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诗十二首(其七)》

《菊花诗十二首(其七)》

《菊花诗十二首(其七)》

红楼诗词

《菊花诗十二首(其七)》

《菊花诗十二首(其七)》画菊

蘅芜君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过感情,具有大家闺秀的雍容大度、传统礼教的深厚教养。宝钗是“冷美人”,不轻易流露内心的感情。因而这首诗就只在字面上作文章,句子很漂亮,却缺少感染力。但正是这样的诗才适合于宝钗的性格。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这两句说诗后戏笔画菊,乃乘一时的逸兴不经意所作,岂是存心绘画,苦苦构思而成呢!这隐隐地透露出宝钗的观点,认为文艺是小道,小玩艺,作为封建淑女玩玩可以,但不能当作正经大事苦苦追求。她曾教导黛玉:“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就连做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份内之事。……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宝钗是自觉自愿地按照封建礼教对妇女的要求为人处事的,因而在诗作里也表现了出来。

“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这两句描写画菊花的技巧。聚叶,把菊叶画得茂密,所以说“千点”。攒,簇聚。花由好多花瓣集合构成,所以说“攒花”。中国画有泼墨、晕染等传统技法,枝叶用泼墨,借浓黑以烘托花姿;花瓣用晕染,即不用线条勾勒,而利用宣纸能化水的特点,染出物象,更见生动逼真。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这两句进一步描写作画时的灵感构思、风神意态。前句说对风前的菊花姿影心领神会,然后在纸上用浓淡来表现。有浓淡,才能密而不乱,才有远近掩映。后句中的“跳脱”本是一种手镯,又作“挑脱”、“条脱”。但“跳脱”又作灵巧、活脱意用。在这句诗里,“跳脱”的两种意思都有,遣词造句是灵活巧妙的。全句说把笔灵动作画,画出的花仿佛活了,香气从腕上的手镯底下散逸出来。极写画艺之高超。

“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这两句说你不要把我画的菊花当作是从花圃里摘来的真花啊,我只是把它粘贴在屏风上慰藉重阳节的寂寞罢了。这一方面夸耀自己画的花可以乱真,另一方面表现了一种孤寂的心情。前面的《忆菊》里有一句:“慰语重阳会有期”,后来宝钗又作《螃蟹咏》,里面也有一句:“长安涎口盼重阳”。为什么宝钗作的三首诗里都提到重阳呢?红学家们认为:在曹雪芹原著《红楼梦》八十回后的佚稿中,重阳节是关系到宝钗命运变化的重要日子,可能是贾宝玉这一天抛弃宝钗出家当和尚去了。因而曹雪芹让宝钗在三首诗中都点到“重阳”,预作“千里伏线”。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