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隐派的复活(6)

索隐派的复活(6)

索隐派的复活(6)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索隐派的复活(6)

   

曹雪芹花了许多气力,总得讨回一点代价,于是趁着修改的当儿,在书上加了一笔说,“……后因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把自己的功劳表扬一番。但他到底是个老实人,说的都是老实话,并没有夸张,更没有说这书是他的创作;可是后人偏偏不肯让他做老实人,硬要说他是作者,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这八十回的小说,问世之初,只是大家传抄,没有刊印。到后来于乾隆五十六年,有一位叫程伟元的书商把书刻印出来时,忽然变成一百二十回了;这后四十回不知是谁起的稿,只知道是由高鹗“补”齐的,不过狗尾到底不能续貂,这后四十回的文笔,显然和前八十回有异,而续文的内容,更是与曹的原意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赵同:《红楼猜梦》第15至第18页,台北三三书坊1980年版。

赵同对《红楼梦》的内容和创作过程的设想是具体而完整的,我们不忍从中断他的思路,所以不避文长,把这段带有结论性质的叙述全部引录在这里。每个涉猎红学的人都知道,《红楼梦》的成书过程和作者的家世疑案重重,至今仍有许多重大问题未获解决,经常有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矛盾横亘在研究者的面前,一方面固然可以诱发人们来寻微探妙的兴趣,另一方面也难免使人望洋兴叹,感到可望而不可及,如同乱麻一般,寻不到做纲领的头绪。

平心而论,赵同关于作者及成书过程的设想,是有相当道理的,确可以解决一些矛盾,揆情度理,不是没有可能。曹为《红楼梦》原稿的作者,曹雪芹加以批阅增删,这样推测,在逻辑上完全允许,前几年戴不凡连续撰文,力主《红楼梦》是在“石兄”旧稿的基础上“巧手新裁”而成,戴不凡:《揭开红楼梦作者之谜》,载《北方论丛》1979年第1期。庶几近似于赵同的说法,只不过戴不凡认为旧稿的作者“石兄”可能是曹荃的第二子,曾过继给曹寅,畸笏才是曹,作为一种猜测,戴不凡的说法不乏合情理之处,但终嫌证据不是,难以真正立说。赵同的设想也是一样,所以叫《红楼猜梦》,这是他的聪明处。猜猜可以,论定则谈不上。当然我们希望他的猜测是对的,最好将来能够为新发现的历史资料所证实;只是现在,由于没有足够可靠材料的支撑,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着眼,还只能认为不过是一种猜测而已,虽然是合理的猜测,聪明的猜测。

赵同关于《红楼梦》影射康熙末年诸皇子争夺储位的说法,不是新说,孙静庵、蔡元培、寿鹏飞、潘重规等都曾发表过类似见解;不同的是,赵同反对索隐派惯用的测字方法,他是从作者的作书缘起即“写此书的意识和目的”来着眼,不是说书中所有的故事都取材于皇子们的活动。他申明:“影射和取材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赵同:《红楼猜梦》第18页。这就对影射做出新的解释了。无论原作者是曹也好,曹雪芹也好,反正曹家经历过由盛而衰的过程,康熙和雍正的政权交替是曹氏家族由盛而衰的转折点,雍正皇帝亲自下令抄没了他们的家,因此后来通过写作《红楼梦》回顾这段梦幻一般的往事时,在“意识和目的”上有所寄托,有所影射,是不奇怪的,如果这样来寻求影射,实际上是探考作者的创作动机,就文学研究而言,完全是正当而有意义的。

赵同意在猜这样一个大谜,出发点殊可取,不愧为聪明的索隐法。问题是他猜着猜着,不能自己,还是想把书中人物和曹家成员以及诸皇子等,一个个对号入座,结果还是陷入了索隐派不能自拔的泥淖。且看他列出的书中人物及其影射者和在曹氏家族中的身份之间的对照表:

皇太后——贾母——曹寅之母;

康熙帝——贾赦、贾政夫妇、元春——曹寅夫妇、平郡王妃;

皇长子允——贾环——曹之弟索住;

皇次子(太子)允礽——贾宝玉——曹;

皇三子允祉——薛宝钗及袭人——曹之妻及幼时爱婢;

皇四子允禛(雍正)——迎春及孙绍祖——曹之姊及姊丈;

皇五子允祺——李纹——××;

皇七子允祐——李纨——曹长嫂;

皇八子允禩夫妇——凤姐——曹颙之嫂马氏;

皇九子允禟——史湘云——××;

皇十子允——妙玉——××;

皇十二子允祹——李绮——××;

皇十三子允祥——邢岫烟——××;

皇十四子允禵——探春——曹寅次女;

皇十五子允——惜春——曹之妹;

皇十七子允礼——宝琴——××;

(其他皇子因早殇或当时年龄太幼,均不计)

索额图——秦氏——曹侄媳;

曹——林黛玉——曹初恋的表妹;

××——巧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