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十二金钗之迎春

红楼十二金钗之迎春

红楼十二金钗之迎春

红楼人物

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善良到显得有点傻,温和得让人感到懦弱。她和惜春都没有其他姐妹的才情,惜春还多少会涂鸦两笔,更有妙玉这个知交,而她,或许是大观园最容易被遗忘的一位。一个平凡的人,默默的在别人的故事里生活,承认着别人的优秀并且不得不学会欣赏,然后再学着忍受属于自己的寂寞。

    红楼里写活了这个凡人,当然这费不了曹先生多少笔墨。没人愿意平凡,不得已而为之,同是小姐,谁愿意做衬托别人的绿叶?显贵至交来给贾母拜寿,身为亲孙女的她竟然连出场的机会也没有。本该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外孙女,甚至更远的薛小姐在那儿翩翩起舞,她呢?连作观众的资格也没有。

    她同样是需要人呵护的女孩子,林妹妹可以为呵护不周而流泪,而她呢?是主角和配角对生活的要求判若云泥吗?不是,而是一次次失望之后的麻木。她是温柔的,温柔到几乎没有激情可言,面对身边那些武装到牙齿的男男女女,她没有探春那样反抗的能力和勇气,于是,她只能是被人欺侮。如果不懂得把小姐的称呼变成权力,那么称呼也就只是称呼而已。

    世上最多的是平凡的人,平凡的人甘于或者至少是忍受平凡是所有社会稳定的前提,这未必公平,但是规矩,没准,也是天理。大观园里的男女英豪已经太多了,也够肮脏龌龊了,于是曹先生就写了一个不给大家添乱的迎春。不争,不斗,安心甚至装出开心的样子为她人作着绿叶。

    凡人之所以能忍受平凡,除了平凡有平凡的少许乐趣外,或许是因为身边有许多和自己一样的凡人甚至还不如自己的人。如果把一个凡人放在一群不凡的人中间,那平凡就和不幸相近了。更不幸的是,她们的身份是等同的,可是待遇和人情冷暖却又是如此天差地远。如果她是一个丫鬟,或许会好受的多,当然,丫鬟有丫鬟的苦恼。

    曹先生只写了八十回,却在第七十九回上把她嫁给了一个混蛋,然后高鄂接着曹先生的意图一次次的渲染着家庭暴力,嘿,糟践凡人大家总是比较拿手。当然,林妹妹,薛小姐,史小姐,三丫头,那一个个都是人间奇葩,更被像我这样的读者众星捧月似的看守着,就算作者要糟践也该留到最后。先拿大家不怎么介意的凡人开刀,这是文章的需要,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不管什么时间,什么社会,大约需要作出牺牲的总是凡人。问题是,再有意思的现象,老是发生,也就很没意思了。

    不喜欢迎春,谁让她没有别人漂亮,没有别人的才情,没有别人的孤傲和冰清玉洁,没有别人的犀利和敏锐呢?可是,平凡,那不是她的错误。我只希望,曹先生那流得满脸都是的热泪,至少有那么几滴是给她的,几滴,多乎哉?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