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香菱的结局

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香菱的结局

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香菱的结局

红楼人物

 香菱的结局

“自从两地生孤木”之别解——王靖

资料来源:《红楼梦学刊》2000年第三期,第281~284页。

作者:王靖

扫校:红狐

甄士隐的女儿英莲,被金陵薛家抢去后改名香菱,作了“呆霸王”薛蟠的妾。《红楼梦)第80回写香菱遭到了薛蟠新娶来的正妻夏金桂的百般折磨,“美香菱屈受贪夫棒”,她“本来怯弱,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今复加以气怒伤感,内外折挫不堪,竟酿成干血之症。”

在曹雪芹前80回原著中,未及写到香菱的结局,却留下了一首预示她结局的判词。第5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在“薄命司”将“金陵十二钗副册”揭开一看:

只见画着一株桂花,下面有一池沼,其中水涸泥干,莲枯藕败,后面书云:

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这一哑谜的内涵,虹学家大多认为“两地生孤木”隐一“桂”字,结合第80回所写来看,指的是夏金桂,香菱的结局是被夏金桂虐待身亡。这种观点,在红学界已达成共识,认为这是曹雪芹原著的本意。

然而,通行的120回本《红楼梦》(一般认为后40回为高鹗所续,姑从之)却不是按照这一思路发展下去的:第103回写夏金桂欲毒死香菱,反而自己误服毒药,“施毒计金桂自焚身”;第120回写香菱被扶正为妻,“产难完劫,遗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这种结局,红学家公认是违背了原著本意的,有的指责这是高鹗随心所欲歪曲原著的罪状之一,也是伪续冒充原著的绝大漏洞之一。

符合不符合原著本意,实在是衡量续书优劣的重要标准之一,尤其是像写香菱这样重要人物的结局更是如此。说香菱重要,不仅她是第一个出场的女性,也是原著写得十分活跃的人物,更为重要的是,这位名列“十二钗副册”之冠的香菱,还是原著仅仅预示过结局的十五个人物之一。料想高鹗有胆力欲将《红楼梦》续成全璧,必定先对原著下过一番苦功,这一点连竭力批评续书的俞平伯大师也不得不承认高鹗是位大红学家。那么,这位大红学家当不至于没有读过“香菱判”,或者不解“两地生孤木”为何事吧。难道他竟敢故意歪曲原著而写出与“两地生孤木”大相径庭的结局来吗?料想高鹗绝非笨伯,是不会如此蛮干的。

且从高鹗笔下一些重要人物的结局,来探索一下他对原著的态度。《红楼梦》第5回有十四首“判词”和一套《红楼梦曲》预示了“正十二钗”、晴雯、袭人、香菱等十五人的结局;其中秦氏和晴雯已在前80回中去世,其余十三人的结局都是由续书补出的。黛死、

钗嫁、元春早薨、探春远嫁、湘云守寡、妙玉遭劫、迎春被啖、惜春出家、凤入图册、纨

享后福——续书所写的这十位正钗的结局,在某些情节上和思想上虽不尽如人意,如走火入魔、掉包计之类曾受到这样那样的批评,但是,这种结局大体上还是有原著为本的;袭人嫁与优伶为妻,更是原原本本遵循着原著了;至于巧姐嫁给一个“家财巨万,良田千顷”的地主秀才,未能如原著示意那般在“荒村野店”“纺绩”,而“因济刘氏”、落籍乡村的情节还是未曾完全背离原著的。上述十二人的结局都曾以原著为本,可以说是基本上忠于原著的。据此而推,只余香菱一人,其结局当不至于完全背离原著甚至唱反调吧。

高鹗确实是遵照原著旨意而补写香菱结局的,只是对原著的理解有些不同于今人罢了。如香菱“扶正”,也是有原著为本的,第63写群芳行酒令:香菱便掣了一根并蒂花,题着“联春绕瑞”,那面写着一句诗,道是“连理枝头花正开”。对此,虽然有的研究者认为:表面逞喜庆,“这是作者的:狡狯”‘,其真正预示的却是“妒花风雨便相催”的悲惨结局;而高鹗却只注目于喜庆了。对于“两地生孤木”,高鹗的见解就更不同于今了。

在续书中,与“桂”有关联的,除夏金桂外还有写在末回的“兰桂齐芳”。这里的“兰”

是指贾兰,而“桂”呢?一般认为是指贾宝玉的遗腹子,连书中人物贾雨村也有是问:

“适间仙翁说‘兰桂齐芳’,又道宝玉:高魁子贵‘,莫非他有遗腹之子可以飞黄腾达的么?”士隐微微笑道:“此系后事,未便预说。”

对此,首倡“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的老仙翁甄士隐答而未答,模棱两可,既未肯定,也不否定,给读者留下了探讨和猜测的余地。

按《红楼梦》所述,贯府已历五世:始祖“水”旁辈、二世“代”字辈、三世“文”

旁辈、四世“玉”旁辈、五世“草”头辈。宗谱定法,昭穆有序,贾府中人,谁敢违背!贾宝玉之子为第五世,与蓉、兰同辈,其名也必定是“草”头的,怎能命名为木旁的“桂”

而搅乱了宗谱、叛离了祖宗呢?以贾政之为人,更绝不容此。曾有人指出,这个名叫“桂”

的,不该是贾宝玉之子,应是个外姓人。这一说法是合情合理的。那么他可能是谁呢?按书上所述看来,应该是甄士隐的外孙、薛蟠与香菱之子——薛桂。看来贾雨村并末猜中,而甄士隐因这是自己的外孙也不好自道,只能借口“未便预说”,避而不答了。

再探讨“自从两地生孤木”的含义。“两地”“孤木”合一“桂”字,正与图中桂花相映,那“生”字当作何解释呢?拙见认为当作“生养”讲,此句连下句是说“自从生桂”

,遂“致使香菱之魂返故乡”了。或许高鹗已早见及此,于是写出了香菱非死于夏金桂而是“产难完劫”的结局来。可见,这种结局实在是忠于原著的。

按照续书的观点,“家道复初”的不只一个贾府,还有靠薛桂而中兴的薛府。不过,“兰桂齐芳,家道复初”只是续作者的私愿和幻想,实非原著本意。原著中贾兰性好读书上进,是一个“禄蠹”的典型形象,从预示李纨结局的《晚韶华》曲看来,贾兰确会“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然而,紧接而来的是“昏惨惨黄泉路近”,这是登高而跌重的昙花一现的悲惨结局,怎称得起是“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的中兴景象呢?又不过,香菱“遗一子于薛家以承宗祧”与“兰桂齐芳,家道复初”并没有必然联系,虽“生桂”却未必能“芳”,未必“家道复初”。香菱生桂而死是高鹗对原著的一种理解,香菱死于夏金桂之手是今人对原著的一种理解。这两种思路不同的理解,究竟那种更符合于原著的本义,则将是一个待将深入探讨的问题,或是一个难以定论的难题,或是一个永不得其解的死结。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