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诗十二首(其五)》

《菊花诗十二首(其五)》

《菊花诗十二首(其五)》

红楼诗词

《菊花诗十二首(其五)》

《菊花诗十二首(其五)》供菊

枕霞旧友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这首诗是“枕霞旧友”史湘云所作,故而全诗的风格显得潇洒豪放,和作者刻画的史湘云的个性是一致的。“弹琴酌酒喜堪俦”,将菊花供在瓶案,对它如对良友,又弹琴又喝酒,既生动地表现了诗人的高雅豁达,又微妙地衬托出菊花和诗人的意气相投。诗一开始就扣紧了“供菊”的题目,把花和人融为一体,既咏花,更咏人。“几案婷婷点缀幽”,突出地描写了瓶供菊花,是为了点“供”字,但这“婷婷”二字又何尝不是女诗人婀娜身姿的写照呢?《红楼梦》里描写史湘云的体态是“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可与此对看。

“隔坐香分三径露”,这句的意思是一座之隔而闻到菊花的香气,仍然是写“供”。“三径”指庭园间的小路,原始的典故是,汉代蒋诩隐居后,曾于舍中竹下开一条三叉小路,只与求仲、羊仲二人来往。后来陶渊明《归去来辞》有句“三径就荒,松菊犹存”,这里用其意, “三径露”就指菊花。“露”让人联想到菊花刚折下来时露珠莹润的样子,更增加了几分妩媚。“抛书人对一枝秋”说女诗人为菊花丰姿所迷,抛下书本,痴情对花,如慕如诉。唐诗中咏梅花有句:“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这“一枝秋”正是从“一枝春”点化而来,与上句“三径露”对仗,十分工稳。从描写角度说,这两句诗是对“供菊”的刻意形容,是全诗的一个高潮。

第五句中的“霜清”仍是修辞说法,比喻菊花清雅。“纸帐来新梦”则意为:房内新供菊枝,使睡梦也增香。因为纸帐上多画花卉,而真的菊自然超过了所画的花,所以这样说。纸帐是古代高人雅士的用品。《遵生八笺》:“纸帐,用藤皮茧纸缠于木上,以索缠紧,勒作皱纹;不用糊,以线拆缝之;顶不用纸,以稀布为顶,取其透气;或画以梅花,或画以蝴蝶,自是分外清致。”第六句中的“圃冷”指菊圃冷落,斜阳喻衰飒之景。书中林黛玉曾经这样议论:“据我看来,头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阳忆旧游’,这句背面傅粉。‘抛书人对一枝秋’已经妙绝,将供菊说完,没处再说,故翻回来想到未折未供之先,意思深透。”

从陶渊明以往,菊花就成了一种精神品格的象征。最后两句“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正是将全诗归结到这种传统的象征。说自己与菊花一样傲世清高,并不迷恋世上的荣华富贵。据红学专家们研究,这首诗也有暗示八十回以后史湘云命运结局的作用。比如“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就影射到贾家和史家败落以后,史湘云和贾宝玉在贫困漂泊中相遇。而尾联则直接暗射到贾宝玉和史湘云在家族败落后相濡以沫、彼此扶助的精神境界。这当然是更深一层次的艺术鉴赏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