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4)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4)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4)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第九讲 日月双悬之谜(4)

   

下面有的朋友可能还希望我提供更坚实的论据,怎么见得人家弘皙就要夺权啊?就要谋取皇位啊?乾隆后来说的。我底下不引别人的话,那乾隆说了还有错吗?乾隆怎么说呢?乾隆后来就说,弘皙“擅敢仿照国制,设立会计、掌仪等七司”。就是只有皇帝才能有这样一些机构,掌仪司就是皇帝出行仪仗,仪仗队怎么来设置,怎么铺地毯,两边怎么挡帷幕;会计司更不消说了,帮皇帝管国库的;另外还有五司,一共有七司。哎,弘皙幸而他正好远在郑家庄,不在城里面,在城里头可能还麻烦了。郑家庄,刚才我已经说了房子数目给你听了,很多,足够他设立自己的行政机构,对不对呀?弘皙就在那儿自己当起了皇帝了,给自己设立了七司了,他已经做起皇帝来了。乾隆比他小,一开头没在意,没有盯牢他,后来乾隆长大掌权了,又成为一个大政治家了,就明白了。在现在的清朝史料里面,明明白白留下乾隆这样的话,乾隆说弘皙“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乾隆这才意识到,他自己血脉上甚至还敌不过弘皙。按封建社会那个宗法思想,伦常排序,嫡庶之分,他是一个庶出的雍正的儿子,而弘皙呢,是康熙的皇后生的儿子的大老婆生下的儿子,而且是成活的一个嫡长子,就是说弘皙是康熙正根正苗的嫡长孙,是不是啊?所以后来乾隆恍然大悟,哎呀,没把这个人防范好,闹半天,他“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而且后来乾隆发现,最让他伤心的是,皇族里面很多人都是这个思想,包括他父亲善待过的那些贵族,那些亲信,都还有这样的思想,就是他们心里头总嘀咕,谁应该当皇帝啊?自然先问康熙皇帝他的嫡子是谁啊,他嫡子坏了事,死了,那么他嫡子还有没有嫡子啊?有,而且又是康熙看着长大的,又并没有坏事,康熙也没说他不好,甚至还常夸他,他还又为康熙生下了嫡重孙,好旺的正宗皇家血脉啊!那么,他不就应该当皇帝吗?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所以乾隆后来就警惕起来。一开头他大意了,结果有一段时间就是“双悬日月照乾坤”。在《红楼梦》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就惊心动魄地宣示了《红楼梦》这本书它整个的政治背景是“日月双悬”,最后鹿死月手还是日手,至少到书中第四十回的时候,还尚未可定。

所以史湘云后来这个牙牌令令词一句比一句恐怖,叫做“闲花落地听无声”。在那个时候,这种斗争还是暗斗,在乾隆元年的时候还是暗斗,到乾隆四年的时候才变成一次大决斗,才变成明争。所以这个时候暗地较劲,叫做“闲花落地听无声”。据史料记载,弘皙曾给乾隆送寿礼,礼物里有一件明黄色肩舆,就是抬着走的躺椅,那东西的颜色是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弘皙这样做就是一种挑衅,因为没有皇帝本人的命令,任何人都是不可以擅自制作这种颜色的用具的,但弘皙他就制作了,拿到你乾隆眼前了,看你怎么办?乾隆确实难办,如果说我就是要用这个东西,也该我自己叫人制作去,你不可以越过我让人去制作,你这是僭越妄为。可是人家又送过来,当作寿礼,表面上是好意,但若是收下,那么就等于开了个头,以后谁都可以随便去制作这种颜色的东西了。这件事情不大,“闲花落地”,当时在朝廷里也没引起什么响动,“听无声”,但其实是弘皙向乾隆发起的一次心理战。乾隆当时不动声色,只是说这肩舆不要,拿回去;但拿回去以后,弘皙就自己拿来用了,他就坐着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颜色的肩抬躺椅,过来过去的了。乾隆后来说起这件事还非常愤懑,但当时还是暗斗,没有撕破脸决一雌雄。

“日月双悬”的政治形势下,当时官僚阶层呈现的状态比较复杂,史湘云又说了一句牌令词,叫做“日边红杏倚云栽”,意思是也有的人会依靠日这个力量,从而得势。但是你要小心,紧接着,史湘云又说出一句来,和“双悬日月照乾坤”一样让你心跳,叫做“御园却被鸟衔出”,这句话很妙啊!御园,大家去过紫禁城的御花园吧?那么大一个大花园子,你可要小心,你防这个防那个,一只鸟就可能把你衔走啊,厉害不厉害啊?当然,这句话,一般可以理解为鸟儿飞进御园里,衔出了里面樱桃树上的樱桃。书里写史湘云的那副牌,凑成以后是“樱桃九熟”,牌相是三张牌九个红点,满堂红。鸳鸯报出“樱桃九熟”的牌名后,史湘云接着就说“御园却被鸟衔出”,意味着御园里所有的樱桃,所有的精华,实际上也就是御园的全部价值,都会被外来力量夺取走。简单来说,就是有一种潜在的夺权力量正在虎视眈眈,御园有可能被鸟就衔出去了,别看表面是“闲花落地听无声”。所以史湘云的这个令词也很可怕,预告了很多东西。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