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女迎春

弱女迎春

弱女迎春

红楼人物

在原应叹息贾府四春之中,也许很少人会注意到,其中最美貌、最智慧的应该是迎春。只是有了元春的尊贵和探春的出色来遮掩,她的光芒不再引人注目。她自己也唯愿能够不被发现地悄悄凋谢。是的,凋谢那就是她生活的目的。可叹的是她连静静地、慢慢地凋谢也不可得,她是在青春初放的年华被摧残死的。她的美丽在她一出场时就交代过了:“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可是由于她在书中是如此的不引人注目,所以我竟从未注意到她其实是四春中最美丽的,直到后来看了许多版本的红楼梦人物画,才慢慢的发现,在画家的笔下,迎春总是最美的一个。关于四春的画,元春总是雍容高贵的淹没在一堆凤冠霞帔里,探春则总是一副凌厉果断的表情,(这个表情每次看到都让我莫名其妙)只有迎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太没有性格,太没有特征的缘故,反正她总是很美很沉静的,一双眼睛静静的、如有所诉,又仿佛什么也没说过。也许看活生生的动起来的人,应该是探春最有神采,可是看画的时候,总是觉得迎春最美。



她的智慧雪芹写来却极其隐讳。因为迎春自己也是决不肯张扬,反而极力隐藏自己的个性和智慧的。总之,一切能够表现自己让她引人注目的东西她都要隐藏起来。而且她的智慧只是先天的优势,显然缺乏后天的培养和自己有意识的训练。可是那已经足够让她有羞恶之心,正是这点羞恶之心,最终送了她的命。关于她的智慧,有一个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在四春之中,琴棋书画,迎春最擅长的是棋,她的贴身丫鬟也叫做司棋。(到是这位司棋比主子更张扬十倍。)而下棋绝对是智者的游戏!没有智慧或者智慧不高的人都是绝对不能成为下棋高手的。棋是人人可学的,只是有高下之分而已,既然大观园里不乏聪明人,可是迎春在棋艺上仍能领先,那不能说明什么吗?只不过她所拥有的智慧,虽然能让她揭开复杂的棋理,可是她所生活的环境,却让她成长为一个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说的高分低能的人。她有智者的通达,淡泊,却没有探春那种勇者的强悍,和凤姐那种政治家的狡猾和狠辣。她的棋艺高超,这点在书中是有迹可寻的:四春最贴身的丫鬟分别叫琴棋书画不是偶然的。一部红楼多少暗线伏在里面。贾府四春的贴身丫鬟之名又岂能无所指呢?元春的丫鬟叫抱琴,既然贾府要把元春送入宫中,当然她要精通演奏;而探春的丫鬟叫侍书,探春的书法也是四人中最精的,所以在元春归省时,才会“又命探春另以彩笺誊录出方才一共十数首诗,出令太监传与外厢。”而惜春的丫鬟叫入画,惜春会画,这个想必不用我多说了,看过红楼的应该都有印象。贾母不要别人,偏要惜春画园子图,当然是为了在四春中唯有她会画两笔;但是画和棋却有个不同的地方,就是:画的天赋在感觉,与智慧无关。而人人能入门的棋,要下的好,却非智者不能为。而迎春的丫鬟叫司棋,宝玉在得知迎春搬出大观园时,写的诗如下: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从这八行诗上,可以看出宝玉对迎春的怀念中,对棋的回忆,占多大的分量。怀念一个人时,特别怀念她的棋艺,是否可以间接印证了这个人棋艺的高超呢?



如果没有足够的智慧象她那样身份的女人,是很容易娇蛮起来的。比如她可以做个象她同父异母兄弟贾链那样的人。其实他们兄妹俩,除了智慧上的差别,其它方面几乎都是非常相象的。比如容貌,比如庶出,当然性别不同也是个很重要的因素。她的智慧让她知道自己的今生已经无望,她极力的收敛自己,麻木自己,努力使自己变成一个二木头。她只能在太上感应篇的世界里寻求来生渺茫的希望。她希望所有的人都忽视她,不注意她,那她就能静静地沉浸在棋和太上的世界里慢慢的凋零。可是这样平凡的期望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贾赦而不是贾政是现任的荣国公。所以迎春就是荣国府三姐妹中唯一的荣国公千金。到了那个命定的时刻,她是必须不由自主的走上婚姻之路的。她尊贵的身份没有给她带来任何荣耀,她的公侯父母是如此不堪。如果说探春有赵姨娘这样的母亲是可怜的,那么迎春有贾赦和邢夫人这一对父母就更加可怜。因为她甚至没有象探春那样抱怨、嫌弃他们的权利。贾赦是唯知作践脂粉,根本无心、无暇、也无资格做父亲的老混蛋。邢夫人虽然地位尊贵——她是正牌的荣国公夫人,可是其实这个夫人,连那个让人讨厌的赵姨娘都不如,她是连母性的本能都没有的。不要吃惊,静下来慢慢的仔细想想,随便你想起这位夫人的任何一件事情,拿去和那个赵姨娘对比吧,她的讨厌只在赵姨娘之上!不过因为她是诰命夫人,除了贾母这样身份的老太君无人敢把这种厌恶偶然表现出来而已。可叹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也还不是迎春的生母。来听下这位诰命夫人在书中对迎春几乎是唯一一次面对面的谈话吧:“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我想天下的事也难较定,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人养的,出身一样。如今你娘死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反不及他一半!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倒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也不能惹人笑话议论为高。”她等于是明白的当面宣布了,你别妄想我会做你的母亲!

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迎春的性格难免懦弱,她逃避一切,不计较一切,她做什么都不经心。她就象人们常说的那种书呆子,棋呆子一样,不能说他们没智慧,相反可能他们还拥有较高的智慧。可是实际生活能力却比较低,属于高分低能的人。而迎春我认为她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她几乎是没有欲望,没有斗志,没有什么好奇心的人。她的生命力和活力指数都比较低,对于她这样的人,也许拥有智慧反而是一种不幸吧。就好象她即嫁了那样一个丈夫,拥有美貌也同样是她的不幸一样。她对今生似乎已经绝望,所以诸事都不放在心上。都说李纨槁木死灰,其实李纨还有所寄托。而细细的品味迎春,她却是真如槁木死灰一般。她只是拼命的看太上感应篇,把虚无缥缈的希望寄托在来世。



连仆人也知道:“二姑娘的浑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她的懦弱之名,让她连在自己的卧室里都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宁。她奶妈的儿媳妇那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她仍然无动于衷的忍受了。可是她忍耐并不等同于她糊涂不知道真相,且听听她是怎么说的“迎春道:何用问,自然是他拿去暂时借一肩儿。我只说他悄悄的拿了出去,不过一时半晌,仍旧悄悄的送来就完了,谁知他就忘了。今日偏又闹出来,问他想也无益。绣桔道:何曾是忘记!他是试准了姑娘的性格,所以才这样。如今我有个主意:我竟走到二奶奶房里将此事回了他,或他着人去要,或他省事拿几吊钱来替他赔补.如何?迎春忙道: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待到探春招来平儿摆平此事,迎春亦无欣喜,她由始至终,都是淡淡的。可见她先前的忍耐并非是出于惧怕,而是出于对身外物的轻视。请听她最后如何评价此事:“当下迎春只和宝钗阅感应篇故事,究竟连探春之语亦不曾闻得,忽见平儿如此说,乃笑道: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众人听了,都好笑起来。黛玉笑道: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迎春笑道:正是。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可叹的是:即使是这样的忍耐工夫和豁达天性,仍然不能让她在她的禽兽夫婿手下活过一年,就被折磨死了。



其实那个中山狼夫婿也未必比贾赦更加不堪,只是迎春她虽然已经把自己训练成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的二木头,可是她那一流棋手的智慧和她的学识,让她渴望维护自己最起码的尊严,不能愚昧的接受自己的命运成为邢夫人第二。她无法象邢夫人那样守着丰厚的嫁妆和不薄的家产,伴着自己的禽兽丈夫过自己奢华的日子。可怜她还是不够麻木,不够懦弱,若是懦弱的连气也不敢生,禀性愚犟,只知承顺孙绍祖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孙绍祖摆布。甚至助纣为虐,孙绍祖看好哪个丫头,则为他出面去讨哪个丫头,也必定不会一年就赴黄粱去了。应该说,邢夫人的愚犟、毫无品位、正和贾赦及贾赦选中的丈夫人选是天生一对,和禽兽一起生活的人,哪怕是拥有一点微弱的人类的敏感和智慧都无法适应那种非人的生活。再如果她是丑陋的,被丈夫冷落一旁,那就是她的幸运了。她会在棋盘和书籍中静静的终老此生。不幸的是——她是美丽的,美丽的让她的禽兽丈夫不能忽视。这时候命运显出了残酷狰狞的面目——命运给了她美丽和智慧,又以美丽和智慧使她更加不幸。



“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一个美丽智慧的女儿象一只孤独无助的小鹿,在中山狼的无情追逐中,逃无可逃,躲无可躲,不过一年,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一样的女儿,就被折辱而亡。而她的智慧和美丽成了命运嘲弄和摧残她的祸水。如果她是象探春那种生命力强的人,在无奈伤心中,总会尽力想法子明哲保身,就象宝钗对夏金桂的态度,当然这只是个比喻,毕竟是性质不同的两种关系。而迎春即没有这样的能力和活力,更有可能,她爱看的那些书所灌输给她的那些宿命的思想,让她认命,让她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果报。当她临死前悲愤的发出:“我不信我的命就这么不好”时,我想,那也并不是她的发狠,甚至不是她的责问,而只是她的哀叹罢了。当她明白自己的一生即将结束了,她哀叹为什么自己会无端受此果报?为什么自己一生谨小慎微,事事忍耐,却没有为自己换来一个太上感应篇上应允过的结局?



细细的思忖十二钗的命运,原来殊途同归,个个薄命,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所有的美丽,才华,活泼的青春,鲜活的生命,最终竟都逃不出薄命一司。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呜呼!春去也!千红哭,万艳悲,群芳碎!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