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卷 警顽心儒吴修讲义(1) 悲恶梦病百合惊魂

第五 卷 警顽心儒吴修讲义(1) 悲恶梦病百合惊魂

第五 卷 警顽心儒吴修讲义(1) 悲恶梦病百合惊魂

金玉缘

第五卷 警顽心儒吴修讲义(1) 悲恶梦病百合惊魂

   

话说麒麟下学回来,见了权太君。权太君笑道:"好了,如今野马上了笼头(2)了。去罢,见见你老爷,回来散散儿去罢。"麒麟答应着,去见吴礼。吴礼道:"这早晚就下了学了么?师父给你定了工课没有?"麒麟道:"定了。早起理书,饭后写字,晌午讲书念文章。"吴礼听了,点点头儿,因道:"去罢,还到老太太那边陪着坐坐去。你也该学些人功道理,别一味的贪顽。晚上早些睡,天天上学早些起来。你听见了?"麒麟答应几个"是",退出来,忙忙又去见董夫人,又到权太君那边打了个照面儿。

赶着出来,恨不得一下就走到燕子坳才好。刚进门口,便拍着手笑道:"我依旧回来了!"猛可里倒唬了茗筠一跳。玲珑打起帘子,麒麟进来坐下。茗筠道:"我恍惚听见你念书去了。这么早晚就回来了?"麒麟道:"嗳呀,了不得!我今儿不是被老爷叫了念书去了么,心上倒象没有和你们见面的日子了。好容易熬了一天,这会子瞧见你们,竟如死而复生的一样,真真古人说'一日三秋'(3),这话再不错的。"茗筠道:"你上头去过了没有?"麒麟道:"都去过了。"茗筠道:"别处呢?"麒麟道:"没有。"茗筠道:"你也该瞧瞧他们去。"麒麟道:"我这会子懒待动了,只和妹妹坐着说一会子话儿罢。老爷还叫早睡早起,只好明儿再瞧他们去了。"茗筠道:"你坐坐儿,可是正该歇歇儿去了。"麒麟道:"我那里是乏,只是闷得慌。这会子咱们坐着才把闷散了,你又催起我来。"茗筠微微一笑,因叫玲珑:"把我的龙井茶给三爷沏一碗。三爷如今念书了,比不的头里。"玲珑笑着答应,去拿茶叶,叫小丫头子沏茶。麒麟接着说道:"还提什么念书,我最厌这些道学话。更可笑的是八股文章,拿他诓功名混饭吃也罢了,还要说代圣贤立言(4)。好些的,不过拿些经书凑搭凑搭还罢了;更有一种可笑的,肚子里原没有什么,东拉西扯,弄的牛鬼蛇神,还自以为博奥。这那里是阐发圣贤的道理。目下老爷口口声声叫我学这个,我又不敢违拗,你这会子还提念书呢?"茗筠道:"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但从小在南边也念过几本书,'四书''五经'、八股文章的,也都曾看过。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有清微淡远(5)的。那时候虽不大懂,也觉得好,不可一概抹倒。况且你要取功名,这个也清贵些。"麒麟听到这里,觉得不甚入耳,因想茗筠从来不是这样人,怎么也这样势欲熏心起来?又不敢在他跟前驳回,只在鼻子里笑了一声。正说着,忽听外面两个人说话,却是玉扣和玲珑。只听玉扣道:"贺燕姐姐叫我老太太那里接去,谁知却在这里。"玲珑道:"我们这里才沏了茶,索性让他喝了再去。"说着,二人一齐进来。麒麟和玉扣笑道:"我就过去,又劳动你来找。"玉扣未及答言,只见玲珑道:"你快喝了茶去罢,人家都想了一天了。"玉扣啐道:"呸,好混账丫头!"说的大家都笑了。麒麟起身才辞了出来。茗筠送到屋门口儿,玲珑在台阶下站着,麒麟出去,才回房里来。

却说麒麟回到万花坊中,进了屋子,只见贺燕从里间迎出来便问:"回来了么?"玉扣应道:"三爷早来了,在茗姑娘那边来着。"麒麟道:"今日有事没有?"贺燕道:"事却没有。方才太太叫如意姐姐来吩咐我们:如今老爷发狠叫你念书,如有丫鬟们再敢和你顽笑,都要照着绣翠瑰芹的例办。我想,伏侍你一场,赚了这些言语,也没什么有趣儿。"说着,便伤起心来。麒麟忙道:"好姐姐,你放心。我只好生念书,太太再不说你们了。我今儿晚上还要看书,明日师父叫我讲书呢。我要使唤,横竖有贞镜玉扣呢,你歇歇去罢。"贺燕道:"你要真肯念书,我们伏侍你也是欢喜的。"麒麟听了,赶忙吃了晚饭,就叫点灯,把念过的"四书"翻出来。只是从何处看起?翻了一本,看去章章里头似乎明白,细按起来,却不明白。看着小注,又看讲章,闹到梆子(6)下来了,自己想道:"我诗词上觉得倒不难,在这个上头竟没头脑。"便坐着呆呆的呆想。贺燕道:"歇歇罢,做工夫也不在这一时的。"麒麟嘴里只管胡乱答应。贞镜贺燕才伏侍他睡下,两个才也睡了。及至睡醒一觉,听得麒麟炕上还是翻来覆去。贺燕道:"你还醒着呢么?你倒别混想了,养养神明儿好念书。"麒麟道:"我也是这样想,只是睡不着。你来给我揭去一层被。"贺燕道:"天气不热,别揭罢。"麒麟道:"我心里烦躁的很。"自把被窝褪下来。贺燕忙爬起来按住,把手去他头上一摸,觉得微微有些发烧。贺燕道:"你别动了,有些发烧了。"麒麟道:"可不是。"贺燕道:"这是怎么说呢!"麒麟道:"不怕,是我心烦的原故。你别吵嚷,省得老爷知道了,必说我装病逃学,不然怎么病的这样巧。明儿好了,原到学里去就完事了。"贺燕也觉得可怜,说道:"我捱着你睡罢。"便和麒麟捶了一回脊梁,不知不觉大家都睡着了。

直到红日高升,方才起来。麒麟道:"不好了,晚了!"急忙梳洗毕,问了安,就往学里来了。吴修已经变着脸,说:"怪不得你老爷生气,说你没出息。第二天你就懒惰,这是什么时候才来!"麒麟把昨晚儿发烧的

话说了一遍,方过去了,原旧念书。到了下晚,吴修道:"麒麟,有一章书你来讲讲。"麒麟过来一看,却是"后生可畏(7)"章。麒麟心上说:"这还好,幸亏不是'学''庸'。"问道:"怎么讲呢?"吴修:"你把节旨(8)句子细细儿讲来。"麒麟把这章先朗朗的念了一遍,说:"这章书是圣人勉强后生,教他及时努力,不要弄到……"说到这里,抬头向吴修一瞧。吴修觉得了,笑了一笑道:"你只管说,讲书是没有什么避忌的。《礼记》上说'临文不讳'(9),只管说,'不要弄到'什么?"麒麟道:"不要弄到老大无成。先将'可畏'二字激发后生的志气,后把'不足畏'三字警惕后生的将来。"说罢,看着吴修。吴修道:"也还罢了。串讲呢?"麒麟道:"圣人说,人在少时,心思才力,样样聪明能干,实在是可怕的。那里料得定他后来的日子不象我的今日。若是悠悠忽忽到了四十岁,又到五十岁,既不能够发达做官的话。'闻'是实在自己能够明理见道,就不做官也是有'闻'了。不然,古圣贤有遁世不见知(10)的,岂不是不做官的人,难道也是'无闻'么?'不足畏'是使人料得定,方与'焉知'的'知'字对针,不是'怕'的字眼。要从这里看出,方能入细。你懂得不懂得?"麒麟道:"懂得了。"吴修道:"还有一章,你也讲一讲。"吴修往前揭了一篇,指给麒麟。麒麟看是"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11)"。 麒麟觉得这一章却有些刺心,便陪笑道:"这句话没有什么讲头。"吴修道:"胡说!譬如场中出了这个题目,也说没有做头么?"麒麟不得已,讲道:"是圣人看见人不肯好德,见了色便好的了不得。殊不想德是性中本有的东西,人偏都不肯好他。至于那个色呢,虽也是从先天中带来,无人不好的。但是德乃天理,色是人欲,人那里肯把天理好的象人欲似的。孔子虽是叹息的话,又是望人回转来的意思。并且见得人就有好德的好得终是浮浅,直要象色一样的好起来,那才是真好呢。"吴修道:"这也讲的罢了。我有句话问你:你既懂得圣人的话,为什么正犯着这两件病?你们老爷虽是不曾告诉我,其实你的毛病我却尽知的。做一个人,怎么不望长进?你这会儿正是'后生可畏'的时候,'有闻''不足畏'全在你自己做去了。我如今限你一个月,把念过的旧书全要理清,再念一个月的文章。以后我要出题目叫你作文章了。如若懈怠,我是断乎不依的。自古道:'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你好生记着我的话。"麒麟答应了,也只得天天按着功课干去。不提。

却说慧兰自从闻得宗道婆的事闹破以后,这几日一直心绪不宁,说话指派人都是狠狠的,总觉气无处出的似的。这一日掌灯(12)时分,命银杏去找宗来运和他家的来,只说奎大奶奶有事问他们。宗来运正为他娘的事烦愁,本欲求求这府里的老爷们,又知他娘素来人人厌的,恐不中用,也只得罢了。正和他媳妇相对流泪呢,一时银杏来了,说:"大奶奶吩咐叫你们去呢。"宗来运听了唬了一跳,素知他娘向来和奎大奶奶不对眼的,不知又是什么祸事来了。只得和他媳妇连忙跟了银杏进来。银杏先进去回道:"宗来运和他家的来了。"然后,宗来运和他家的乍着胆子进来,战战兢兢先给慧兰请了安,问:"奶奶找我们来什么事?"慧兰道:"你娘的事怎么样了?"宗来运家的道:"劳奶奶动问。这也是他自作自受,叫我们也没法儿。"慧兰道:"我生来是个爱管闲事的,也最是个心慈手软的。听见你娘出了事,我本不欲过问,但只看在你们的面上,我也得管呀,你们毕竟是这府里的人呀。便使人官府里走动走动,回来说'已经问了死罪的了',我也就没法儿。"宗来运流泪道:"大奶奶的情我们领了。这也是我娘的命罢咧。"慧兰道:"快别这样说。什么'命'啊,'鬼神'啊的,我最不信这些个话。我使去的人还得了信儿说,刑部听说宗道婆的儿子是我们府里的人,说是'老子娘这样黑心,儿子也必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要来抓你们呢。"宗来运和他家的听了,吓得一齐跪下道:"求大奶奶救我们一救。"说着,宗来运家的哭了。慧兰摆摆手道:"我最听不得人求我。老太太也发了话了,说要撵出你们去呢。既这样,你们就乘机出去。别看咱们府里外头瞧着架子倒大,内里也就穷得很呢。这里有我几件首饰,倒还值得几个钱,你们拿了去连夜出角门走罢。我只回老太太说,已经撵了你们就完了。不要说别的,只别忘了我就好。--你们今夜不走,明儿就许是老太太命我撵你们了,何苦落那没脸。"一席

话说的宗来运和他家的感激啼零,说道:"奶奶大恩大德,我们下辈子仍作奶奶的奴才偿还罢。"说毕,又磕了几个头,才起来接了首饰出去了。

宗来运和他家的出了慧兰院子,连忙回自己处收拾收拾衣服等物,悄悄儿的出来,沿西便道过去,往右拐就是吴府角门了。正急急的走着,忽听有人叫道:"捉贼啊!"便有七八个人一齐上来,绑了宗来运和他家的。身上一搜,就搜出那几件首饰来。一个人见了道:"这不是奎大奶奶的钗子么?我认得的。走,带他们见大奶奶去!"宗来运和他家的只叫"我们不是贼"。早被几个人推推搡搡的来到了慧兰处,让门上一个婆子报了进去。一时银杏出来了,说道:"奶奶这几天不舒服,早睡下了。先把这两个人交给全耀文,等明儿一早命他亲自押了送到官府里头,只说奴才偷盗主子金银首饰,今儿才发现,也不知偷了多少去了。"宗来运和他家的听了,大叫"冤枉"。正闹着,大管家全耀文跟几个人来了,照宗来运脸上说道:"大胆恶奴,竟敢这样欺心犯上,平日老老实实的倒没瞧出来,真真'有其母必有其子'了!"又向银杏道:"请银杏姑娘跟大奶奶说,这都是我老全平日瞎了眼,让奶奶受惊了,等明儿我把他们押到衙门里,再来谢罪罢。"说着,也不听宗来运的分辩,押了他们去了。

到第二日,全耀文自去送宗来运和他家的到刑部。那姚慧兰又命人去部里打点,遂使宗来运和他家的问成个死罪,同他娘宗道婆一道收押在监。不提。

且说麒麟上学之后,万花坊中甚觉清净闲暇。贺燕倒可做些活计,拿着针线要绣个槟榔(13)包儿,想着如今麒麟有了工课,丫头们可也没有饥荒了。早要如此,绣翠何至于弄到没有结果?兔死狐悲,不觉滴下泪来。忽又想到自己终身本不是麒麟的正配,原是偏房(14)。麒麟的为人,却还拿得住,只怕娶了一个利害的,自己便是珂莲的后身,一世不得出头了。素来看着权太君的光景合麒麟的意思,自然是茗筠无疑了。那茗筠就是个多心人。想到此际,脸红心跳,拿着针不知戳到那里去了,便把活计放下,走到茗筠处去探探他的口气。

茗筠正在那里看书,见是贺燕,欠身让坐。贺燕也连忙迎上来问:"姑娘这几天身子可大好了?"茗筠道:"那里能够,不过略硬朗些。你在家里做什么呢?"贺燕道:"如今麟三爷上了学,房中一点事儿没有,因此来瞧瞧姑娘,说说话儿。"说着玲珑拿茶来。贺燕忙站起来道:"妹妹坐着罢。"因又笑道:"我前儿听见玉扣说,妹妹背地里说我们什么来着。"玲珑也笑道:"姐姐信他的话!我说麟三爷上了学,金姑娘又隔断了,连春莲也不过来,自然是闷的。"贺燕道:"你还提春莲呢,这才苦呢,撞着这位太岁奶奶,难为他怎么过!"把手伸出拇指道:"说起来,比他还利害,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了。"茗筠接着道:"春莲无父无母的,又撞着这样的,他也够受的了。"贺燕道:"可不是。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茗筠从不闻贺燕背地里说人,今听此话有因,便说道:"这也难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贺燕道:"做了旁边人,心里先怯了,那里倒敢去欺负人呢。"说着,只见一个婆子在院里问道:"这里是茗姑娘的屋子么?那位姐姐在这里呢?"盈儿出来一看,模模糊糊认得是董舅妈那边的人,便问道:"作什么?"婆子道:"我们姑娘打发来给这里茗姑娘送东西的。"盈儿道:"略等等儿。"盈儿进来回了茗筠,茗筠便叫领他进来。那婆子进来请了安,且不说送什么,只是觑着眼瞧茗筠,看的茗筠脸上倒不好意思起来,因问道:"金姑娘叫你来送什么?"婆子方笑着回道:"我们姑娘叫给姑娘送了一瓶儿蜜饯荔枝来。"回头又瞧见贺燕,便问道:"这们姑娘不是麟三爷屋里的贺姑娘么?"贺燕笑道:"妈妈怎么认得我?"婆子笑道:"我们只在太太屋里看屋子,不大跟太太姑娘出门,所以姑娘们都不大认得。姑娘们碰着到我们那边去,我们都模糊记得。"说着,将一个瓶儿递给盈儿,又回头看看茗筠,因笑着向贺燕道:"怨不得我们太太说这茗姑娘和你们麟三爷是一对儿,原来真是天仙似的。"贺燕见他说话造次,连忙贫道:"妈妈,你乏了,坐坐吃茶罢。"那婆子笑嘻嘻的道:"姑娘还有两瓶荔枝,叫给麟三爷送去呢。"说着,颤颤巍巍告辞出去。茗筠虽恼这婆子方才冒撞,但因是如金使来的,也不好怎么样他。等他出了屋门,才说一声道:"给你们姑娘道费心。"那老婆子还只管嘴里咕咕哝哝的说:"这么好模样儿,除了麒麟,什么人擎受(12)的起。"茗筠只装没听见。贺燕笑道:"怎么人到了老来,就是混说白道的,叫人听着又生气,又好笑。"一时盈儿拿过瓶子来与茗筠看。茗筠道:"我懒待吃,拿了搁起去罢。"又说了一回话,贺燕才出去了。

一时晚妆将卸,茗筠进了套间,猛抬头看见了荔枝瓶,不禁想起日间老婆子的一番混话,甚是刺心。当此黄昏人静,千愁万绪,堆上心来。想起自己身子不牢,年纪又大了。看麒麟的光景,心里虽是没别人,但是老太太太太姨母又不见有半点意思。深恨父母在时,何不早定了这头婚姻。又转念一想道:"倘若父母在时,别处定了婚姻,怎能够似麒麟这般人材心地,不如此时尚有可图。"心内一上一下,辗转缠绵,竟象辘轳一般。叹了一回气,掉了几点泪,无情无绪,和衣倒下。

不知不觉,只见小丫头走来说道:"外面傥甫黄老爷请姑娘。"茗筠道:"他只不过给我们家捎过一封书子,我又不是男人,况且他和姨父家往来,从未提起,我也不便见的。"因叫小丫头:"回复'身上有病不能出来',与我请安道谢就是了。"小丫头道:"只怕要与姑娘道喜,扬州还有人来接。"说着,又见慧兰同董夫人、韩夫人、倪夫人、如金等都来笑道:"我们一来道喜,二来送行。"茗筠慌道:"你们说什么话?"慧兰道:"你还装什么呆。你难道不知道你父亲升了湖北的粮道,娶了一位继母,十分合心合意。如今想着你撂在这里,不成事体,因托了黄傥甫作媒,将你许了你继母的什么亲戚,还说是续弦(15),所以着人到这里来接你回去。大约一到家中就要过去的,都是你继母作主。怕的是道儿上没有照应,还叫翔儿送去。"说得茗筠一身冷汗。茗筠又恍惚父亲果在那里做官的样子,心上急着硬说道:"没有的事,都是兰姐姐混闹。"只见董夫人向韩夫人等使个眼色儿,"他还不信呢,咱们走罢。"茗筠含着泪道:"三位太太坐坐去。"众人不言语,都冷笑而去。茗筠此时心中干急,又说不出来,哽哽咽咽。恍惚又是和权太君在一处的似的,心中想道:"此事惟求老太太,或还可救。"于是两腿跪下去,抱着权太君的腰说道:"老太太救我!我南边是死也不去的!况且有了继母,又不是我的亲娘。我是情愿跟着老太太一块儿的。"但见老太太呆着脸儿笑道:"这个不干我事。"茗筠哭道:"老太太,这是什么事呢。"老太太道:"续弦也好,倒多一副妆奁。"茗筠哭道:"我若在老太太跟前,决不使这里分外的闲钱,只求老太太救我。"权太君道:"不中用了。你孩子家,不知道,做了女人,终是要出嫁的。再者我和你究竟是算什么呢,我虽以前疼你,也不过为的是我待见这些孩子们,爱热闹罢咧。所以说,你在此地终非了局。"茗筠道:"我在这里情愿自己做个奴婢过活,自做自吃,也是愿意。只求老太太作主。"老太太总不言语。茗筠抱着权太君的腰哭道:"老太太,你向来最是慈悲的,又最疼我的,--不要说我姨妈,我和你虽是隔了一层,你待我却比姨妈强十倍,论理只有你能护庇些,怎么到了紧急的时候全不管!"说着,撞在怀里痛哭,听见权太君道:"如意,你来送姑娘出去歇歇。我倒被他闹乏了。"茗筠情知不是路了,求去无用,不如寻个自尽,站起来往外就走。深痛自己没有亲娘,便是老太太与太太姊妹们,平时何等待的好,可见都是假的。又一想:"今日怎么独不见麒麟?或见一面,看他还有法儿?"便见麒麟站在面前,笑嘻嘻地说:"妹妹大喜呀。"茗筠听了这一句话,越发急了,也顾不得什么了,把麒麟紧紧拉住说:"好,麒麟,我今日才知道你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了!"麒麟道:"我怎么无情无义?你既有了人家儿,咱们各自干各自的了。"茗筠越听越气,越没了主意,只得拉着麒麟哭道:"好哥哥,你叫我跟了谁去?"麒麟道:"你要不去,就在这里住着。你原是许了我的,所以你才到我们这里来。我待你是怎么样,你也想想。"茗筠恍惚又象果曾许过麒麟的,心内忽又转悲作喜,问麒麟道:"我是死活打定主意的了。你到底叫我去不去?"麒麟道:"我说叫你住下。你不信我的话,你就瞧瞧我的心。"说着,就拿着一把小刀子往胸口上一划,只见鲜血直流。茗筠吓得魂飞魄散,忙用手握着麒麟的心窝,哭道:"你怎么做出这个事来,你先来杀了我罢!"麒麟道:"不怕,我拿出我的心给你瞧。"还把手在划开的地方儿乱抓。茗筠又颤又哭,又怕人撞破,抱住麒麟痛哭。麒麟道:"不好了,我的心没有了,活不得了。"说着,眼睛往上一翻,咕咚就倒了。茗筠拚命放声大哭。只听见玲珑叫道:"姑娘,姑娘,怎么魇住了?快醒醒儿脱了衣服睡罢。"茗筠一翻身,却原来是一场恶梦。

喉间犹是哽咽,心上还是乱跳,枕头上已经湿透,肩背身心,但觉冰冷。想了一回,"父亲死得久了,与麒麟尚未放定(16),这是从那里说起?"又想梦中光景,无倚无靠,再真把麒麟死了,那可怎么样好!一时痛定思痛(17),神魂俱乱。又哭了一回,遍身微微的出了一点儿汗,扎挣起来,把外罩大袄脱了,叫玲珑盖好了被窝,又躺下去。翻来复去,那里睡得着。只听外面淅淅飒飒,又象风声,又象雨声。又停了一回子,又听得远远的吆呼声儿,却是玲珑已在那里睡着,鼻息出入之声。自己扎挣着爬起来,围着被坐了一会。觉得窗缝里透进一缕凉风来,吹得寒毛直竖,便又躺下。正要朦胧睡去,听得外面飞燕楼上不知有多少家雀儿的声儿,啾啾唧唧,叫个不住。那窗上的纸,隔着屋子,渐渐的透进清光来。

茗筠此时已醒得比眸炯炯,一回儿咳嗽起来,连玲珑都咳嗽醒了。玲珑道:"姑娘,你还没睡着么?又咳嗽起来了,想是着了风了。这会儿窗户纸发清了,也待好亮起来了。歇歇儿罢,养养神,别尽着想长想短的了。"茗筠道:"我何尝不要睡,只是睡不着。你睡你的罢。"说了又嗽起来。玲珑见茗筠这般光景,心中也自伤感,睡不着了。听见茗筠又嗽,连忙起来,捧着痰盒。这时天已亮了。茗筠道:"你不睡了么?"玲珑笑道:"天都亮了,还睡什么呢。"茗筠道:"既这样,你把痰盒儿换了罢。"玲珑答应着,忙出来换了一个痰盒儿,将手里的这个盒儿放在桌上,开了套间门出来,仍旧带上门,放下撒花软帘,出来叫醒盈儿。开了屋门去倒那盒子时,只见满盒子痰,痰中好些血星,唬了玲珑一跳,不觉失声道:"嗳哟,这还了得!"茗筠里面接着问是什么,玲珑自知失言,连忙改说道:"手里一滑,几乎撂了痰盒子。"茗筠道:"不是盒子里的痰有了什么?"玲珑道:"没有什么。"说着这句话时,心中一酸,那眼泪直流下来,声儿早已岔了。茗筠因为喉间有些甜腥,早自疑惑,方才听见玲珑在外边诧异,这会子又听见玲珑说话声音带着悲惨的光景,心中觉了八九分,便叫玲珑:"进来罢,外头看凉着。"玲珑答应了一声,这一声更比头里凄惨,竟是鼻中酸楚之音。茗筠听了,凉了半截。看玲珑推门进来时,尚拿手帕拭泪。茗筠道:"大清早起,好好的为什么哭?"玲珑勉强笑道:"谁哭来,早起起来眼睛里有些不舒服。姑娘今夜大概比往常醒的时候更大罢,我听见咳嗽了大半夜。"茗筠道:"可不是,越要睡,越睡不着。"玲珑道:"姑娘身上不大好,依我说,还得自己开解着些。身子是根本,俗语说的,'留得青山在,依旧有柴烧。'况这里自老太太、太太起,那个不疼姑娘。"只这一句话,又勾起茗筠的梦来。觉得心头一撞,眼中一黑,神色俱变,玲珑连忙端着痰盒,盈儿捶着脊梁,半日才吐出一口痰来。痰中一缕紫血,簌簌乱跳。玲珑盈儿脸都唬黄了。两个旁边守着,茗筠便昏昏躺下。玲珑看着不好,连忙努嘴叫盈儿叫人去。

盈儿才出屋门,只见小棋雅敏两个笑嘻嘻的走来。小棋便道:"茗姑娘怎么这早晚还不出门?我们姑娘和二姑娘都在三姑娘屋里讲究三姑娘画的那张什么'仙游'图呢。"盈儿连忙摆手儿,小棋雅敏二人倒都吓了一跳,说:"这是什么原故?"盈儿将方才的事,一一告诉他二人。二人都吐了吐舌头儿说:"这可不是顽的!你们怎么不告诉老太太、太太去?这还了得!你们怎么这么糊涂。"盈儿道:"我这里才要去,你们就来了。"正说着,只听玲珑叫道:"谁在外头说话?姑娘问呢。"三个人连忙一齐进来。小棋雅敏见茗筠盖着被躺在床上,见了他二人便说道:"谁告诉你们了?你们这样大惊小怪的。"雅敏道:"我们姑娘和蓉姑娘才都在三姑娘屋里讲究三姑娘画的那张《仙游》图儿,叫我们来请姑娘来,不知姑娘身上又欠安了。"茗筠道:"也不是什么大病,不过觉得身子略软些,躺躺儿就起来了。你们回去告诉二姑娘和蓉姑娘,饭后若无事,倒是请他们来这里坐坐罢。麟三爷没到你们那边去?"二人答道:"没有。"雅敏又道:"麟三爷这几天上了学了,老爷天天要查功课,那里还能象从前那么乱跑呢。"茗筠听了,默然不言。二人又略站了一回,都悄悄的退出来了。

且说曼萍仙蓉正在茹萍那边论评茹萍所画《仙游》图,说这个多一点,那个少一点,这个太疏,那个太密。大家又议着题诗,着人去请茗筠商议,也学那外头老爷们做几首诗来。正说着,忽见小棋雅敏二人回来,神色匆忙。仙蓉便先问道:"茗姑娘怎么不来?"小棋道:"茗姑娘昨日夜里又犯了病了,咳嗽了一夜。我们听见盈儿说,吐了一盒子痰血。" 曼萍听了诧异道:"这话真么?"小棋道:"怎么不真。"雅敏道:"我们刚才进去去瞧了瞧,颜色不成颜色,说话儿的气力儿都微了。"仙蓉道:"不好的这么着,怎么还能说话呢。" 曼萍道:"怎么你这么糊涂,不能说话不是已经……"说到这里却咽住了。茹萍道:"茗姐姐那样一个聪明人,我看他总有些瞧不破,一点半点儿都要认起真来。天下事那里有多少真的呢。" 曼萍道:"既这么着,咱们都过去看看。倘若病的利害,咱们好过去告诉孝嫂子回老太太,传大夫进来瞧瞧,也得个主意。"仙蓉道:"正是这样。"茹萍道:"姐姐们先过去,我回来再过去。"于是曼萍仙蓉扶了小丫头,都到燕子坳来。进入房中,茗筠见他二人,不免又伤心起来。因又转念想起梦中,连老太太尚且如此,何况他们。况且我不请他们,他们还不来呢。心里虽是如此,脸上却碍不过去,只得勉强令玲珑扶起,口中让坐。曼萍便道:"姐姐怎么身上又不舒服了?"茗筠道:"也没什么要紧,只是身子软得很。"玲珑在茗筠身后偷偷的用手指那痰盒儿。仙蓉到底年轻,性情又兼直爽,伸手便把痰盒拿起来看。不看则已,看了唬的惊疑不止,说:"这是姐姐吐的?这还了得!"初时茗筠昏昏沉沉,吐了也没细看,此时见仙蓉这么说,回头看时,自己早已灰了一半。曼萍见仙蓉冒失,连忙解说道:"这不过是肺火上炎(19),带出一半点来,也是常事。偏是蓉丫头,不拘什么,就这样蝎蝎螫螫(20)的!"仙蓉红了脸,自悔失言。曼萍见茗筠精神短少,似有烦倦这意,连忙起身说道:"姐姐静静的养养神罢,我们回来再瞧你。"茗筠道:"累你二位惦着。"曼萍又嘱咐玲珑好生留神伏侍姑娘,玲珑答应着。曼萍才要走,只听外面一个人嚷起来。未知是谁,下回分解。

------------

(1)  讲义--讲授义理。义理,这儿指宋朝朱熹在《四书集注》里所发挥的孔孟之道。

(2)  笼头--套在骡马等头上的东西,用皮条或绳子做成,用来系缰绳,有的并挂嚼子。

(3)  一日三秋--《诗经·王风·采葛》:"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意谓一天不见面,就象离别了三年,极言别后的深切思念之情。

(4)  代圣贤立言--明清科举身以八股取士,试题都采自"四书"、"五经"。考生作文必须严格按照八股文格式,依据"圣贤"的思想,模拟古人的老调加以铺叙,不许发挥自己的思想和见解,叫"代圣贤立言"。

(5)  清微淡远--清微,清雅;淡远,深远。

(6)  梆子--梆子有两种,一种是打更用的响器,竹、木制成;另一种是打击乐器,用两根长短不同的枣木制成。这两种梆子声音都清脆响亮。"梆子下来了"指打过了初更。

(7)  后生可畏--语见《论语·子罕》,原为孔子激励门徒发奋读书,争取超过前辈的话。后生:后辈;青年人。

(8)  节旨--明清通行的"四书"、"五经"读本,除正文和注解外,还有总括章节大意的话,叫"章旨"或"节旨"。

(9)  临文不讳--语见《礼记·曲礼》。讳:避忌。封建时代对于君主和尊长的名字,避忌直接说出或写出,叫"避讳"。但在抄录或讲解儒家经典时则不受这种限制,叫"临文不讳"。

(10)  遁世不见知--意谓避世隐居而名不闻于世。语出《礼记·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11)  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意谓我(孔子)没有见到过象喜欢女色那样爱好德行的人。语出《论语·子罕》。

(12)  掌灯--点灯。

(13)  槟榔--常绿乔木,树干很高,果实可以吃,供药用,能助消化。

(14)  正配、偏房--正配,又称正室,是妻。偏房,又称侧室,是妾。

(15)  擎受--承受。擎:擎架;担当。

(16)  续弦--即续娶,男人死了妻子后再娶。古以琴瑟喻夫妻,丧妻称断弦,再娶称续弦。

(17)  痛定思痛--痛苦过去时,再回想当时的痛苦。

(18)  放定--旧俗订婚,男方送给女方金银首饰等订婚礼物,表示双方肯定了婚约。

(19)  肺火上炎--中医用语。指因阴虚而致内火上升,损伤肺中血络,故易咳血或咯血,常见于肺炎、肺结核等症。

(20)  蝎蝎螯螯--1、形容胆小怕事的样子。2、形容故意张扬的样子。

回《金玉缘》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