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名词的联想和回目的设计(2)

第五章 名词的联想和回目的设计(2)

第五章 名词的联想和回目的设计(2)

论红楼梦

第五章 名词的联想和回目的设计(2)

   

正如“假作真时真亦假”注出了真事废隐或假语存活的命名意味,“无为有时有还无”所标明的是有关小说主要形象顽石在有无之间的命名联系。此处的有无,似可作色空读解。有对应于色,无对应于空。有和色的世界,亦即具体的实在的人世;无和空的世界,则是抽象的虚幻的神灵之境,解得更彻底一些,甚或是苍茫混沌的天地自然。所谓顽石者,自然之子也。这一自然之子经由神灵变成通灵宝玉,使小说主人公贾宝玉天生一派童稚气。在此,贾宝玉之假,在于其真相乃自然之顽石;其宝字所含珍贵之意,意在自然本性的不可多得;而其玉字所含美玉之美,则美在此玉乃女娲补天所剩无用之石,连同游离于三百六十五周天之外的自由无为。似乎为了给这一命名做出相应的注解,小说在后面出示了一群作为主人公知心朋友的男性人物的命名,如同副本一样点出这一主体命名的各种寓意;诸如甄宝玉意指宝玉之真,秦钟暗示宝玉的情种角色,蒋玉涵谐音宝玉的将玉含,柳湘莲谐音绺相连意谓如同宝玉一样只因一绺头发情系人世而撒手悬崖乃早晚之事等等。小说不仅在男性知已上给出这些副本性的命名,在女性知已上也同样命名为黛玉、妙玉,与宝玉周围接近自然的知已少女以玉名之,与此相反者,则名之以钗,如宝钗者。其中,林黛玉的命名又与小说第一回中有关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的神话互为印证。

与故事开端处的地名即势利和人情的隐喻相对称,小说出示的核心情节乃是“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的对立。一面是世俗的婚姻,一面是自然的情爱;一假一真,而真情隐废,假语存焉;世俗的婚姻获得世俗的胜利,自然的情爱归还给自然的还泪神话。在这个还泪神话里,贾宝玉被命名为神瑛侍者,林黛玉被命名为绛珠仙草。绛珠既谐音降珠亦即流泪又意为绛珠即血泪,而神瑛侍者的出处也顺理成章似的命名为赤瑕宫,以赤对绛,以瑕点玉。宝黛的爱情故事经由这样的命名,归结为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还泪神话。其中绛珠仙草的草字又对应于林黛玉的林字,以强调这一少女的自然草木气质,并且在形象上亦如草木般婀娜纤细,与薛宝钗那一体态丰腴的金银富贵相正好两相对照。小说主要人物的命名就这样以其符号的隐喻意味与有关人物的形象造型、性格特征、人生命运等等的展示互相应照,相得益彰。小说在人物命名上的匠心,于此可见一斑。

当然,这样的匠心还不止于此。小说对故事所在地点荣宁二府的命令,同样具有一种隐喻性的反讽意味。第五回所谓“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将荣国府的“荣”字和宁国府的“宁”字解得相当明了;因为荣华富贵所以有了不肖子孙,又因为过于安逸(宁),所以惹事生非伤风败俗,如此等等。至于这荣宁二府中的男性家长,亦有相应的不无调侃的命名,曰之贾敬、贾赦、贾政。

贾敬事奉鬼神,不问人事,整日价炼丹补身,以求长生不老,结果功成圆满,死得荒唐,“腹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得紫绛皱裂”。故名曰贾敬,谐音假经,或假敬。贾赦妻妾成群,一味荒淫,在小说中有“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一回重笔痛砭,故名曰贾赦,谐音假色,此处假字,取假借、凭借、倚借之意,意谓凭借好色而苟活。贾政算是三兄弟中最为方正的一个,然而保守僵硬,迂腐顽固,有他自制灯谜诗为证:身自端方,体自竖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是谓贾政,谐音假正。如此等等。

除了贾府家长的命名用心良苦之外,小说在贾府有四位姑娘的命名上也并非漫不经心。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分别谐音原、应、叹、息四字,连起来正好一句感慨:原应叹息。而春者,情也。虽然在汉语文字中,春字总与色情相连,所谓春色、春心、春花、春药之类;但小说以命名排列成的对春的原应叹息,却是对情的感叹。为了强调这种春情的纯洁和诗意,小说又特意在这四姐妹身边以琴棋书画命名了各自的贴身丫环,元春身边的抱琴,迎春的司棋,探春的侍书,惜春的入画。如此等等。

此外,在贾琏和王熙凤的命名上,贾琏谐音价廉,因为他所扮演的是西门庆式的肉欲顽主角色;王熙凤谐音稀凤,意谓一个鲜见的具有男性阳刚之气的强硬女子。还有李纨意谓“桃李春风结子完”,贾环谐音贾坏,赵姨娘谐音糟姨娘等等。总之,人物命名的随意性在小说中全然被诉诸其隐喻性,读者稍加玩味,便可获得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垂直联想。

《红楼梦》在人地命名上的这种垂直联想意味,使整个叙事显得细腻严密,意趣横生。尤其在第五回太虚幻境中有关大观园少女们的命运档案的揭示中,人物姓名更是具有了特殊的所指内涵,令人品味不已。比如有关林黛玉的薛宝钗,可以诉诸这样绝妙的句子:“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作为这二者各自副本的晴雯袭人,又被按其姓名特征描述为,一个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一个是“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一个被画成水墨  然,满纸乌云浊雾,以象征浊世不容这难逢又易散的晴雯,一个被画成一簇鲜花,一床被席,以暗示如花似兰的乖巧袭人在命运面前的遭受嘲弄。还有香菱的遭际命运也在命名之中被暗示为:“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正如英莲谐音应怜一样,这位少女后来的姓名香菱又谐音香灵。“两地生孤木”系拆字法,合成后来薛蟠之妻河东狮吼夏金桂的桂字,这个女人的出现直接导致了香菱的夭折,谓之“香魂返故乡”,香魂的魂字承香菱的谐音灵字而来,故乡的乡字则源自谐音香菱的香字。可见,人物命名在小说中绝不可等闲视之。没有命名上的如此匠心,又如何会有叙述少女命运的红楼词典的种种深意?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