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3)

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3)

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3)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3)

   

邓狂言的发挥之二,是说林黛玉不仅指董小宛,“混之以方苞”,还同时影射乾隆的元配嫡后富察氏。如果说黛玉指董小宛,邓狂言循王、沈的思路,还能附会出一些情节和例证,那末影射富察后的说法,连附会的例证也绝少提得出来。据《东华录》及一些野史记载,乾隆元配富察氏死于南巡的路上德州,死因不明,甚至有为尼的传说,和黛玉的经历迥不相侔。富察氏死后,乾隆的挽诗有句云:“圣慈深忆孝,宫壶尽称贤。”也不像黛玉在贾府的处境。到了第三十二回,邓狂言才发现了一个例证,即宝玉诉肺腑,告诉黛玉“放心”。他说:“富察氏与乾隆原当有密议那拉后专宠夺嫡之事,放心不放心之说,一毫都不矛盾。帝后本非怨偶,自然与宫妃不同。”那拉后是乾隆的第二后,富察氏死后所立,结局是被废为尼,“夺嫡之事”从何说起?“密议”云云,纯系猜测之辞,不足为据。所以邓狂言在做了上述索隐之后,自我解嘲地说:“小说之事迹,亦不必太拘,明眼人分别观之可也。”这是说,读者可以不必相信他的结论,因为他自己也感到不能自圆其说。

邓狂言的《红楼梦释真》,对元春、迎春、探春、惜春贾家四姊妹的索隐最杂乱无章。邓氏写道:

元春之取义最远,亦最曲。作者既取贾府为帝室,则帝室之上如何着笔?乃从女娲化出一元妃,即天女发祥之义也,谓称天以临之。而又取义于天数,称无道之天,以临之也。书中兼言明事,而时以元妃指熹宗。张后定策立崇祯,其意亦可通,然实则以指崇祯,言帝死而国亡,乃生出迎春、探春、惜春三妹,为前后三藩写也。三桂特重出,以其事迹太多故。迎春为二木头,福王昏愚之象,而又对写一孙家,以董妃表示之也。探春写唐王,才也,而又兼表以郑成功。惜春写桂王,出家后出走云南,兼表一李定国之坚贞,蒙难死猛腊也。故三春与宝玉平等。迎春表三桂,亦愚之也,兼表一吴应熊。探春表耿氏也,海疆之郑氏交涉也。惜春表尚氏可喜之为于所幽,亦出家象也。其在曹氏心中,则迎春表准部降王达瓦齐之尚主也,探春表蒙古超勇亲王额附策凌也,惜春表和种子绅额殷德之尚主者也。大都书中如此等之布置,确有定义,而因事出入者,不在此例。

这段索隐文字不算很多,牵涉的人物和史实甚纷繁,从清朝的发祥到康熙期时的三藩之乱,从明熹宗到乾隆,时间跨越几百年,历史人物胪列有十七人之多,每个人都与贾府的四位小姐有瓜葛,至于何以如此的缘故,邓狂言却秘而不宣,不肯告诉我们。只有结论,没有论证;提出观点,不具材料。

贾家的迎、探、惜三位小姐为什么是指三藩?除了“三”这个数字可以附会,其他的理由实难举出。清初的三藩,一为平西王吴三桂,据云南;二是平南王尚可喜,据广东;三是靖南王耿仲明的儿子耿继茂和孙子耿精忠,据福建。三处重镇,各据一方,握兵赋大权,隐如敌国。康熙十二年(1673年),尚可喜因与儿子之信矛盾激化,请求回辽东养老,于是朝廷决定撤藩,吴三桂、耿精忠、尚之信相继举兵,是为三藩之乱,至康熙二十年始平定。清初的这段史实与贾家三春无任何瓜葛,想附会也附会不上。“惜春表尚氏可喜之为子所幽,亦出家象也。”这无异于痴人说梦。按史载,尚可喜的儿子之信握兵权,酗酒嗜杀,可喜为其所制,怕自身难保,遂请归老。何宋惜春式的“出家之象”?尚氏非但没“出家”,反而是要“回家”,“探春表耿氏”,完全论而无据。至第一百零二回,邓狂言转而认为:“若以鄙人论之,则在清廷之探春,实以耿精忠所尚之肃王格格为主体。”就是说,探春又不“表耿氏”了,“表”的是耿氏的夫人,所以随之引出一段肃王格格下嫁降将之子的史实。因为是下嫁,带有“为国和亲”性质,这才有第一百零二回探春向宝玉说“纲常大体”的话。不过洞悉“纲常大体”者还有人在,不独肃王格格如是,所以邓狂言说:“唐王抗节不屈,‘纲常大体’四字,卓然无愧;而成功之报父两书,对于‘纲常大体’上,变而不失其正。”因此之故,探春又兼写唐王与郑成功。其实,我们也可以说探春是写岳飞或者文天祥,因为“纲常大体”四个字,岳飞和文天祥肯定当之无愧。邓狂言的索隐已走上魔道了。至于说迎春代表福王,又代表吴三桂及其子吴应熊,历史上更无着落。然而也无须多虑,邓狂言早已声明过了:“因事出入者,不在此例。”自己预占了地方,还有什么好说的?听凭他随意附会好了。

邓狂言认为《红楼梦》中有关吴三桂的事迹颇多,因此常常重复出现。除了贾家迎、探、惜三春指吴三桂,迎春表吴三桂,薛蟠、夏金桂也都指吴三挂。例如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邓狂言说写的就是吴三桂与李自成的正面交涉。请看下面的妙文:

此回正写三桂与李自成之交涉,而并及松山之败者也。盖松山之役,其父吴襄溃走,三桂当在行间。宁远之功,未必征实,圆圆一至,迟迟出部,比之调情允矣……然其势不振,经闯兵痛击之后,父死家亡,爱妄属人,末路穷途,铤而走险。所谓一打便倒,再打、三打者,意即指此。喊“好兄弟”,便是三桂称闯军为贼之意;继之以“好哥哥”,便是三桂称闯军好狠之意;然而曰“好老爷”,直是顿首称臣于贼矣。肮脏东西吃了又吐出了,是称臣之后又改图降清。吐出来又叫他吃,是降清又复叛清。贾珍“命贾蓉带小厮们寻踪问迹的”情况,便是多尔衮得三桂借兵之书,许即进兵,遂统帅入关之代名词。“龙王爷”,顺治也;“招驸马”,其子应熊尚主也;“碰到龙椅上去”,封王也,称帝也。皆肮脏东西也,字字不空。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