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袭人》

《晴雯;袭人》

《晴雯;袭人》

红楼诗词

《晴雯;袭人》

晴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1)。心比天高,身为下贱(2)。风流灵巧招人怨(3)。寿夭多因诽谤生(4),多情公子空牵念(5)。

袭人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6)。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7)。

【注释】

(1) “霁月”二句:霁(jì),雨停止,引申为风雪停、云雾散,天气放晴。“霁月”暗示“晴”,“彩云”暗示“雯”(彩云即“雯”)。

(2) “心比”二句:心比天高,形容晴雯心志高远、品格高尚。身为下贱,身份低下、卑微,指晴雯的奴婢身份。晴雯从小为孤儿,贾府总管家赖大买下后送给贾母,贾母又把她给了宝玉,成为宝玉的贴身侍女。

(3) “风流”句:晴雯聪明美丽、心灵手巧,多情不拘礼节,与宝玉的关系十分亲密,遭到王夫人、陪房老婆子抱怨、嫉恨。

(4) “寿夭”句:晴雯爱憎分明、心直口快,不畏权势、敢想敢说,遭到王夫人、陪房老婆子诽谤、迫害。寿夭,寿命短、早死(晴雯死时才十六岁)。

(5) “多情”句:多情公子,指宝玉,身边丫鬟中他对晴雯特别看重、特别多情。空牵念,徒然牵记怀念(晴雯死后,宝玉痛惜、悲伤、思念的心情难以尽说)。

(6) “枉自”二句:枉自,枉然、徒然(自,从开始到现在)。温柔和顺,形容袭人的性格。空云,白白地说。似桂如兰,喻指袭人的品德。袭人早有成为宝玉偏房的想法,结果未实现,故说“枉自”、“空云”。陆游《村居书喜》诗:“花气袭人知骤暖。”袭人姓花,原名蕊珠,她的品德似桂(花)如兰(花),香气浓厚,宝玉根据陆游诗意给她改名袭人。故此句暗示袭人。

(7) “堪羡”二句:堪羡,值得羡慕。堪,可,能。优伶,演戏的艺人(袭人后来嫁给艺人蒋玉菡)。公子,指宝玉。无缘,指袭人与宝玉没有姻缘。

【译文】

像霁月极少见到,彩云容易消散,晴雯这个女孩儿十分难得。她品格高尚、心志高远盖过天,无奈身份卑贱。她风雅多情、心灵手巧,却受人抱怨、嫉恨。她早早就去世了,正是由于遭人诽谤、迫害,只有理解她、爱护她的多情公子宝玉徒然地牵挂思念着她。

袭人这个女孩儿,枉然生就温柔和顺的性格,人们也白白地称赞她品德贤惠通达。演戏艺人(蒋玉菡)有福分娶到了她,可以称得上让人羡慕。哪知道她和主人宝玉没有姻缘。

【鉴赏】

晴雯、袭人是贾府丫鬟群体中的两个代表人物:晴雯是叛逆、反抗型的;袭人是温柔、顺从型的

如果说“护官符”是《红楼梦》全书的“总纲”,那么《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上的判词,《红楼梦》十二支曲,就是大观园众多女子的“总纲”,这“总纲”规定了,或者说预示了她们的命运走向及最后结局。

宝玉游太虚幻境,警幻仙姑给他看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并让仙女们为他演奏《红楼梦》十二支曲。宝玉不是从《正册》看起,而是从《又副册》看起,看到的是对晴雯和袭人的图画与判词(当时宝玉没有看懂)。警幻仙姑对宝玉说,册子上的女子“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余皆不入册。贾府丫鬟是个庞大的群体,可见晴雯和袭人为“紧要者”,也就是说她俩是贾府丫鬟群体中的代表人物。曹雪芹首先介绍晴雯和袭人,可以看出他对两人的重视;又将晴雯安排在袭人之前,可以看出他对晴雯特别重视。所谓“重视”,是从人物的典型意义上说的。在《红楼梦》所有的丫鬟中,晴雯和袭人占据的篇幅最多,是曹雪芹着力塑造的两个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

晴雯和袭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形象,可以举“一例以蔽之”。《红楼梦》全书中(第三十回、三十一回),宝玉两次发少爷脾气:唯一的一次动脚踢人,唯一的一次动口骂人。端午节前一天,宝玉从王夫人处回来,心情不好,又淋了雨,袭人开门迟了些,他以为是小丫鬟,一脚踢去,待看清楚是袭人已经踢出去了。袭人是如何反应处置的呢?当时在院中游廊上看着的人很多,除了怡红院的丫鬟们,还有过来玩耍的戏班的几个女孩。袭人又羞又气又痛,当场哭了,但她立即止住哭,对宝玉说“没有踢着”,因为她想到宝玉在众人面前会尴尬的。夜里袭人吐了一口鲜红的血,知道被踢成重伤,不禁又伤心流下泪来,但她又一次忍住了,宝玉问她觉得怎么样时,她回答说“好好的,(没)觉怎么样呢”,因为她想到宝玉会担忧不安的。宝玉要叫人去张罗偏方来治伤,袭人想到的还是宝玉,说这样“闹起多少人来……你也不好,我也不好”。她只要求宝玉去问问王太医,悄悄地弄点药来吃吃就好了。袭人还委婉地笑着劝导宝玉:打了我没有什么,只是别“明儿顺了手,也只管打起别人来”。端午节那天,宝玉也是心情不好,晴雯给他换衣服,不小心把扇子弄跌,跌断了扇骨,他就骂她“蠢才,蠢才……”晴雯是如何反应处置的呢?她先是冷笑道:“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的不是。要踢要打凭爷去。”接着数落宝玉:跌了一把扇子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以前比这值钱的玻璃缸、玛瑙碗什么的不知弄坏了多少,也没见二爷发这么大的脾气。又赌气进逼说:“嫌我们就打发了我们,再挑好的使。”

以上两个例子是在差不多时间,发生在袭人、晴雯身上的性质相同的事,但是两个人的反应处置迥然不同,反映了两人处事方式、为人之道的不同,而这种不同早已存在于《又副册》上对她们的判词的题义之中:袭人是温柔和顺、贤妻良母型的;晴雯是刚直倔强、叛逆反抗型的。读者有幸的是,晴雯的命运走向及最后结局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落下帷幕,由曹雪芹一人完成对她的形象塑造,因而我们看到的是“原汁原味”的晴雯。曹雪芹用满腔的爱和同情将晴雯塑造成贾府奴婢中的巾帼英雄,赋予她许多精彩的情节、精彩的描写,特别是当晴雯被迫害致死后,把小说中独一无二的充满火热激情的长赋《芙蓉女儿诔》献给她,为她树起了一座丰碑。

袭人的“贤妻良母型”,更多的成分是站在封建统治者如王夫人的立场上说的。袭人不止一次在王夫人面前讨好,贡献如何约束防范宝玉越轨的建议,并主动规劝宝玉走上读书仕途之路,所以她很得王夫人的器重和特别看顾。袭人一心想要成为宝玉的偏房,但是这个理想最终未能实现,却嫁给了曾是宝玉的好朋友、演戏艺人蒋玉菡。所以《又副册》对她的判词中有“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之句,不无嘲讽之意,看来曹雪芹对她并不持赞同态度。袭人在《红楼梦》第八十回之后的表现及最后嫁给蒋玉菡,由续书者高鹗完成,应该说是符合曹雪芹的原意的,某些情节还描写得活灵活现、相当精彩。如:袭人得知贾母等准备给宝玉定亲,她坐不住了,再三猜度着到底定的是林姑娘还是宝姑娘,考虑着自己在谁的名下做二姨娘好,为此她特地着急地跑到潇湘馆“轧苗头”,向紫鹃旁敲侧击打探消息。又如:最后没有做成二姨娘,王夫人和薛姨妈商量,通知袭人的哥哥把她领回去“配一门正经亲事”,她几次想寻死的心态也是很有看头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