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5)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5)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5)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5)

   

在“金鸳鸯三宣牙牌令”这一段文字里,不仅贾母和史湘云的牌令词隐含着这样的喻意,像薛姨妈说“梅花朵朵风前舞”,薛宝钗说“处处风波处处愁”,林黛玉说“双瞻玉座引朝仪”等等,也都不是随便那么一写,都有类似的意思在里面。

当然曹雪芹他写作从来都不会是写一笔就单纯地表达一个简单的意思,他总是一笔多用。后来有一个人叫做戚蓼生的,他给前八十回本的一种古本《红楼梦》作序,他就概括曹雪芹的艺术手法叫做“一声而两歌,一手而二牍”。意思就是说一个嗓子能唱出两首歌来,一只手能写出两封信来,他是在形容曹雪芹文笔的高妙,又叫做“一击两鸣,一石三鸟”。在这个地方实际上是一石三鸟,他写“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向读者揭示了小说里的贾家所面临的那种复杂的“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政治形势;后来又通过林黛玉说了几句牙牌令,结果把《牡丹亭》《西厢记》里面的词说出来了,被薛宝钗逮到了小辫子——所以,这一段描写也是为后面的情节,为钗黛之间的矛盾冲突做铺垫的;同时又让刘姥姥说了一些很滑稽的话,特别最后一句,说“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结果下一回就表现所有贾府的这些太太小姐们都笑做一团,显示出文化差异所引起的情绪震荡。所以曹雪芹确实很厉害,叫做“一石三鸟”。

通过“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我们就知道,在《红楼梦》里面,实际上月亮是有特殊的寓意的,喻谁的?就是喻废太子以及他的儿子,更具体地说,是弘皙的一个代号,是隐藏在《红楼梦》文本后面的,构成曹雪芹写作的重大政治背景的一个人物的代号。

月喻太子,例子太多了,不仅仅是“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再细解释一下,我说月喻太子,完整的意思是,《红楼梦》里许多地方所出现的关于月亮的文字,都是在明喻或暗喻或借喻义忠亲王老千岁及其残余势力。就其生活原型而言,不仅包括胤,也包括弘皙,“太子”是一个复合的概念。

好,我们就来看还有哪些月喻太子的例子。我们一翻开《红楼梦》,第一回,就发现有个人物贾雨村出来了,这个贾雨村在第一回里面就有口号一绝,脂砚斋还特别指出来,说《红楼梦》 “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因为她看过曹雪芹写的完整的《红楼梦》的书稿,第一回就是写中秋节,然后就有一首诗出现了,就是贾雨村的口号一绝,就是说月亮的。她告诉我们在《红楼梦》的最后一回,也会有一首诗,也是中秋诗,最后来收尾,来了结《红楼梦》,脂砚斋透露曹雪芹的写法是这样的。贾雨村的口号一绝说什么呢?“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后两句这个场景太夸张了,这不就是皇帝出来了吗?是不是啊?“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干吗呢?说是写一个中秋的月景,实际上这首诗里面隐伏着一种政治情势,就是在“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情况下,月亮已经非常地膨胀了。这首诗这样解释你可能觉得还是有点牵强,觉得用这么一首诗你说服不了我。好,咱们再来几首。

咱们知道在第四十八回,就写到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要学着做诗,这个姑娘是谁呢?就是香菱,就是甄士隐的女儿。香菱前后写了三首诗,一首比一首好。第一首,林黛玉看了觉得简直是门外汉,不行,但是在这首里面就有一句,叫做“月挂中天夜色寒”,就是当时月亮的情形不是很妙,当时它虽然挂在中天了,但是夜色还寒,离月亮真正得势看来还要有一段距离才行。第二首,她写了,最后薛宝钗就说你这个不符合题目了,题目让你写月,结果你写月色了,但是这一首里面也有一句值得玩味,叫做“余容犹可隔帘看”。当时弘皙是被安排到昌平郑家庄去居住的,开头他本是被雍正安排去的,雍正死了以后,乾隆后来对他有所觉察了。弘他虽然被边缘化了,可是很多贵族家庭还是知道他是有势力的,特别是心里都觉得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子的嫡长子,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孙,所以叫做,虽然只剩下“余容”,但是“犹可隔帘看”,他还存在。到第三首,就是最后所有的人都觉得好,林黛玉、薛宝钗、李纨都说这首写得好,说明香菱终于修炼成一个诗人了。这一首被认为最好的诗里面有一句,就更惊心动魄,叫做“精华欲掩料应难”,就是说月亮这个精华,你要想把它掩盖,但告诉你,到目前为止你也难了。这月亮就要成事了,对月亮充满了期待。恐怕又有人说,说香菱这个诗,你是不是还是太牵强了?我原来读《红楼梦》哪觉得有这个含义,你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呀,是那么回事吗?对此我个人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就是那么一回事。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