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诗十二首(其一)》

《菊花诗十二首(其一)》

《菊花诗十二首(其一)》

红楼诗词

《菊花诗十二首(其一)》

《菊花诗十二首(其一)》忆菊

蘅芜君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

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

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从《忆菊》到《残菊》共十二首菊花诗,是按照人们赏菊的活动规律来精心编排的,因而咏物与叙事兼而有之。这样的编排,在《红楼梦》之前,只有曹雪芹的朋友敦诚和康亲王爱新觉罗·永恩分别在《神清室诗稿》和《诚正堂稿》中有过类似的创作,《红楼梦》中的咏菊诗显然受到了以上二人的启发,但寄情寓兴之处,显然又与小说中人物的性格、命运、才干等息息相关。比如这首《忆菊》,便与作者薛宝钗后来的遭际大有关连。为什么要忆呢?因为眼前看不到菊花。蓼红苇白是夏末秋初,西风乍起之时,这时候,哪来的菊花呢?故而只好“抱闷思”而“断肠”了,这是首联。颔联二句:“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这是写初春季节对菊花的思念。这时候眼前的景象更为凄清,只有空篱旧圃,瘦月清霜,连一点菊花的踪影也没有(秋无迹即菊无迹,以秋代菊),只能在梦中与菊花相逢了。这情景和贾宝玉悬岩撒手之后,人去楼空,薛宝钗只能寡居孤守的情景是何等的相似。颈联二句:“念念心随归雁远,廖廖坐听晚砧痴。”这两句是写初冬时对菊花的思念。这时候菊已凋零,相见无由了。蘅芜君的忆菊之情就象妻子思念远离的丈夫一样,心随归雁远;那一声一声的捣衣声里,浸透了多少妻子对丈夫的关切与怀念,她们也和蘅芜君宝钗一样在痛苦地回忆与思念,在发痴发呆呢。这两句简直就把薛宝钗当作贾宝玉的弃妻一般描绘,与其说是忆菊,还不如说是怀人了。尾联二句:“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这是深一层地写宝钗“忆菊”时的孤寂之情:正当我思之欲病之时,连一句安慰我的话都听不到!其实,薛宝钗与贾宝玉的结合也正是这样一个悲剧,“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是贾宝玉的心声。他一旦出走,是决不会“慰语重阳会有期”的。这就注定了宝钗婚后的日子也只能是自食空房独守、四季相思的苦果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