玉造什么反了?贾宝玉在大事上,真正与体制相关的,他不造反。他对国君很尊重,何以见得呢?见一个北静王他都受宠若惊屁滚尿流得意洋洋,以至于把北静王送的念珠得意洋洋地拿给林黛玉,结果林黛玉说什么臭男人的东西,给他扔回来了,所以贾宝玉在大的事情上没有什么,每次见着他父亲都是唯唯诺诺,心里头腹诽这个你是禁止不了的。但是他是离心离德的,他就完全和这个家庭,和当时社会的主流意识是离心离德的,如果一定要给贾宝玉找一派,我宁可说他是青春派,诗歌派,性灵派。他哪里有造反的心?最多就是要当和尚。当和尚就更不造反了,凡是对主流社会有意见的人都当了和尚了,那主流社会就更安全了。林黛玉,以至于到妙玉,当然如果从高里说还有贾敬这样一些人,他们都是疏离的。

还有贾府外边的一些外围的人也是,什么贾芸、贾蔷、贾芹、以至于贾雨村,这些人简直就是附着在贾府身上的一些毒瘤、毒菌、毒蘑菇,一个个都是一肚子坏水,都是成事不足而坏事有余,所以一个豪门他周围都会有一些这样的人。还有些像倪二儿,鲍二儿,刘姥姥这样的人。刘姥姥很不一样,她变成了这儿的一个朋友,一个友善,一个友人,她们对她有恩,她也反过来回报着这些恩情。可是像倪二儿,鲍二儿这些人也不可轻看,倪二儿,鲍二儿都有这么一种精神,就是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所以在一个非常专制的制度下,一个处在最底层的人在有些情况之下,他们就像蝼蚁一般,非常容易被踩,甚至被消灭掉,连肉体都能被消灭掉,像什么张华啊,石呆子啊,都是这样一些人。可是这些人在某种气候之下,也可以在一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变成非常危险的人物,最后(当然这里有后四十回所描写的,现在我只能把这一百二十回作为一个整体来讲,那些都回避开)他们也能起很大的作用。

贾府的人际关系里我们还要注意到他的奴才之间的关系,在奴才的关系当中我要提三点比较有趣。第一点就是我们只知道“不自由毋宁死”的话,但是在贾府里表现出来的是“不奴隶毋宁死”,因为他最大的惩罚就是拉出去配个小子,其实拉出去呢,第一得到了自由,第二配个小子,和自己的阶级弟兄相结合,这本来是最理想的事情,但是变成了最大的灾难。王夫人打了金钏一个耳光,她并没有说别的,而只是让她家里人把她领走了。晴雯的出局也是这样,通知她哥哥嫂子把她领回去,但这完全是不奴隶毋宁死,你要是不看《红楼梦》你就不相信。看完了以后我觉得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原因就是非豪门,平民百姓的生活实在是太差了,里面简单的描写到晴雯回去以后,喝的茶是红不唧唧的,比较差的茶,其实红茶也有好的,但是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茶,碗是什么样的碗,粗瓷碗。这些丫环,特别是这些小姐少爷的丫环,她们在贾府里实际上过着远远高于平民百姓的物质生活,这使她们无法再做平民,她们穿的衣服,她们吃的东西,她们住的房间,简直比平民百姓强很多,这真是触目惊心,使这个做平民显得这么可怕;第二个原因就是封建社会的厉害,封建意识形态的厉害,不但占有了你的身体,而且占有了你的心,使这些丫环,这些奴才都认为被主人驱逐是最丢人的事情,是没法活的事情,宁可给主人打骂,宁可给主人当小老婆,宁可把自己的劳动力,把自己的青春全部献给主人,也不能被主人轰走,这种精神的控制,这种不奴隶毋宁死从反面控诉了封建意识形态对人的精神的控制。

第二点是他的奴隶也分三六九等,这个三六九等是非常严格的。比如说贾宝玉,贾宝玉的房里有那么多的丫环,有那么多丫头,这丫头不是那丫头,可是这些丫头谁能够走近贾宝玉,谁能够进贾宝玉的房间,谁能够给贾宝玉倒水,谁能够给贾宝玉铺被,谁能够给贾宝玉脱衣裳,这是资格,这是级别,你不够这个级别你根本就休想凑上去。比如说小红,她们都不在,都去办事儿了,贾宝玉要喝水,小红就给倒了一杯水,而且贾宝玉对小红很有好感,但是在这些大丫头们,袭人晴雯之流控制之下,贾宝玉也不敢多重用小红,连多替小红说一句话他都不敢,说多了还引起罢工。我们说解放后的红学家都把晴雯当革命家人士加以歌颂,但是晴雯对待小红是什么态度?马上那个语言比刀子还锋利,让小红没法受,属于暴力语言,属于杀人的语言。坠儿偷了点什么东西,晴雯震怒到什么程度?以至于对坠儿实行肉刑,晴雯她有这一面。我也很喜欢晴雯,但是晴雯的这一面,我们不能为贤者讳。他这里面的三六九等以至于主人在某些情况下受制于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丫头的情况,所以里边写宝玉生气,跟晴雯也生过气,跟袭人也生过气,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奴隶的三六九等,并不都是认为是可以一色的阶级姐妹。

第三是有些老资格的奴隶,有些老资格的奴才有一些失落感,当然这里边儿形象最光辉的就是焦大,焦大他曾经舍死救过主子,他有过功劳,而且又是老资格,正因为他是老资格别人没法拿他办。除了焦大以外还有一个老资格就是李嬷嬷,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妈,宝玉喝过她的奶,所以她生怕别人忘记了她是宝玉的奶妈。她非常嫉妒袭人,用一些很恶劣的语言骂袭人。我称李嬷嬷对袭人的嫉妒为“忘年妒”,除了忘年之交以外还有忘年的嫉妒,你都那么老的人了你还跟小丫头们起什么哄?她还就是嫉妒,而且这种嫉妒在政治生活中是可以起很大的作用,是政治生活的一个因素。譬如说吕后对戚后的嫉妒,后来很多的行为,都和她的嫉妒有关,这个我不必特别多的发挥,但是大家可以想一想。对于焦大的失落看起来好像还很正义,因为焦大是以主流意识形态为武器来批判一代不如一代的贾氏家族,还有李嬷嬷等,一直到王善保家的一提起晴雯来那种忘年妒也都出来了,连王夫人都是。王夫人一见晴雯那么漂亮,立刻就充满了怀疑充满了反感,这样一种逆向淘汰的人事工作,不是说择优汰劣吗?但是我偏择劣汰优。她为什么觉得袭人比较好呢?袭人丑陋,第一点丑陋,第二点说话比较笨,实际一点儿都不笨,但是她一见王夫人她就笨。有的人平常非常能说话,一见领导说话就结巴,而且有时候领导还挺喜欢一见领导说话就结巴的人,这也是很有趣的一种事。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