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的忠奸与结局

袭人的忠奸与结局

袭人的忠奸与结局

红楼人物

我读"红"以来,发现有很多令人费解的理解,其中就包括袭人的忠奸与命运的解释。在此我想谈谈我的理解。

首先看片断:

宝玉看了,又见后面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

空云似桂如兰。

堪叹优伶有福,

谁知公子无缘。

甲戌双行夹批:骂死宝玉,却是自悔。

有人认为"破席"是讽刺袭人是宝玉的"破鞋","枉自"和"空云"是说袭人是伪善,她的好只是表面,是虚伪的心机。

那我倒要问问,"一簇鲜花"怎么解释?如果袭人的"破鞋",那还给她什么鲜花,为什么不是"残花",残花败柳不是正好说明问题吗?

正确的解释是袭人在宝玉心中或是曹雪芹心中还是一朵鲜花,因为她的命运也是被捉弄了,明明爱着宝玉,却因为某种原因而被迫嫁了蒋玉涵,而且婚后的生活又很窘迫,所以正好是"一床破席"来说明她婚后生活的窘迫。这也就是她薄命的地方,因此她才入薄命司。

"枉自"和"空云"不是讽刺,而是事实说。

且问,此偈语有主语没有?是谁"枉自温柔和顺"?又是谁"空云似桂如兰"?

答案自然是袭人了。甲戌有语:"骂死宝玉,却是自悔。"那就更说明问题了,骂宝玉的肯定是袭人了,自悔的也肯定是袭人了。

这段偈子意思是:袭人后悔叹气的说道:

枉费了我自己对宝玉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用心,那么的爱他。(袭人对宝玉这么好,但最后还是没在一起。)

白白的被人称赞我的温柔体贴如花馨香袭人一般的美妙。(她被大家认为很好,被视为内定的"姨娘",后来又怎样呢?)

我只能感叹那个优伶有这么好的福气,能够娶到我。(我们不知道其中曲折)

哪里知道我一心一意爱着的宝玉竟与我无缘。(偏偏优伶有这么好的运气)

如此分析,正好应对了甲戌的双行夹批:"骂死宝玉,却是自悔。"

袭人凭什么骂宝玉?如果说袭人是个小人,明明是自己的错,还推卸是宝玉的责任,那也最多也只能出现在她的言行中,没道理出现在偈子中。因此可以肯定袭人是没错的,是宝玉辜负了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使她感到委屈,却只能无奈的自怨自艾。袭人没错就是没有做对不起宝玉的事,所以她不是那种胆小怕死、自私自利、忘恩负义的小人,是不会在贾家落难之时去避难。

再有:

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写晴雯之疑忌,亦为下文跌扇角口等文伏脉,却又轻轻抹去。正见此时都在幼时,虽微露其疑忌,见得人各禀天真之性,善恶不一,往后渐大渐生心矣。但观者凡见晴雯诸人则恶之,何愚也哉!要知自古及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然后知宝钗、袭人等行为,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当绣幕灯前、绿窗月下,亦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是以高诸人百倍。不然,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看过后文则知矣。故观书诸君子不必恶晴雯,正该感晴雯金闺绣阁中生色方是。(第二十回)

上段文字为庚辰本对袭人结局论述的一处重要文字。 庚辰本中提到袭人嫁出去后对宝玉说"好歹留着麝月"。这话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说出口呢?"好歹"二字为求或是建议。听袭人口气好像是怕麝月也呆不住了,那她自己是不是已经因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开宝玉,但心是一直牵连着宝玉的,知道唯麝月能好好照顾宝玉, 因此劝宝玉好歹留着麝月。

如果袭人是为避难而离开宝玉,那她就没有这个必要去跟宝玉说留着麝月。要说出此语来一定是某种原因导致麝月也留不住了,那袭人才会极力劝宝玉留着她。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能断定袭人离去与麝月不保的原因是同一个。但可以肯定袭人会出此语就说明她没有逃,逃了的人就应该说"还有麝月呢"而不是说"好歹留着麝月"。

宝玉听说,方想起那条汗巾子原是袭人的, 不该给人才是,心里后悔,口里说不出来,只得笑道:"我赔你一条罢。"袭人听了,点头叹道: "我就知道又干这些事! 也不该拿着我的东西给那起混帐人去。也难为你,心里没个算计儿。"再要说几句,又恐怄上他的酒来,少不得也睡了,一宿无话。至次日天明, 方才醒了,只见宝玉笑道:"夜里失了盗也不晓得,你瞧瞧裤子上。"袭人低头一看, 只见昨日宝玉系的那条汗巾子系在自己腰里呢,便知是宝玉夜间换了,忙一顿把解下来, 说道:"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 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过后宝玉出去,终久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甲戌有批:茜香罗暗系于袭人腰中,系伏线之文。(《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甲戌有批: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那条汗巾子的作用就像月老的一根红线,大家可以看到袭人的对那条汗巾子的态度如何,她说"不该拿着我的东西给那起混帐人去",然后又说"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而宝玉见他如此,只得委婉解劝了一回,袭人无法,只得系在腰里"。之后宝玉出去,她就将那条汗巾子解下来掷在个空箱子里,自己又换了一条系着。看来袭人对那条汗巾子的态度(实为对蒋玉菡的态度)是不情愿的,但宝玉却叫她委屈的系着,最后宝玉走后就换了下来。

上段文字虽为猜想,但我结合甲戌本和庚辰本对袭人的态度来看,袭人应该不是一个见难就逃的小人。如果是这样,那批书人就不会左一个袭卿右一个袭卿的这么喜欢她了, 庚辰本也就不会在第二十一回的标题上的贤袭人侧批"当得起"。批书人应该是非常清楚袭人后面的遭际,知道袭人她是个好人,袭人是忠的。

关于花签有一大遗憾,就是各脂本对其无评(原因不论)。袭人的花签是"武陵别景",签上提诗为:"桃红又是一年春"。"武陵"是陶潜《桃花源记》中的"武陵",桃花也正好对应《桃花源记》。那袭人的签的意思就非常的明了了,其意思就是说袭人避难了。诗句是宋代谢枋得《庆全庵桃花》诗的第二句,全诗为: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这里套用袭人的命运就是说袭人因离去逃脱了一次灾难,嫁得蒋玉菡犹如第二春。第二句是否还能解释为袭人嫁给蒋玉菡只过了一年的幸福生活?

分析到此的分歧就大了,有人认为袭人见贾家坏事了,怕牵连自己就逃跑避难去了。我认为此诗的只反映了袭人的离去效果,她的命运是离去,但此诗说的是袭人离去有避难一般的效果,并非袭人离去的动机。

曾经听到有人说桃花是比作蒙受欺凌的薄命女子,或把它喻为随波逐流的轻浮佳人。其中有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杜甫的两首诗"手种桃李非无主,野老墙低还是家。恰似春风相欺得,夜来吹折数枝花。" "肠断春江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袭人先与宝玉发生了关系,后又投奔了蒋玉菡,正是一个轻浮之人的真实写照。我认为花签上的诗是不能这样理解的。我举个例子, 在《红楼梦》第七十回,黛玉赋了一首《桃花行》,以桃花自况,缠绵悱恻,亦有自叹薄命之意。曹雪芹安排黛玉用桃花自况,也将桃花喻袭人,中间难道没有一定的联系吗?黛玉的生日与袭人的生日是同一日-----百花节。袭人本姓花,黛玉又是" 阆苑仙葩"。再有第七十八回宝玉想: " 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不论宝玉是更喜欢袭人还是更喜欢晴雯,袭人在宝玉心中一定是有一席不抹之地,而且是宝玉的准"姨娘"。而黛玉更不用说,是宝玉的知己,也是被人们认为是将来的"宝二奶奶"(专家们都论述过,此不再论)。而她们的都是与宝玉擦肩而过,最终都是没有与宝玉结成夫妻。 《桃花行》象征着黛玉命薄如桃花,而用桃花喻袭人的道理也是一样的,她也因此如薄命司。

如果说宋代谢枋得《庆全庵桃花》诗为袭人最真实的写照是不对的。

寻得桃源好避秦,桃红又见一年春。

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

有人这样理解:袭人弃宝玉而去,投奔了蒋玉菡,怕宝玉来问津。看似说的通,还举例说明了宝玉就是"渔郎",曾有黛玉见宝玉批蓑戴笠的像渔郎。我又要举个例子,黛玉花签上的诗为宋人欧阳修的《明妃曲》中的最后一句: "莫怨东风当自嗟"。全诗写的是昭君出塞和亲为国。那黛玉不是与探春没有什么分别了吗?其实只是用此诗中的"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来暗示黛玉的命运而已。由此得出袭人签上的诗是不能以全诗照套理解的。

袭人的结局是个棘手的问题。我根据甲戌本的批语认为是袭人因为某原因离开了贾府,最终因为宿命而嫁给了蒋玉菡,最后她与蒋玉菡一起侍奉落难的宝玉和宝玉的妻子宝钗。凡是看过《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都深有体会, 甲戌本和庚辰本对袭人都褒奖有嘉。我是如何也不相信袭人是个见贾府将事败而弃宝玉而走的小人,不然批书人为什么会如此的喜爱袭人呢?

袭人的判词说的是袭人骂宝玉,要知道袭人为什么骂宝玉还得看第二十回的庚辰本批语" 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可见袭人虽去实未去也。"这是说袭人出去后叫宝玉留麝月,因此看出袭人虽然离开了宝玉,但一直还挂记着他。听口气袭人求宝玉留着麝月,说明了袭人自己被迫离开宝玉后不希望看到麝月也被驱逐,故有此一言。正如庚辰本批语" 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为袭人心里所想,亦是袭人出语之因。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袭人离开宝玉的,其实与知道黛玉如何而死是一样的无法证实,只能猜测。我就说几种猜想,袭人可能是被王夫人赶走的,因为她知道了袭人与宝玉的密事。袭人被宝玉赶走了,因为蒙回有批:"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回"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琏",后文"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今只从二婢说起,后则直指其主。然今日之袭人、之宝玉,亦他日之袭人、他日之宝玉也。今日之平儿、之贾琏,亦他日之平儿、他日之贾琏也。何今日之玉犹可箴,他日之玉已不可箴耶?"宝玉大了,后不可箴,袭人仍箴,宝玉不受而逐之。 之后袭人又是如何嫁给蒋玉菡的,更是无法想像。

甲戌: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甲戌:茜香罗暗系于袭人腰中,系伏线之文。(第二十八回)

我猜测当贾家败了, 飞鸟各投林后, 宝玉夫妇流落在外,与袭人与蒋玉菡相会,袭人与蒋玉菡念旧情就生活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帮助。旧情不只是袭人的,蒋玉菡与宝玉的关系也很好。此时不可将"红楼四侠"之一的蒋玉菡以时俗眼光看成是夺人妾的奸人。其中事情曲折,不知者莫怪之。

"花袭人的善始善终"我没看到,对曹雪芹笔下的这个人物形象我仅限于此,袭人表达着曹雪芹的什么思想,只待大家的继续努力。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