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也谈晴雯

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也谈晴雯

名家评论红楼人物 - 也谈晴雯

红楼人物

也谈晴雯

——阿扁鱼

我不想评价小说里的人物的品质道德问题,就算是性格,我也未必描述得详尽,而且不同的时代,不同社会,衡量的标准又大不一样,很难说是好是坏,何况我对复杂的人性常常感到难以琢磨。 我先把我了解到的晴雯的故事讲一讲,可能不是十分合原书。

晴雯从小就在贾府作丫环,开始一直跟着贾母。可能不识字,但是针线非常好,因为这一点,贾母把她给了宝玉。

王夫人在“发现”晴雯是祸水之后,对凤姐描述晴雯“长得很有些象你林妹妹的”。有人说《红楼梦》一书中着重描写了黛玉的美貌,所以说晴雯和得象黛,多少表现了晴雯的模样也很不错;也有人说王夫人本来也看不惯黛玉,所以看着晴雯的气质,也觉得象黛玉。我理解的是就其看似尖刻难亲近的性格,黛玉和晴雯也许有着相似的地方,所以让人觉得她们俩相象。至于说王夫人是要整治晴雯借以向黛玉警诫,或者借此发泄对黛玉的不满,恐怕就太牵强了些,没什么探讨的意义了。

晴雯和别的丫环一样,也要赌钱,也要争吵,对人说话也要看高低。但是在她能发言的场合,她始终坚持她自己的一套是非理论。比如说她会在傍晚宝钗来看宝玉的时候背地发牢骚,会转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黛玉撒气;她也会狠狠地教训偷东西的小丫头坠儿。晴雯的观点大概是知道自己是下人,就安于本份去作下人——这样说并不违背她的评词“身为下贱,心比天高”。她认认真真地去作下人,但她自己想象中的下人并不是“下流的人”,也应该遵守作主子的人奉为真理的道德标准——比如“偷窃和淫乱”

都是极端罪恶的,那么这一切在晴雯看来就是绝对痛恨的,并且成为她刚烈性格的一部分。晴雯信仰的是道义本身,而非看起来代表那些道义的主子们,甚至晴雯在目睹他们的所作所为之后对他们表里不一的行径更加厌恶,进而更加要用自己的行为在能力所及的地方维护道义准则。

晴雯在今天看来就可称为一个“遵循死理”的人。她不明白教义规章的字面意思和制定它们的人本身是两码事儿,她就更不可能“很好”地按照制定规章的“领导”的意图去办事,她是那种把教义执行得最好,把领导意图违背得最糟的人,而这种人往往结局很惨,并且到死都搞不明白。“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 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 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这就是晴雯对自己命运的疑问。

前面我看到诸位网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评述晴雯的性格太不好等等,毫无疑问,她那样的性格在《红楼梦》时代,在今天都是不为人喜欢的。不过有人在抨击晴雯尖刻的同时,又指责袭人心狠,这就使得我不好理解了。当然我也不是说袭人的个性和晴雯的就是对立的,不赞同这边就必得赞同那边。不过袭人的的为人确切来说在下人当中算是宽容亲厚的了。她不会象晴雯那样教训坠儿,在鸳鸯抗婚的时候也全力支持鸳鸯,并且大胆地指责贾赦的贪淫好色。这说明袭人并不是一个没有是非观的人,但在很多时候环境逼得她不得不考虑道义和利益两者的取舍。违背良心,弃善作恶,不仅与情不公,也总会得罪人;而遵循死理的可怕结局,晴雯就是最好的范例。所以如果依据书里的道义常理推出的结论,袭人应该是下人中作得最成功的。对于既讨厌晴雯又憎恶袭人,然而又试图在《红楼梦》的生活背景下探讨出最合适的作人道理的人,我想恐怕是生活在半空中,太不实际的空想家。

最后一点,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从《红楼梦》里根据需要在品行个性等各个方面都提炼出每种最成功的典型,以便我们在今天学习模仿,从而或者改善我们在为人处世方面的修行,或者使别人看出我们的唯美。所以才会十分乐于从枝枝节节去挖掘出每个形象的“好”“坏”,然后大家群策群力地组织讨论出某种标准,以便条文成形且被普遍认可后,大家作人的心思就踏实多了。呵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