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禧堂对联》

《荣禧堂对联》

《荣禧堂对联》

红楼诗词

《荣禧堂对联》

《荣禧堂对联》

座上珠玑昭日月,

堂前黼黻焕烟霞。

林黛玉离开家乡到了京都进入荣国府后,先拜见了贾母、两位舅母邢夫人王夫人,会见迎春、探春、惜春、王熙凤诸人,甚是热闹了一阵。招待的茶果撤去后,她先到大舅母邢夫人那儿,在外书房的大舅舅贾赦,怕“见了姑娘彼此伤心,暂且不忍相见”,便到二舅舅贾政这边来。于此,作者在对荣国府正堂“荣禧堂”作过一番描述,接着写了堂中所挂的乌木联牌、镶着錾银字迹的这副对联。

上联。珠,即珠宝。玑,不圆的珠。《楚辞·七谏·谬谏》:“玉与石其同匮兮,贯鱼眼与珠玑。”王逸注:“圆泽为珠,廉隅为玑。”古代贵族妇女常用小粒珍珠缀结成衣服的花纹。这里指座中人所佩的珠玉,谓其光彩可与日月争辉。日月,太阳和月亮。《易·离》:“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但珠玑又常用来喻诗文之美。杜牧《新转南曹,未叙朝散,初秋暑退,出守吴兴,书此篇以自见志》:“一杯宽幕席,五字弄珠玑。”所以这里既说荣府豪华,又有赞其文采风流的意思。

下联。黼黻,古代礼服上所绣的花纹。黼,黑白相次,作斧形,刃白身黑;黻,黑青相次,作亞形。《考工记》:“画绩之事……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这里指宦僚贵族礼服上刺绣的图案。句意谓:堂上人所穿的官服,色彩如云烟一般绚烂。这副对联,通过佩物衣饰显示出这个“钟鸣鼎食”之家的富贵豪华。

不过对这副对联作深切的认识,还需联系林黛玉“进入堂屋”后的所见:“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三个大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几宸翰之宝’。……”其实,匾额更非同寻常,因为这匾上的“荣禧堂”三个大字,是皇帝的钦赐御书。“万几宸翰之宝”,这六个字上四字是皇帝的印文。万几,亦作“万机”。古指皇帝日常处理的纷繁的政务(见《书·臬陶谟》)。宸翰,帝王的书迹。上官婉儿《十月驾幸三会》:“宸翰陪瞻仰,天杯接显酬。”宝,是皇帝所用印章的专称(见《新唐书·车服志》)。而这副对联“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由此显示出贾府声势显赫荣华富贵的总根源在封建皇帝,和达官显宦自然也有着极密切的关系。他们正是凭藉这种特权,横行不法,压榨人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作者巧妙地安排这副对联由孤苦无依、远来投亲的林黛玉眼中看出。“而林黛玉,也正是以这个从封建统治核心里背叛出来的‘混世魔王’为她的平生‘知己’,以这个不以现存的道德为道德、现存的荣誉为荣誉的‘祸胎’为自己的终生寄托”(蒋和森《林黛玉论》)。在反对“仁途经济”上,他俩引为知己;在对封建传统思想的厌恶上,他俩志同道合。那么这为“国贼”“禄蠹”所孜孜以求的“座上珠玑”、“堂前黼黻”,在林黛玉看来,又作何想呢?如此的情节安排,怕不是出于无意的吧。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