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之早期设计

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之早期设计

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之早期设计

魂牵梦萦红楼情

4.怀金与金簪雪里埋——薛宝钗“结局” 之早期设计

   

《红楼梦》中的薛宝钗,进京的初意是参加“才人赞善”竞选的。后来不知为什么皇帝老儿“取消”了这次“选美”活动,皇商小姐只好随母住在贾府内。看来她虽然长得富态美貌,却没有进宫侍奉皇上的福份,这恐怕也是“命中注定”了的。

说起“命中注定”,首先,我们不能不想起宝钗的名字和号,乃至她所住的蘅芜院的“寓意”来。曹雪芹用李义山的《残梦》诗中“宝钗何日不生尘”命名,不仅含有“宝钗分”的意思,而且还有诗中“怨别离”、“劳独梦”的意思,都是暗示她将来有离夫之叹。她身边的几个丫鬟的名字都与此相关联。至于说叫“蘅芜君”之号,正是她早死于宝玉的一证。唐人张泌《妆楼记》中说:“汉武梦李夫人遗蘅芜香,觉而衣枕香,三月不歇”,既暗示她的“冷香”性格,又寓示她如李夫人一样早死。那么,宝钗又是如何死的呢?死于何处呢?这就不由得想起第5回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看到那本“正册”

上的图画和判词来。那册上背面画的是“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她的判词也是与林黛玉合着的,一句“可叹停机德”是说这位宝姑娘是一位恪守妇道的好女子,典用“乐羊子妻子事”,脂批已经说明了。她的结局,是“金簪雪里埋”。据有人说是指她的结局冷漠与凄苦,似乎是为宝姑娘“遮饰”。

十多年前,吴世昌先生有过大胆的推测,她说贾雨村那句“钗于奁内待时飞”,是说贾家败落后薛宝钗(此时该是宝二奶奶)嫁给了那位流刑千里之外的贾雨村了。其根据是“钗”即指薛宝钗,“时飞”为贾雨村之表字,所以说“钗”“待时飞”,即是薛宝钗的结局了。吴世老的高论大可商榷。因为《红楼梦》中说得明明白白,贾雨村是因“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曰: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如果以吴世老的解释,那么前一句中的“玉”又指何人?是“贾宝玉”

之王,还是“林黛玉”之玉?“待时飞” 是“待”贾雨村,那么“求善价”又是“求”

的何人?“善价”无论怎样“谐音”也难于“谐”出个人名来。倘若硬是要谐出个“单”

假(贾),在《红楼梦》中也找不出的,因为小说中只写了一个“单骗人”!

那么,薛宝钗的结局是否如小说中所写的,实现了宝二奶奶的“梦想”之后,又怀上了宝玉的苗苗,最后生下个“桂”小子,“兰桂齐芳,家道复初”呢?我认为也不是。

如今我们看到的结局,恐怕是与“沐皇思延世泽”的设想有关。这是因为:(1)从判词“金簪雪里埋”的预示,当是贾家败落之后,“飞鸟各投林”,薛宝钗无从生计,冻馁而死,时在严冬之际,草草掩埋。所谓“金簪”,是“钗”字,指薛宝钗;所谓“雪”,既是谐“薛”音又是实指,即“一堆雪”;所谓“埋”字,即自也、葬也。仅说其结局“冷漠”、“凄苦”,显然没有说出“埋” 的真意,使“埋”字失去了意义。(2)脂批曾有云,《红楼梦》后几十回中原有“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故事,今本所无。

我以为这条批语为我们讨论“金簪雪里埋”一句的深远“寓意”,提供了信息,也可以说是我之所以作如此“推测” 的一条根据。

薛宝钗的结局同林黛玉的结局一样,都写在“正册”头一页的图面里和判词中。她们二人,一个“上吊” 而亡,一个“冻饿” 而死,其下场都非常悲惨。所谓“怀金悼玉”,正是曹雪芹对这对少女的悲剧命运的无限同情。

1994年5月13日

胡文彬《魂牵梦萦红楼情》

doing扫描识别

CYang校对

回《魂牵梦萦红楼情》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