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论争—胡适与蔡元培论战

红学论争—胡适与蔡元培论战

红学论争—胡适与蔡元培论战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红学论争—胡适与蔡元培论战

   

红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以《红楼梦》这部没有最后完成的作品为研究对象,无论如何领域是比较狭小的;尽管后来衍生出曹学,使研究曹雪芹的家世生平与明清史和文化史相重合,学术范围终究有限得很。而喜爱红学、涉猎红学、跻身红学的人有增无已,队伍越来越庞大,于是形成红学世界特有的拥挤现象。因拥挤而龃龉而争吵,致使多年来红学论争从未停止过。不仅索隐、考证和小说批评红学三派之间,你攻我伐,无有尽时;同一学派内部也歧见纷呈,争论不休。迄今为止,没有哪一个红学问题不存在各种意见的分歧。而且,不争则已,一旦争论起来,便失去平静,即使不“几挥老拳”,也是相见梗梗,不欢而终。俞平伯感慨道:

夫流传之短书夥矣,其脍炙人口者亦多,如《水浒》、如《三国》,其尤著者也,然皆不如《红楼》之异说纷纭,可聚讼而如狱,可汇合而成书者,何耶?喁喁儿女语果胜于长枪大戟耶?红牙低按果胜于铁板高歌耶?是则是矣,而犹未尽也。盖其开宗明义之章俨然悬一问题焉,此与其他小说差有分别,则后人从而讨论之,以至于争执而聚讼之,宜也俞平伯:《红楼梦讨论集序》,参见《红楼梦研究参考资料选辑》第二辑,第15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

余英时说:《红楼梦》简直是一个碰不得的题目,要一碰到它就不可避免地要惹出笔墨官司余英时:《红楼梦的两个世界》第71页,联经出版公司1981年版。。

李田意也说:红学这东西很麻烦的,我想来想去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红学”参见胡文彬、周雷编:《红学世界》第29页,北京出版社1984年版。。

这是他们多年研究红学和跻身红学的甘苦之谈,非亲身经历者不会有此感受。

所以,红学又是最能牵动人们感情的一门学问。长期“聚而讼之”的结果,逐渐形成一些公案,吸引研究者只要涉身红海,就只好徜徉,不容易纵身上岸。曹雪芹在《红楼梦曲》中倒是劝世人:“须要退步抽身早。”但在《红楼梦》研究者,可是入梦容易出梦难。就拿笔者来说,在完成了《红楼梦新论》和《红学三十年论文选编》之后,已决心“悬崖撒手”,不再涉身红学;谁知心虽坚,情有未已,誓言在耳,就来写《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了。这是几句题外话,下面言归正传,向读者介绍红学领域的几次大的论争和由论争形成的宗宗公案。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