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夺嫡和曹家的败落(2)

雍正夺嫡和曹家的败落(2)

雍正夺嫡和曹家的败落(2)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

雍正夺嫡和曹家的败落(2)

   

雍正三年,内务府奏请停止曹等承造马鞍、撒袋、刀等物之饰件,改由广储司依原样铸造铜饰件。雍正批示说:“此议甚好,应依议。”《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71至第172页。雍正四年三月,突然发现库存的绸过薄而丝又嫌生,新织造的缎也粗糙而分量轻,于是雍正传旨让内务府总管查奏,特别指示要查清楚“系何处织造所进”。核查的结果,“自雍正元年以来送进之新绸,秤量挑选”,分量轻薄和丝生的有二百九十六匹;宁、苏、杭三处织造所送新缎,苏州织造上用缎一百十三匹、官缎五十六匹,曹送的上用缎二十八匹、官缎三十匹,都存在“粗糙轻薄”的问题,“比早年织进者已大为不如”。内务府这份报告特别强调,所送绸缎发生质量问题,是“自雍正元年以来”,这不分明是说曹等有意和新皇帝作对吗?结果曹等除照数赔补外,各处以罚俸一年《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74至175页、177页。。雍正四年十一月,曹等赔补的绸缎已经送到,雍正特别提出:“曹现在此地,著将曹所交绸缎内轻薄者,完全加细挑出交伊织赔。倘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徇情,不加细查出,仍将轻薄绸缎存库,若经朕查出后,则将内务府总管及库上官员决不轻轻放过也。”《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74至175页、177页。这条旨意是相当厉害的,等于命令内务府一定要找出曹的破绽来,否则就一起论罪。

雍正五年闰三月,奏事员外郎又传出旨意:“朕穿的石青褂落色,此缎系何处织造?是何员、太监挑选?库内许多缎匹,如何挑选落色缎匹做褂?现在库内所有缎匹,若皆落色,即是织造官员织得不好,倘库内缎匹有不落色者,便是挑选缎匹人等,有人挑选落色缎匹,陷害织造官员,亦未可定。将此交与内务府总管等严查。”③④《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81页、182页、180页。看来雍正是揪住织造不放了,一会嫌绸薄丝生,一会说缎匹落色,宗宗件件都和曹有关。经过“严查”果然发现:“做皇上服用褂面,俱用江宁织造送之石青缎匹。”而且库存的所有这些缎匹,“俱皆落色”。就是说,这次事故与挑选缎匹的人无关,主要是“织造官员织得不好”,因此责任全部在曹。结果曹又被处以罚俸一年③。五年五月,雍正命令曹送缎匹来京。本来这一年应该由当时的苏州织造高斌送,但雍正叫他不必来,点名让曹送。④十二月,就发生了山东巡抚塞楞额告发曹在送龙衣途中勒索驿站。雍正立即传旨说:“朕屡降谕旨,不许钦差官员、人役骚扰驿递,今三处织造差人进京,俱于勘合之外,多加夫马,苟索繁费,苦累驿站,甚属可恶!”并表彰了山东巡抚“不瞻徇”的精神,肯定塞楞额告得好《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82至183页。。这里似乎有一处暗笔:雍正说:“三处织造差人进京”,实际上他完全知道这次进京的只有曹,其一步步整治曹的用心昭然若揭。

1983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工作人员从清代档案中,发现了一件雍正七年的刑部致内务府的移会,其中写道:“今于雍正七年五月初七日,准总管内务府咨称:原任江宁织造、员外郎曹,系包衣佐领下人,准正白旗满洲都统咨查到府。查曹因骚扰驿站获罪,现今枷号。”见《历史档案》杂志1983年第1期。这说明山东巡抚塞楞额不仅告中了,而且在内务府和吏部严审之后,拟定了处置曹的办法,这就是予以枷号,并追回骚扰驿站侵贪的银两。雍正批准塞楞额的奏报是在雍正五年十二月初四。十二月十五日,便由隋赫德接替了曹的江宁织造职务,理由是“曹审案未结”《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84页。。十二月二十四日,查封了曹的家产。不过,在做出这样处置时,并没有涉及骚扰驿站问题,而是说:“江宁织造曹,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朕屡次施恩宽限,令其赔补。伊倘感激朕成全之恩,理应尽心效力;然伊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有违朕恩,甚属可恶。”《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史料》第185页。因此决定叫江南总督范时绎固封曹家财产,立即严拿重要家人。又把亏空和转移财物作为抄家的理由了。其实,所有这些统统是借口,骚扰驿站最多也只是一条导火线,真正的原因还是雍正没有把曹视作心腹,李煦整治之后,必然要处置曹。这从上面按年月引述的一条条材料中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不只对曹如此,江南的三处织造,雍正都不信任,所以才几次三番地在供奉的绸、缎、饰物上大做文章。在查封曹家产之前,已于雍正元年籍没了曹寅的内兄李煦的家产,并由胡凤翚继李煦为苏州织造②③④参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下)第583页、621页至第624页、611页、617页。。雍正四年开始兴阿、塞即允禩、允禟之狱;五年,查出李煦曾于康熙五十二年买苏州女子送给允禩,是为交结允禩,遂定为“奸党”,流往打牲乌拉②。雍正四年,新任苏州织造胡凤晕亦获罪,举家自缢,高斌继任苏州织造③。也是在这一年,曹家的另一门亲戚——曹寅的女婿平郡王纳尔苏,被革退圈禁④。两淮盐政过去由曹寅和李煦两家轮流兼管,雍正上台后委派噶尔泰为两淮巡盐。这位得宠的新巡盐于雍正五年正月密奏曹:“访得曹年少无才,遇事畏缩,织造事务交与管家丁汉臣料理。臣在京见过数次,人亦平常。”雍正加批道,“原不成器,岂止平常而已!”见《雍正朱批谕旨》,转引自《红楼梦新证》(下)第613页。态度极其严厉明朗,确如周汝昌先生所说:“雍正对曹家之久怀忌心矣!”《红楼梦新证》(下)第613页。因此,曹的被籍没家产,主要还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而不是具体的经济问题。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