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家在乾隆朝是否中兴过呢?(1)

曹家在乾隆朝是否中兴过呢?(1)

曹家在乾隆朝是否中兴过呢?(1)

刘心武红学之疑

曹家在乾隆朝是否中兴过呢?(1)

曹家被抄以后,几乎没有史料可考。只能根据国内外在这方面的史学研究成果,我们对曹家在乾隆朝是否中兴这一问题作出回答。

雍正五年底,曹頫\因“骚扰驿站”受审之时,因曹家家人密报曹頫\转移家财,以致“龙 颜大怒”,下令抄家。雍正六年曹家离开江宁北上,自此结束了在江南长达六十年的生活。

(一)曹家回到北京

“自雍正六年回京后,既蒙雍正恩谕留有蒜市口十七间半房屋及家仆三对,一般日常生活已无虞匮乏;李氏(曹寅的妻子)与马氏(曹颙的妻子)均是诰名夫人,其诰封非由曹頫\而得,故不会因曹頫\获罪而褫去诰封;曹家孤寡又有官发银米可领(每人每季银四两);其阔亲戚数量又不少,当仍可维持小康生活水平,不至于陷入绝境。”③曹頫\未能如期清纳骚扰驿站应赔银,按照雍正五年《大清会典·内务府六·慎刑司》的规定:“嗣后内务府佐领人等,有应追拖欠官私银两,应枷号者枷号催追,应带锁者带锁催追,俟交完日再行治罪释放,著为定例。”曹頫\被枷号。

曹頫\戴着六十多斤重的木枷,究竟戴到了何年何月,没有看到历史记载。周汝昌先生说:“惟内务府档案,涉及曹頫\一门者,适自此以下遽然中断,查抄以后之情形余不可知。”直到乾隆登基,于雍正十三年九月初三颁布恩诏:

八旗及总管内务府五旗包衣佐领人等内,凡应追取之侵贪挪移款项,倘本人确实家产已尽,著查明宽免。

据史载,雍正六年六月确认曹頫\应赔银是43032两银子,到雍正十三年十二月被宽免时,还欠3022两银子,而被“宽免”的前提是“本人确实家产已尽”。七年的时间,他只有能力“交过银一百四十一两”,可见曹頫\此时确已无能力偿还。

(二)曹家在北京是否受到亲戚的帮助

刘心武先生提到了两个人,一个是曹雪芹的祖姑夫傅鼐,一个是曹雪芹的表哥福彭。他们两人在雍正晚年和乾隆初年都身兼要职,按理应当帮助过曹睢?

曹家回到北京,其几位关系较近的亲戚还正在得势。曹寅的女婿纳尔苏被革职后,其子福彭于雍正四年七月承袭平郡王的封号。这是曹雪芹的表哥。另外雍正二年傅鼐为汉军镶黄旗副都统,不久又被授予兵部右侍郎。这是曹雪芹的祖姑父。主张曹家在北京中兴的说法,重要的依据是曹家有这两门亲戚。刘心武先生便采用如是说。关于这方面的史料几乎找不到,从老平郡王与被革职的隋赫德的关于“古董”一事中,我们可以间接地了解一点当时曹家的状况。

曹家被抄时,将曹家的财物都赏给了继任隋赫德。后来隋赫德因“种种负恩行为”被革职,在雍正十年(1732)前后回京,离开南京时,“曾将官赏的扬州地方所有房地,卖银五千余两。”回到北京,又将“原有宝月瓶一件、洋漆小书架一对、玉寿星一个、铜鼎一个,于今年二三月间,交与开古董铺的沈姓人拿去变卖。”此事被老平郡王纳尔苏得知,便叫自己的儿子与古董商沈四去隋家看货。显然这不是普通的古董交易,从老平郡王纳尔苏的心理来看,他认为隋赫德变卖的古董是他岳父的,是皇上将曹家家产赏给他的,原本就应归还曹家。从隋赫德一方分析,他说:“后来我想,小阿哥(福彭)是原任织造曹寅的女儿所生之子,奴才荷蒙皇上洪恩,将曹寅家产都赏了奴才,若为这四十两银子,紧着催讨不合,因此不要了是实。”后来老平郡王纳尔苏除索讨古董外,又张口向隋赫德“借钱”,隋赫德先后向老平郡王家送去3800两银子。总之,这件事的背后,是要,还是送;是强行索取,还是钻营巴结,都难说清楚。正如事发后审定的结果:“其中不无情弊”,一言以概之。

雍正十一年三四月间小平郡王福彭知道了此事,他与其父的做法截然相反,告诫其弟福靖:“所借银两务必急速清还,若不还使不得。”他又派两个护卫到隋家,据隋赫德之子富璋交代:他们“向我父亲说,你借给老王爷银子,小王爷知道了,嗣后你这里若再使人来往,或借给银子,若教小王爷听见,必定参奏,断不轻完等语”。从福彭对此事的做法,可以看出当时朝廷对被革职圈禁、枷号等一批废官之间的交往,颇为警惕。像这样一件“古董”事,充其量不过是两家各有所图罢了,没有太多的政治色彩。而事发后,庄亲王允禄审查后所写的奏折为《审讯绥(隋)赫德钻营老平郡王折》来看,朝廷甚为重视。事后隋赫德受到严厉的制裁,被发往“北路军台效力赎罪。”

福彭在此事未发之前,就如此警惕是有原因的。雍正夺嫡上台,朝野非议,朋党猖獗,令雍正十分恼火。雍正采取严厉的手段,打击敌党。他性情急躁,残忍无情,猜忌心重。朝野上下,都怕因一件小事,惹出杀身之祸,所以福彭十分警觉。另外,他从雍正四年七月承袭平郡王封号后,一直没有被朝廷任用,直到雍正十年正月才出任镶蓝旗满洲都统。五月授宗人府右宗正。雍正十一年二月任玉牒馆总裁,四月军机处行走。也就是说在“古董”一事的前后,福彭才走出父亲革爵革职、外祖父家被革职、被抄家的政治影响,开始得到皇上的启用。但在他心里不能不留下阴影,虽在位,对外祖母家给他带来的政治影响,不会不在意。他对曹家能有多大的帮助?何况老平郡王家贵而不富,他以势压人,以买为名,索要古董;以借为名,索要银子,固然看出其人之贪婪,但也透露出没落的贵族只图享乐,不知进取,“外面架子虽没倒,内囊也尽上来了”,经济情况并不是太好。

曹革成先生在《两代“西平郡王”与败落的曹雪芹家族》文中分析:“审富璋时,记录下他这样一句话:‘从前曹家人往老平郡王家行走,后来沈四带六阿哥(福静)并赵姓太监到我家看古董’。这句话表明落魄后的曹頫\仍与平郡王府联系。因为曹寅之妻还在世,对老平郡王来说是岳母,对小平郡王来说是外祖母。这层关系在曹寅妻活着时,会比去世后更起作用。显然是‘曹家人’向老平郡王说了隋家占用了自家哪些物品,又从沈四那里知道还在隋赫德手中,因此老平郡王依仗小平郡王的威势派人索要。所以曹家人的‘行走’与后来的‘看古董’是一个前因后果的关系(目前从历史档案只见富璋这一句话,肯定当时会有详细的交代记录)。如果不是这种前因后果关系,富璋冒出这么一句不是节外生枝吗?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