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讲曹家浮沉之谜(6)

第八讲曹家浮沉之谜(6)

第八讲曹家浮沉之谜(6)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第八讲 曹家浮沉之谜(6)

   

直到雍正五年,雍正才彻底腾出手,这时他把其他的政敌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开始处理他不喜欢的官员。他有一个基本原则,凡是当年他父亲喜欢的,他都不喜欢;凡是他父亲不喜欢的,他就偏要喜欢。雍正在这样一个思维的情感支配下,整治了一大批在他父亲那个朝代里面受宠的官员,其中包括曹。在雍正五年就把曹家给查抄了。曹的罪名,一是他的家仆骚扰驿站,应该是真有这样的事。这种事如果发生在康熙活着的时候,根本就算不上多大的事,那时候曹家有康熙护着,谁敢为这样的事情告曹家?告也告不倒的。曹寅死前,康熙听说他得的是疟疾,立刻让驿站马不停蹄地给他的发小曹寅送特效药金鸡纳霜,只是曹寅自己没运气,药没送到,他就咽气了。那时候康熙自己事情正多,而且非常烦,曹寅死的那一年,也就是康熙对胤彻底失望的时候,那一年里他二废太子;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势下,康熙依然顾念着曹家。曹寅死了,他让曹寅的儿子曹接替曹寅当江宁织造,没多久曹又死了,他又亲自过问,为已经绝后的曹寅过继了侄子曹,还让他当江宁织造。康熙六次南巡,四次住在江宁织造府里,他深知曹家的任上亏空,其实都是因为接驾造成的;但是康熙死了以后,雍正查亏空,就查出曹的大亏空,他装傻,曹也无从辩白,不能说这亏空其实是您父皇南巡的时候,接驾造成的。雍正六年,雍正就把曹逮京问罪,枷号了。虽然在北京也拨了一个很小的院子,一个有十三间半的小院子,应该在崇文门外,一个叫蒜市口的地方,给他们家住,但是曹被“枷号”。“枷号”就是每天得上班,上班干什么?就是戴上大的木枷,甚至上面有的时候还有铁包的边,或者是铁木结合的东西,戴着以后在街上站着,站着干什么呢?你还不能不出声,要不断地喊,我有罪,我有罪;你有什么罪,你得跟过路人说清楚,很惨,就是当街示众。曹是这样一种很悲惨的境遇。

但是,在《红楼梦》里面,我们仔细阅读《红楼梦》就发现,雍正朝曹家的某些情况,在《红楼梦》里面是很少被写到的,即便是从生活的原生态上升为艺术的情景也都比较少。曹雪芹他好像不太愿意写这一段,他重点写的是乾隆那一朝发生的故事,那一朝上层的政治权力斗争就更多地折射到了《红楼梦》的文字里面。我自己在探寻秦可卿原型之旅当中得到很多乐趣,我愿意把我的乐趣拿来和大家分享。所以说,我不想简单地马上告诉你这个所谓原型是谁,我恳请大家跟我一起继续我们兴味盎然的探索原型之历史旅行。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