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去东宫见谁?

贾政去东宫见谁?

贾政去东宫见谁?

正解金陵十二钗

贾政去东宫见谁?

   

十六回有一段文字据说对揭开元春之谜非常重要,反映的是雍正的突然死亡以及乾隆的匆忙继位。好在这段文字总共只有六百字左右,索性全部录出,以便大家一起分析:

一日正是贾政的生辰。宁荣二处人丁都齐集庆贺,热闹非常。忽有门吏忙忙进来,至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唬的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早见六宫都太监夏守忠乘马而至,前后左右又有许多内监跟从。那夏守忠也不曾负诏捧敕,至檐前下马,满面笑容,走至厅上,南面而立,口内说:“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说毕,也不及吃茶,便乘马去了。贾赦等不知是何兆头,只得急忙更衣入朝。

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不住的使人飞马来往报信。有两个时辰工夫,忽见赖大等三四个管家喘吁吁跑进仪门报喜,又说“奉老爷命,速请老太太带领太太等进朝谢恩”等语。那时贾母正心神不定,在大堂廊下伫立,那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纨、凤姐、迎春姐妹以及薛姨妈等皆在一处,听如此信至,贾母便唤进赖大来细问端的。赖大禀道:“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后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速请老太太领着太太们去谢恩。”贾母等听了方心神安定,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于是都按品大妆起来。贾母带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一共四乘大轿入朝。贾赦、贾珍亦换了朝服,带领贾蓉、贾蔷奉侍贾母大轿前往。于是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

这里有几个问题要弄清:

一、夏太监是报丧来了,还是报喜来了?

二、贾政“陛见”的是雍正还是乾隆?

三、贾政去东宫干什么?

四、贾府的人为什么一开始十分惊慌?后来贾母等入朝见谁去了?

首先要说明的是,雍正虽然死得突然,但也不是什么上午还好好的,突然到傍晚就传出他驾崩的消息。据《清世宗实录》等史籍记载,雍正从得病到死亡有一个明显的从发病、加重、恶化到死亡的过程:八月二十日感到不适,二十一日病情加重,但仍然理政,皇四子弘历等均在身边侍奉。二十二日病情恶化,经御医抢救无效于二十三日子时去世,头尾四天。这比现在某些心脑血管病突然发作猝死时间已经长得多了。

那么夏太监究竟干什么来了?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是雍正死、乾隆即位这种天崩地陷的大事,决不会给贾政这种相当于今司局级官员的员外郎宣“特旨”入朝。因为雍正病重时皇四子宝亲王弘历和皇五子和亲王弘昼“朝夕谨侍”,病危时雍正诏弟弟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和大学士张廷玉等几位重臣入内顾命。雍正刚死,允禄等就遵遗命开启雍正元年写下的立皇太子密封,宣雍正遗诏,于是弘历即位。允禄接着宣先帝遗命,由允禄、允礼、鄂尔泰、张廷玉为辅政大臣。还有许多重要的工作与人事上的具体安排,史有明载,与《红楼梦》无关,故不赘述。所以,在雍正死去、乾隆即位的历史性时刻,所有安排一丝不乱。等到贾政这种中级官员入朝时,他们早就已经听说发生什么大事了。在得知雍正皇帝已死的情况下,贾政绝对不敢在家大摆宴席,庆贺生辰,更不敢演戏,这些里头只要有一项,就是杀头的罪,而且还必定会祸及全家。即使由于雍正驾崩乾隆登基,朝廷真的派人来宣特旨,也不会派主管后宫的太监来。夏太监没有“负诏(骑马时将诏书斜背在身上)捧敕(下马后走路时双手捧着圣旨)”,而是至檐前下马,满面笑容,走至厅上,南面而立,简单地宣口谕,宣贾政立即入朝,在临敬殿拜见皇帝。可见夏太监不是来报丧,报朝廷之丧;而是来报喜,报后宫之喜,就是元春晋升为贵妃了。如果真是皇帝死了,夏太监居然“笑容满面”,凭这一点他就该杀头。

贾政先是奉旨“入朝,在临敬殿陛见”。我们要弄清楚,贾政“陛见”的是谁?显然不会是已死的先帝雍正,应该是已经即位的新帝乾隆。至于说贾政“又往东宫去”是指真实生活当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雍正的突然死亡以及乾隆的匆忙继位。理由是东宫是太子的住所。

错了!因为雍正虽然在他即位不久的雍正元年八月就秘密立了太子,亲笔书写了将来谁继位的名字,但是却从未宣布,而是将这个密诏藏在乾清宫当年顺治皇帝亲笔书写的“正大光明”匾额上。所以直到雍正临终,弘历的头衔都是“皇四子宝亲王”,而不是太子。是雍正死了,庄亲王允禄等开启雍正元年立下的密封,宣布弘历即皇帝位。尽管当时许多大臣都看出来弘历会继位,但是弘历始终没有当过太子。所以弘历不可能住在东宫。

即使弘历(乾隆)住在东宫,据说贾政往东宫去,是去见乾隆,因为这是雍正的暴亡和乾隆将从东宫移到主宫去当皇帝的这样一段史实,那可就又构成悖论,自相矛盾了。既然雍正已经暴亡,贾政方才“陛见”的应该是乾隆,那么贾政再去“东宫”做什么?贾政“陛见”和去东宫见的那位是同一人还是两个人?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乾隆将从东宫移到主宫去当皇帝,这个“将”字使事情成了将来式。也就是说,在贾政“陛见”皇帝时,乾隆还在东宫。那么方才贾政“陛见”的究竟是谁?雍正死是乾隆知道得早还是贾政知道得早?当然是乾隆。那么他在父皇刚刚死了,还会继续在东宫接受贾政这种中级官员的朝贺么?而且还要等贾母等一大批女眷来么?显然不会。

根据某种说法,应该是雍正的突然死亡。这个消息传来以后,小说里面的贾家慌作一团……暗示政局突然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小说写道,只“有两个时辰工夫”,赖大等管家气喘吁吁地回来禀报让贾母等“进朝谢恩”。那么也就是说,在雍正暴亡的情况下,刚刚登基的乾隆就册封元春为贵妃。这是不符合清代礼制和史实的,是不可能的。

如果十六回是写雍正的暴亡,和乾隆将从东宫移到主宫去当皇帝这样一段史实,那么,一,雍正当时死于圆明园,乾隆“移”到哪个“主宫”去呢,是紫禁城还是圆明园?二,在雍正“暴亡”的情况下,新帝登基只会立自己的一位妃子为皇后,而不会在此国丧期间册封皇妃。根据《清史稿》的记载,乾隆是“以(依照先帝)遗命尊奉妃母(弘历生母)为皇太后,复奉(皇太后)懿旨以(而)上(晋升)元妃为皇后”。这位“元妃”是富察氏,雍正五年,雍正册封她为四皇子弘历的嫡福晋。

乾隆会不会在他登基之后马上就晋升元春为贵妃,并由于她揭发秦可卿有功,不仅不问贾府藏匿罪人之女大逆之罪,而且让她准备回家省亲。我们只要看看《清史稿》上记载的乾隆本人在丧礼问题上的鲜明态度,就明白有没有这种可能性了。

雍正死后,乾隆不顾群臣反对,坚持“定三年丧制”,身体力行。雍正是八月下旬死的,第二年即乾隆元年(1736)正月他正式改元,距离雍正死已经一百二十余日。先换了素服“诣(到)雍和门行礼毕”。后来在太和殿接受群臣朝贺时,“不作乐,不宣表(以示一切按先帝时的章程办)”。虽然早已决定立嫡妃富察氏为皇后,但仍然到乾隆二年十二月才正式册封。乾隆三年八月,乾隆帝亲自率领王公大臣到泰陵行三周年祭礼,这样才算完成了三年丧制。所以说从十八回后半元春省亲起到五十三回前半回这三十五个回次,写的是乾隆元年的事,实在是不可想象的,在实际生活中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为什么?

因为元春省亲虽然据说是乾隆元年的事,但是她晋升贵妃和皇帝让她及其他妃子可以回家省亲却是头一年定下来的,也就是说,成了雍正一死——从小说描写来看,时间还远未到八月,雍正还活着——乾隆就晋升元春为贵妃了,并准许她们可以回家省亲了,于是各家大兴土木,贾府还到苏州去采买戏子。对礼制严格到极点的乾隆怎么可能这么做?何况他当时还只是皇四子,不是太子,更不是皇帝,他怎么能够册封贵妃?他自己在乾隆元年正月的一天在太和殿接受群臣朝贺,“不作乐”,却让元春浩浩荡荡随着音乐伴奏(十七、十八回有贾府等候的人远远“闻得隐隐细乐之声”)地回家省亲,而且贾府还演戏,而这些小戏子显然来到大观园就一直在排练,因为一切准备工作实际上头年十月份就已经完备。雍正是八月下旬死的,当时还在百日国丧期间,贾府岂敢如此严重违制?这样做是要杀头的。我们只要看看下面的例子就明白了。

乾隆十三年随皇帝东巡的皇后富察氏在德州死了,依顺治年间制订的丧仪,包括各种祭奠礼仪与规矩,“与大(皇帝)丧礼同”。这里有哪些和人们有关的规定呢?《清史稿》卷九十二“皇帝丧仪”记载:顺治十八年,顺治皇帝死了,“圣祖(玄晔,即康熙)截发辫成服,王、公、百官、公主、福晋(皇子之妻)以下,宗(室之)女、佐领、三等侍卫、命妇以上,男摘冠缨截发,女去装饰剪发”,这些男女分别在紫禁城的不同门外,“咸缟素,朝夕哭临,凡三日”。“至四日,王公百官斋宿凡二十七日。过此则日哭临一次,军民服除。

音乐、嫁娶,官停百日,军民一月。百日内票本用蓝笔,文移蓝印。禁屠宰四十九日。京城自大丧日始,寺、观各声钟三万杵……”乾隆在实行这个帝王丧仪上特别严格。富察氏死后,有一些总督、巡抚、都司、知府等高中级文武官员,自以为天高皇帝远,自己就是这个省、这个府的土皇帝,不到百日就剃发(把额前约一寸的头发剃光)了,被人密报,乾隆大怒,结果有两位从一品的总督被赐自尽,还有一些也都受到严厉处罚。乾隆的圣旨还特别强调:“申明祖制,禁百日内剃发,违者处斩。谕载入会典。”死的这位是皇后,而雍正是乾隆的父皇,他在礼制上肯定要更加严格、严厉得多。因此乾隆是决不可能在他父皇刚刚死去就封贵妃并让她们准备省亲大搞欢庆如此放肆地折腾的。

如果十六回是写雍正的暴亡,和乾隆将从东宫移到主宫去当皇帝这样一段史实,那么,一,雍正当时死于圆明园,贾政陛见并去的“东宫”和贾母等要去谢恩的地方是紫禁城还是圆明园?二,在雍正“暴亡”的情况下,新帝登基只会立自己的一位妃子为皇后,而不会在此国丧期间册封皇妃。这种时候夏太监怎么会来“道喜”?“宁荣两府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国丧期间一个官宦之家竟然如此放肆,岂非死罪!从夏太监宣旨到皇帝决定让妃子们回家省亲,时间不长。如果雍正刚死,乾隆怎么会作出这种决定?这种时候夏太监怎么会来“道喜”?

所以小说中写的内容与生活中的雍正死乾隆登基毫无关系,不可能是乾隆元年的事。贾政陛见的那位皇帝是小说中的一个人物,只不过没有成为艺术形象而只是一个艺术符号而已,不能将他坐实为清代的哪个皇帝。这个小说中册封贵妃的皇帝和贾政“陛见”的是同一个人,但是和贾政去东宫见的那位则是两个不同的人。贾政先是陛见皇帝谢恩,后来去东宫是去见刚刚被册封为贵妃的元春。贾政让仆人回来通知贾母等都去谢恩——自然是向皇帝谢恩,但是通常只是到宫中的某个门外跪谢而已,由太监代领和禀报皇帝。如果能够到皇宫正殿丹墀(台阶)下跪谢,那就荣幸得不得了了。那么贵妃元春怎么会住在东宫呢?太子确实住在东宫,因此往往以东宫代表太子。但是住在东宫的不仅仅是太子,还可以有别人。何况雍正朝十三年根本就没有宣布谁为太子,所以住在东宫的不是太子。有的朝代,比如北魏,东宫除了太子住着外,还是保卫皇宫的大批禁军驻扎的大营呢。

至于为什么听说夏太监要来降旨,贾府上下惶惶不安,其实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封建专制时代,皇帝派太监降旨,祸福难料。再说,曹雪芹写得也很有分寸,“唬的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因为宣旨必须在正房大厅进行,而此时贾府正在大厅为贾政生辰大摆宴席,必须马上迅速全部撤除,晚一点都是对皇帝的大不敬。而贾政走后,虽然“贾母等合家人等皆惶惶不定”,但已经有夏太监的“满面笑容”在前,所以只是不放心而已,是很正常的不安而已。

回《正解金陵十二钗》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