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讲 秦可卿生存之谜(6)

第五讲 秦可卿生存之谜(6)

第五讲 秦可卿生存之谜(6)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第五讲 秦可卿生存之谜(6)

   

贾环也是一样,贾环跑到薛宝钗那儿去做游戏,和莺儿、香菱她们赶围棋、掷骰子,他耍赖,莺儿就说了他几句,说,你个爷们,你就好像臭讹,贪我们点小钱财,他顿时就哭了。他哭的原因,就是他内心有一个阴影,有一个血统阴影。他说,你们都知道,我不是太太养的,你们就一味地欺负我。贾环的这种因庶出而自卑自贱的例子,书里还有许多。所以你看曹雪芹他笔下写人,是要从这个人物的血统上来写人物内心的呀,是不是?不可能他写探春写贾环,遵照这样一个写人物的原则,写秦可卿,他又是另外一个原则,不可能是这样的。

也有朋友要跟我讨论了,说,这只是一个血统问题,那么《红楼梦》有没有写某个人,因为她自己家境比较贫寒,而内心很痛苦的?有没有这种例子呢?有的。比如说邢岫烟,她是邢夫人兄弟的女儿,当时邢家家境已经走下坡路了,她的父母就带着她投奔了邢夫人,邢夫人就把她安排在大观园迎春的那个住处住下了。书里面写到,虽然她和薛宝琴,还有李纨寡婶带来的两个女儿李纹、李绮,住进贾府以后,王熙凤都按贾府里小姐们的标准,一个月给她们发放二两银子使用,但是邢夫人很克啬,她让邢岫烟只留一两银子,那一两银子让邢岫烟交给她的父母。这样邢岫烟借住在迎春那里,脂粉钱都不够,内心很痛苦,但为了笼络住迎春的那些丫头,有时候还得从本已不多的钱里,再额外拿出些来请那些丫头吃点心,她活得真够尴尬的。书里还有一段,雪后大观园的女儿们,加上贾宝玉聚会的情景,写得如诗如画。我们都应该记得,在这段描写里面,每一位小姐都穿着非常华贵的防雪的斗篷、大衣。贾宝玉不消说了,贾母给了他一袭雀金裘,用金线跟孔雀毛拈成线,用这种线织成的一个大的披风,华贵不华贵啊?贾母很喜欢薛宝琴,给薛宝琴一件披风更不得了,叫做凫魇裘,是用野鸭子头上那点毛,攒起来织就的这样一个斗篷,这得多少野鸭子的头啊!其他人穿的,或者是茄色哆罗呢对襟大长褂子,或者是所谓鹤氅,头上或者是昭君套,或者是观音兜,争奇斗胜,就是大红猩猩毡的斗篷,都不稀奇了。这时他就写到,邢岫烟她因为家境贫寒,她没有大斗篷,没有大衣服,她的形象在其他的美女面前,就成了拱肩缩背,好不可怜见的。她后来甚至还不得不偷偷把绵衣拿到当铺去换一点钱,而她自己内心也很痛苦。所以你看,曹雪芹笔下,因为家境贫寒而痛苦的例子是有的。可是他写到秦可卿,秦可卿的血统远比探春、贾环糟糕,秦可卿的家庭背景远比邢岫烟糟糕,对不对?但是在关于秦可卿的描写里面,何尝有一丝一毫的自卑心理呢?何尝有一丝一毫因为自己的血统,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形成的自卑与痛苦呢?是没有的。这就是曹雪芹他给我们所描绘的,秦可卿在贾府的实际生存状态。

所以,听了我以上的讲述以后,我们就应该提出一个更新的问题,就是如果要是《红楼梦》第八回末尾,关于秦可卿的那个交代是后来他为了掩饰什么,遮盖什么,不得已打的一个补丁的话,那么秦可卿的真实出身究竟是什么呢?这个人物的原型是谁?曹雪芹根据这个原型所描写的秦可卿,在他原来的构思和原来他所形成的文本里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的问题就逼到了这一步。这就是我们下一讲所要揭开的秘密,就是说,秦可卿的出身不但并不寒微,而且还高于贾府。为什么?听我下一回讲。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