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魂牵梦萦红楼情

6.这一掌,掴得好痛快!——探春之“怒”

   

世间大凡主子昏愦无能,那些狗仗人势鼠类小人就要兴风作浪,制造事端。

大则祸国殃民,小则闹得家宅不宁,若是一个单位有这么个一二人,就会搞得乌烟瘴气,人心离散。这种现象古往今来皆有,于那名门望族尤为典型。小说《红楼梦》中,对此种弊端时有描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眼下的一个例子,就是《红楼梦》第74回所描写的“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正如本回的回目所示,这一次的“抄检” 行动,纯属于主子昏愦,为“奸谗”

所“惑”。不过,凡属此类行动,大抵是小人狂獗一时,到头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食苦果。

“抄检大观园”的“导火线”是“绣春囊”事件。王夫人的目的是通过“抄检”寻出那些下人们“不正经”的证据,以维护自家的“名声”,洗脱自己治家不严的责任。主子有命,奴才动手,于是一支“检查团”开进了大观园。

“抄检” 是从恰红院开始,当“抄检” 到探春的住处时,终于遇到了“麻烦”。小说中有如下一段精彩的描写:

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就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

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大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说着,便亲自解衣卸裙,拉着风姐儿细细的翻。又说:“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那王善保家的讨了个没意思,在窗外只说:“罢了,罢了,这也是头一道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作什么!”探春喝命丫鬟道:“你们听他说的这话,还等我和他对嘴去不成。”侍书等听说,便出去说道:

“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凤姐笑道:“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探春冷笑道:“我们作贼的人,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

平儿也忙陪笑解劝,一面又拉了侍书进来。周瑞家的等人劝了一番。凤姐直待伏侍探着睡下,方带着人往对过暖香坞来。

这一段引文看似长了些,可读来却觉得很短。因为作者描写得太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物的形容都展现在读者的眼前,个个活灵活现,使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特别是探春那怒不可遏的一掌,掴得响亮,掴得痛快!试问除了曹雪芹,何人能写出如此动人、动情的场面?除了《红楼梦》又去那本书中能读到如此奇文妙语,看到如探春一样的人物?非曹雪芹写不出,非《红楼梦》读不到,这就是《红楼梦》之所以久传不息、魅力无穷的根本原因!

探春之怒,是久积在胸。从她听到来人“抄检”那一刻起,已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小说中写道:“又到探春院内,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从探春摆出的这个阵势看,显然是对抄检“这等丑态”极为不满。“一时众人来了。探春故问何事。”一个“故”字,又一次点出探春当时的不满心情。当王熙凤说明深夜惊动的原委以后,小说中特用探春“冷笑道”三个字,活画出探春当时的神情。试看探春“冷”在何处,“道”出了什么:

“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按我的箱柜,他们所有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便命丫头们把箱柜一齐打开,将镜奁、妆盒、衾袱、衣包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请凤姐去抄阅。

这种锋芒外露的话,何人听不出其中的话音!把“若大若小之物一齐打开”,这那里是让“抄阅”,简直就是“示威”!仿佛就是对来人们说:“你们搜吧!

看你们搜不出来怎么交待”。更厉害的话还在后头,听探春又如何说:

我的东西用许你们搜闯,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按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大大,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探春不愧为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大丈夫,有见识、有气魄,不畏权势。就敢于为下属承担责任这一点来说,实在让今日某些官僚们无地自容!最深刻、最打动心弦的话还在下面。听,探春慷慨陈词道:

“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

“不觉流下泪来”,这是探春的悲愤之泪。她从今日“这等丑态”中看到了自家“自杀自灭”的“预兆”,今日的“抄检”是明日“真抄”的“大演习”,倘是明日“真抄”来了,自然是“一败涂地”。这就是探春从开始听见“抄检”

到“不觉流下泪来”的根本原因。她掴向王善保家的那响亮的一掌,固然是对那些“狗仗人势,天天作耗”的奴才的惩罚、教训,维护她的大家小姐的尊严,但是这绝非是“这一掌”的根本原因和它的全部意义。

探春的一掌,掴在王善保家的脸上,疼在她背后、指使她干“这等丑态”

的主子的心上。以探春的地位、身份和她的聪明程度,她当然知道“打狗还要看主人的面子”的俗语。但她还是掴了这一掌,显然她掴的不单单是那个奴才。

她知道,奴才会回去“打小报告”的,而且还要“添油加醋”去哭诉一番。但她更为这个家族的日趋腐败不堪忧心,更为这个家族被这些昏债无能之辈所遭蹋而感到痛心疾首。因此,探春的“这一掌”,是掴向整个旧家族和这个旧家族的统治者们。“这一掌”不仅是对如王善保家的那样的狗奴才的警告,而且也是对那个大家族统治者们的警告。这里确有她站在家族立场、维护它将败命运的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意义是她对这种旧制度、旧势力的痛恨。

这一掌,掴得好痛快!

1995年1月6日

胡文彬《魂牵梦萦红楼情》

doing扫描识别

CYang校对

回《魂牵梦萦红楼情》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