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离家赴考赞》

《贾宝玉离家赴考赞》

《贾宝玉离家赴考赞》

红楼诗词

《贾宝玉离家赴考赞》

《贾宝玉离家赴考赞》

走求名利无双地,

打出樊笼第一关。

《红楼梦》第一百一十九回,宝玉和贾兰去赴科举考试,王夫人、宝钗等人象生离死别一般。宝玉仰面大笑道:“走了,走了!不用胡闹了,完了事了!”遂从此出门走了。于此,续作者写下了这两句赞语。从此,宝玉便于考中后,又出家当了和尚,再未回贾府。

“走求名利无双地”,意思是说,科举考试,是封建社会读书人求取功名的唯一途径,别无他途。无双:没有另一个。樊笼:关鸟的笼子,多喻名利羁缚。从宗教的观点看,社会、人生就是樊笼,把出家为僧、求得精神解脱,视做是冲破樊笼。续作者要宝玉把“博得一第”,作为他出家的先决条件,以“不枉天恩祖德”,然后再出走,既“忠孝两全”,又达到解脱的目的。所以,将科场赴考赞为“打出樊笼第一关”。

唯其如此,续作者在写宝玉离家赴考前,处处做出诀别的样子,一一地向亲人相告。先是母亲,“只见宝玉一声不哼,……走过来给王夫人跪下,满眼流泪,磕了三个头”,说道:“母亲生我一世,我也无可答报,只有这一入场用心作了文章,好好的中个举人出来。那时太太喜欢喜欢,便是儿子一辈子的事也完了,一辈子的不好也都遮过去了。”再是面对下世的祖母,“宝玉只管跪着不肯起来”,说道:“老太太见与不见,总是知道的,喜欢的,既能知道了,喜欢了,便不见也和见了的一样。只不过隔了形质,并非隔了神气啊。”再是大嫂,“宝玉却转过身来给李纨作了个揖”,说:“嫂子放心。我们爷儿两个都是必中的。日后兰哥还有大出息,大嫂子还要带凤冠穿霞帔呢。”再是妻子,“那宝玉走到(宝钗)跟前,深深的作了一个揖”,说道:“姐姐,我要走了,你好生跟着太太听我的喜信儿罢。”再是众姐妹与丫头,宝玉“回头见众人都在这里,只没惜春紫鹃”,便说道:“四妹妹和紫鹃姐姐跟前替我说一句罢,横竖是再见就完了。”……真是千呼万唤,经过感情的层层铺垫,续作者才终于写出了这两句赞语。

对于《红楼梦》所赞美的宝玉出家这一行为,并不是值得肯定的积极行动。鲁迅先生就曾经在《集外集拾遗补编<绛洞花主>小引》中指出过:“宝玉之终于出家,同一小器。”但他又历史地指出:“在作《红楼梦》时的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所以,《红楼梦》最后写宝玉出家这个结局,即使出于高鹗的续作,“想来未必与作者本意大相悬殊”,应当认为大致是合乎曹雪芹本意的。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