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3)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3)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3)

刘心武红学之疑

凤姐生病和探春理家(3)

   

在第六十七回“闻秘事凤姐讯家童”中,王熙凤一边气势汹汹地怒审贾琏的仆人旺儿和兴儿,一边“越想越气,歪在床上,只是出神。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转脸对平儿说:“我想这件事竟这么着才好。”登时,她压下心头的怒火,不再像“生日泼醋”时那样大闹。因为在贾府男性主子里,贾琏纳妾,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至多落个偷娶的名声。倘若贾赦、邢夫人给贾琏撑腰,此事闹到最后也不了了之。不仅给自己留下“好妒”的名声,还会给那些无事生非的人以口实,诋毁自己。封建伦理形成的传统势力千年沉重,传统势力重压下的任何个体生命都不得不发生性格的扭曲。因此,王熙凤对待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也不得不改变策略,以两面的手法去争斗,“外作贤良,内藏奸狡”。她等贾琏外出公差期间,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施展手段、不受干扰的机会。

其次,将尤二姐骗进大观园,掌握在自己的控制的范围之内。

王熙凤主动去拜访尤二姐,见面之后左一个“妹妹”、右一个“妹妹”地叫个不断,又是笑,又是哭,情真真,意切切,花言巧语,说什么妹妹“果然生下一男半女,连我日后都有靠。”“要是妹妹不和我去,我也愿意搬出来陪着妹妹住,只求妹妹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留我个站脚的地方儿,就叫我伏侍妹妹梳头洗脸,我也是愿意的。”当下,还向尤二姐送了一份“拜见礼”。她用这套骗术,把尤二姐骗入自己的掌管范围——大观园。

尤二姐是一个心慈意软、善良软弱、易受欺骗、逆来顺受、屈从苟安的女性。受凤姐的欺骗,连同她的“箱笼细软”,一起搬进了大观园。一进大观园,凤姐就以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违背了封建礼法这个“理”,威胁尤二姐“别见老太太、太太”。她说:“倘或知道二爷孝中娶你,管把他打死了。”所以她进入大观园如同落入陷井一般,凤姐变着法儿地蹂躏她,折磨她。善良的尤二姐只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第三,调唆、诱逼张华告状

尤二姐被骗进大观园以后,王熙凤随即“使旺儿在外打听这二姐的底细”,将与尤二姐退了亲的女婿张华“勾来养活”,调唆、诱逼张华去告贾琏的状。另一面她又仗着“都察院素来与王子腾交好”,派王信用三百两银子买通都察院,要都察院出票传讯贾蓉,“虚张声势,惊吓而已”。直把官司玩得像走马灯似的。对付贾府诸人,她没有运用贾府的权力,而是要用王家的权力来与贾家的权力相较量,借以警告贾府诸人:王家的人是不好惹的,来达到她大闹宁国府、压倒贾府诸人、勒索银子的目的。

第四,大闹宁国府

造成外部攻势之后,王熙凤才大闹宁国府。受蒙骗的怒火、遭羞辱的嫉恨、怀报复的仇恨,一下子爆发出来,她先拿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违背了封建礼法这张王牌,给贾珍、贾蓉一个下马威,对尤氏叱骂扭打,反复喝骂尤氏、贾蓉:“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人送了来。这会子叫人告我们……”封建礼法像一把尚方宝剑横在他们的头上,使他们不敢保护尤二姐,王熙凤为自己最后拔除尤二姐这根刺扫清了外围。

接着,凤姐哭闹着拉着尤氏去见官,进一步相挟持。还“滚到尤氏怀里,嚎天恸地,大放悲声”,并在骂声中点明平息官司、打点官府用了五百两银子。为了让他们认账,“又要撞头寻死”威胁。直到“众臣妾丫头媳妇等已是黑压压跪了一地”,赔笑求情,凤姐才止了哭,又见贾蓉“磕头不绝”,才缓下口气,表白自己年轻,听见有人告官,就“吓昏了”为遁词,结束了这场“大闹宁国府”。既出了这口恶气,又赚了五百两银子。虽是“大闹”,但王熙凤闹得有理有利有节。

凤姐当众对尤二姐说尽好话,背地里调唆秋桐出面百般辱骂尤二姐,向老祖宗进谗言,使贾母不喜欢尤二姐,以致招来众人的作践。无人时凤姐别有用心地对尤二姐说:“妹妹的声名很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当尤二姐被逼成疾,而又被胡庸医乱下虎狼药之后,王熙凤却装得“比贾琏更急十倍”,烧香礼拜,虔诚祷告,假情假意地说:“我情愿有病,只求尤氏妹妹身体大愈,再得怀胎,生一男子,我愿常吃斋念佛!”而她心里恨不得将尤二姐致死。所以当尤二姐自尽后,又假惺惺地哭诉道:“狠心的妹妹!你怎么丢下我去了!辜负了我的心!”

3为悲剧的人生埋下了祸根

王熙凤围绕尤二姐一事释放的能量很大,对外买通官府,威慑贾府;对内大闹宁国府,收拢秋桐。内外呼应,合伙欺负尤二姐。虽然在剔除尤二姐上,她得逞了,但在传统礼制深入意识深层的主仆上下人中,却失掉了人心。在贾府的上层,她的公公贾赦、婆婆邢夫人都十分恨她,秋桐向邢夫人告状,邢夫人“便数落了凤姐儿一阵”。宁国府贾珍、贾蓉父子以及尤氏也都心怀愤恨。平儿对尤二姐还处处表现了同情。尤二姐被骗进荣国府,“每日只命人端了茶饭到他房中吃。那茶饭都系不堪之物。平儿看不过,自己拿钱出来弄菜给他吃;或是有时只说和他园中逛逛,在园中厨内另做了汤水给他吃。”王熙凤等目的达到以后,为了杀人灭口,消除后患,就派旺儿追杀张华。旺儿自思道:“人已走了完事,何必如此大做?人命关天,非同儿戏。”他在外躲了几天,回来哄凤姐说,张华在逃的路上,“已被截路打闷棍的打死了”。对凤姐最忠实的平儿和旺儿都做事有所保留,可见,凤姐失掉了多少人心,为自己种下了悲剧的种子。

以上是《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所写的叙事内容。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红楼梦相关
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典籍
红楼梦大全
古诗大全